会考年,更新随缘
喜欢写刀子,也产产糖
也喜欢写原创
09或者sakiya,请这么称呼我

qq号:1776123359

【凹凸乙女向】海盗头子,发现了……(1)

-雷狮X你

-ooc预警

-原作背景设定,有掺夹一些无关紧要,和一些关紧要的私设

-幼儿园文笔

-可能错字注意

以上。

 

 

 

——说起来,最开始是为什么来参加凹凸大赛呢?

——好像,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有意思些吧。

——最后死在大赛第四的手下,应该也不错吧。

 

你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嘴角。

“你笑什么?”

站在你面前的雷狮对你的举动感到疑惑。一个临死之人,为何还能笑得出来?

像是得到期待已久的礼物一样,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

 

捂住腹部喷血的伤口,你背靠着树干坐在土地上。

视线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全身上下尽是被元力技能打出来的伤,口腔里充斥着铁锈一般的血腥味。

一个小时前,雷狮海盗团发现了在野外杀怪赚积分的你。

然后,你在他们的追杀下,用尽全力逃了整整一个小时。

你浅笑,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样的结局对我而言,似乎也不错。”

 

无良的父母在你年幼的时候就把你卖给黑道了。然后,你被迫在黑道里学习一些本不应是孩童该接触到的事物。

黑道组织认为你已经被训练成完美,且没有感情的人形兵器了。可惜的是,你在进入黑道以前早已学会了感情,只是不曾在黑道面前表露罢了。

存在着感情,也意味存在着对自由的渴望。

 

趁着单独任务外出时,你逃走了。

这是你策划已经的行动了。

颈项上带毒针以及追踪器的枷锁早已被你摸索出解锁密码。彻底远离基地后,你解开了枷锁,逃离了那颗星球。

 

半年前,你的人生是完全被别人操控的,就像个提线木偶一样。

因为渴望自由,所以你逃了出来,来到了凹凸大赛。

其实你并不是一定要来参加这个比赛,你只是希望可以亲手为自己的人生彩绘一笔。

凹凸大赛,恰巧给你了这样的机会。

 

——人总有一死。而且,干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现在接受报应也不奇怪。

——只要不是死在黑道手下,我都可以。

 

微微扬起脑袋,你把颈首曝露在雷狮面前,双眼浅闭,一副待死的模样。

林间的树叶被风刮得飒飒作响,可雷狮却迟迟没有动手。

 

雷狮没有动手,不代表其他人不打算出手。

比如,海盗团的狂犬,佩利。

“老大,你怎么还不把她处理掉啊?这样的菜鸟,没必要留着吧?”佩利已经蠢蠢欲动了。

回答佩利的问题的,是雷狮的转身。

“走了。”海盗转头就决定离开了。

“蛤?!老大,你在搞什么啊!为什么就这么放掉这个人啊?!”

佩利非常不解,他们可是追着你整一个小时没杀成,然而现在却说要把你放走?这开的什么国际玩笑!

“这样的猎物等它成熟之后,会更有狩猎的价值。”雷狮笑了笑,然后瞄了眼瘫坐在树下的你。

 

他可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追着一只猎物这么久了。

他的猎物向来都逃不过十分钟。有的,甚至一开始就被他解决了。对于这样的狩猎,他并不觉得有多有趣。

雷狮已经很久没有从追捕猎物这件事身上觉得有趣了。

对他来说,有趣的狩猎,便是在追捕一只有价值的猎物。

 

“这倒也是。这丫头,还是第一个在我们的追杀下逃得这么久的参赛者啊。”

帕罗斯看向你,笑了出来。

他也和雷狮一样,从追杀你这件事身上得到了愉悦感。

卡米尔什么话都没说,他一向对这样的事不感兴趣。

到最后,也就只有佩利一个人在懊恼了。

对佩利来说,追到手的猎物自然要解决掉。可既然雷狮已经发话,那他也不能做什么。

“啧,臭丫头,这次算你走运!”

愤愤地指着你的鼻子咆哮,佩利气冲冲地和雷狮等人一起离开了树林。

 

待海盗团彻底离去,你无奈地笑出声来。

“那算赞美吗……”

你一向来都是自己处理伤口的。只是,这次的伤让你痛得几乎没办法移动。你只好叫来裁判球,花了不少的积分为自己疗伤。

全身上下被绷带包成像个木乃伊一样,不过大赛提供的治疗系统也确实有效。疼痛感减缓了不少,不枉费你花的那数千多的积分。

穿好长袖卫衣,缓缓地靠着树干站起身,你前往了凹凸大厅。

大厅是凹凸大赛里唯一禁止打斗的地方,是大赛里的安全区域,也是目前的你最应该去的地方,没有之一。

——不过果然,还是不想那么早死啊。

 

回到大厅,你想都没有想过,刚分开不久的雷狮海盗团,此时居然又遇上了。

如果不是碍于雷狮在场,再加上这里是大厅,估计佩利又要追着你来打了。

看了眼大厅对面的海盗团,你又找来了裁判求。

此时此刻,你只希望能快点租到房间休息。要不是因为大厅里才有房间,你早就在刚才的树林里找裁判球租房间养伤了。

200积分换24小时的绝对安全和宁静,怎么算都划得来。

然而,手续还没办完,雷狮海盗团倒是找过来了。

 

“你的身手是哪里练出来的?”

原本以为是来找茬的,然而雷狮却没有其他动作,而是叉着腰,问你问题。

转了转脑袋,你似乎觉得雷狮问你这个问题好像没什么好奇怪的。

就你所知,在野外被雷狮海盗团盯上的参赛者好像还没有一个是活到现在的。

虽然你是被他们放生的就是了。

——所以,是在好奇我到底是在哪里练出来的身手,让我可以在你们的追杀下逃了一个小时吗?

——算了,不回答的话我估计真的要被打残了。

 

“黑道里练出来的,我父母卖我过去那边的。”停下手续的处理,你如实回答,你还是知道自己没那个资本去骗雷狮的。

“黑道吗。哪个组织?混了多久了?”雷狮继续发问,似乎对你的出身很感兴趣。

“亚罗加,在里面呆了八年了。”面无表情地开口说话,这已经是你在黑道里养成的习惯了。

“嗯……亚罗加应该不会放掉待在组织八年的部下才对,你应该是逃出来的吧?”帕罗斯歪头问着。

你颔首,表示帕罗斯说的话正确,你确实是从那个黑道组织手里逃出来的。

 

“嘿……那你是怎么逃出来,又是怎么逃过他们的情报网的?”

帕罗斯的好奇心被激起来了。

他以前混过很多地下组织,其中也包括你说的亚罗加。

他知道那个黑道组织有多么难缠,也知道他们的情报网之大。可以说,只要亚罗加想,没有他们找不到的情报。

“亚罗加在我身上装了颈圈,那个颈圈里面有追踪器和毒针。我花了时间摸索出解锁密码,然后趁着单独任务外出时解开颈圈,从那颗星球上逃走,最后逃到这里。”你把你逃脱的方式娓娓道来。

“至于情报网的话,我把拆下来的颈圈绑在野狗身上了。这样子,我就能暂时逃过亚罗加的情报网了。”

 

周围的空气安静了几秒。接着,雷狮和佩利爆发出笑声,就连卡米尔和帕罗斯也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我去居然绑在狗的身上!你是存心要气死那些人吧!”雷狮笑得眼泪都飙出来了。

把追踪器绑在野狗身上,亚罗加的人是得跟着那只狗跑到几时?找到追踪器的时候不气疯才怪!

 

“没办法,那是最保险的做法了。如果我把追踪器毁掉,他们就会立刻发现我逃走了。如果绑在野狗身上,他们还不会这么快发现。”

这个做法倒也确实帮你争取到了逃跑的时间。虽然时间不长,但已经足够你逃去别的星球了。

半年间在各个星球里不断移动,你最后来到了凹凸星球,参加了凹凸大赛。

你当然不会认为亚罗加会就此放过你。待在组织八年,可以从你身上泄露出去的情报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现在的你对亚罗加而言,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海盗团依然笑个不停,就连附近的参赛者也都狐疑地看了过来。你无视他们,转过头继续办理手续。

“喂,你叫什么名字?”雷狮总算是停下笑声了。

他当然不知道你的名字,因为你是他们在野外发现的猎物。

谁会特意去留意猎物的名字?

 

你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手续办好后,你向雷狮等人道别,便让裁判球带领你去房间了。

 

“卡米尔,帮我查那家伙的资料。”

“那家伙绝对是个有趣的人。就是不是,他也足够成为猎物了。”

 

『海盗头子,发现了自己的猎物。』

 

 

 

休养了一天,被海盗团打出来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只是保险起见,你又在房间里休息了一天。

然后,又飞走了200的积分。

排名虽然还在前一百,但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跌出百名以外的。

这么想着,你离开租来的房间,再一次到野外打怪去。

 

杀怪杀到傍晚,排名总算是回升了,也勉强补回了花费掉的积分。

只是再不提升自己的实力,像这次差点被打残的事会越来越多的。

于是你又继续打怪了。

两个小时后,体力总算是被你消耗得差不多了。

你回到了大厅。

对你来说,休息时间,有条件的话就必须待在安全的地方才行。

 

坐在大厅二楼的餐厅里,你静静地吃着你的晚餐。

忽然,一楼传来了爆炸声。

没经过思考,你知道又是大赛第一在找大赛第二打架了。

虽说大厅内禁止打斗,不过嘉德罗斯并不在乎,三天两头就要拆一次大厅,你都为裁判球们感到悲哀了。

收集任何有用无用的情报,然后在脑海里排列顺序,是你一直以来的习惯。

 

让裁判球收走餐具只留下饮料,你用终端翻阅野外相关的资料,一边拿起热可可啜饮。

“哦?石头森林啊。怎么,你想去那边打怪?”

两天前才听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迅速地放下茶杯,你抽出腰间的匕首往后挥,却被强而有力的手握住了手腕。

“哟,这么火爆啊。”

见来者是雷狮,你甩开雷狮的手,把匕首收回腰间,道:“有何贵干?”

你突然发现,今天只有雷狮一个人,卡米尔等人都不在。

 

“出来闲晃,顺便找找乐子。“雷狮自径拉过你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雷神之锤没有被他召出来,应该不是来找你打架的。然而这个海盗的心情捉摸不定,下一秒拿着刀子架在你脖子上都不奇怪,你还是提防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你无视掉雷狮,继续翻阅终端里的资料,考虑着明天打怪的地点。

 

十分钟了,你还是无法集中在资料上。而罪魁祸首,正是眼前的这位海盗。

雷狮并没有和你说话,只是手撑着脑袋坐在你对面。可那直勾勾盯着你看的眼神,着实让你非常烦躁。

“你到底有什么事?“把视线从终端上移开,你的语气非常不悦。

“找乐子。“这是他的回答。

你想打人,可是他是大赛第四,你打不过。

 

“你为什么参加凹凸大赛?”

雷狮的问题让你一愣。你反问:“问这个干什么?”

“都说了找乐子。还有,你必须回答。”

是的,你和他之间的实力差距,让你不得不回答。

“……为了让自己活得精彩一些。”

 

雷狮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继续说。”他说道。

“我之前说过了,我父母把我卖给了亚罗加。”

“嗯。”

“然后,亚罗加把我训练成一个人形兵器。我厌恶那个地方,所以我在半年前抓住机会逃了出来。”

“嗯。”

“我把我自己当成孤儿。在我懂事之后还把我卖给黑道的人,不配当我父母。”

“嗯。”

“我只会战斗,但我不想再被谁利用。所以,我来到凹凸大赛,希望自己可以在这里活得比以前有意思。这样的回答,你满意吗?”

“如果我说不满意呢?”

“可这就是我来参加大赛的理由,我并没有任何需要神明来实现的愿望。”

 

雷狮突然就安静了。

你还在想是不是自己哪里说错话的时候,雷狮又开口了。

“那么,之前你要被我杀死的时候,你为什么要笑?”

雷狮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而你依然还是那张扑克脸。

“那是因为……”

 

你吐出来的回答,让雷狮皱紧了眼眉。

“让你听了这么多无趣的话,实在是不好意思。那么,我先离开了。”

礼貌性地向雷狮道别,你留下他一人坐在餐厅,走到别处休息去了。

 

你离开后,雷狮看了眼你留在桌上的热可可。

他拿起那杯饮料喝了起来。

“啧,怎么和卡米尔一样,喜欢这种甜死人的东西啊。”

热可可早就已经凉了。

就和你跟雷狮说话的语气一样。

 

——可能我的内心深处,在期待着死亡吧,这估计是我在黑道里养成的愿望。

——我死了的话,就不必再为黑道杀人,也不必再有无辜的人被逼死在我手下,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有一段时间非常期待着自己死亡的到来。

——我已经做了太多丧尽天良的事了。也许我在期待着,有谁替天行道吧。

——我是个很矛盾的人。我一边想要活下去,为自己的人生继续彩绘,一边又期待有谁可以赐予我死亡。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在那个时候笑出来吧。

 

“期待死亡……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雷狮回想着你说过的话,放下茶杯,往椅背靠去。

“居然认为她很有趣,我疯了吗?”

——不过,即使她很无趣,她一样有成为猎物的价值。

——不管怎么样,她都可以在我和卡米尔他们的追杀下逃了一个小时。

——她还不至于会威胁到我们,暂时先放任她去吧。

——这样的猎物,留到最后享用,才是最美味的啊。

想到这里,雷狮又笑了出来。

 

『海盗头子,发现了猎物的价值。』

 

 

 

此时的你,实在是十分不悦。

虽然知道大赛里群殴是件很正常的事,只是现在包围你的人群里,没一个脸孔是你曾经看过的。

你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些人。从参加比赛到现在,你招惹到的就只有雷狮罢了。自己的排名可是靠着拼命打野怪才挤进前百的。

莫名其妙的包围,自然让你感到十分不悦。

 

“哼,能和雷狮坐下来聊天那么久,你也是雷狮海盗团一伙的吧?”站在你对面的人用着高高在上的语气开口说话。

怕不是那天晚上目睹到你和雷狮坐在餐厅里谈话,然后就这么认为你和雷狮是一伙的了。

智障,你在心里这么想着。

你压根儿不想和这些人费舌。你想离开这里,可是完全就没有任何退路留给你。

“我们这些人啊,跟雷狮海盗团有过一段恩怨呢。”那个人自顾自地说着。

“所以,那些恩怨,就由你来偿还吧!!!”

群众举着武器向你袭来,原本寂静的冰原顿时喧哗沸腾。

 

而这阵喧闹,在数颗头颅飞向空中后豁然停止。

头颅落地,和头颅数量一样的身躯也跟着倒下,洁白的冰原渐渐地被染成鲜红。

这是你的拿手戏。离你最靠近的那几个人,被你斩首了。

站在圈中,你循望四周,无一不是惊恐的表情。

“你们似乎搞错了一点。”你面无表情地开口。

“我和雷狮,并不是一伙的。”

 

四周安静了下来。

“杀、杀了她!”

接着,不知道是哪个角落传来的声音,嚷嚷着要杀了你。

“对,我们人这么多!怂什么,大家一起上!”

越来越多的声音附议。到最后,所有人再一次举起武器攻击你。

你无奈地叹气。

——被雷狮给害惨了。

 

右脚作为支点,左腿一蹬开始转圈,你抬起双手,顺势横扫了过去。

空气被划破,半透明的风刃顺着指尖刮出,又有数人被斩首了。

周围又安静了。

“第一,你们死在这里。第二,让我离开。你们,自己选择吧。”稍稍提高声量,你给了群众们两个选择。

原本以为两次的杀鸡儆猴足以让这些人离去。然而,事实证明你错了。

他们还是仗着人数众多,硬是要把你解决掉。

——……算了,跟这群人没办法沟通。

 

顿时,冰原上开始了单方面的屠杀。

接近百人的参赛者,被你一个人操纵着风刃,彻底地碾压在脚下。

挑衅者们原本以为你只是个弱女子,却没想到你如此强大,个个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这场杀戮并没有引来多少无关人士。因为绝大多数的挑衅者,在喊出声之前就被你割破喉咙,或是被斩首了。

单方面的碾杀很快就结束了。

挑衅者们一个个化作光点被回收,现场留下了大片的血迹。

你赶紧离开了冰原。

就算没有声音,但浓烈的血腥味还是会引来其他参赛者,以及冰原上的野怪的。

 

解决掉近百人的参赛者,你获得了大量的积分,排名也从72上升到43了。

杀人可以非常有效率地提升排名,这点你还是知道的。因为那是直接夺走对方的积分,让积分变成自己的。

只是,你讨厌杀人,所以才一直靠打野怪的方式来提升排名。

 

你去到了大厅里的图书馆。

图书管里几乎没人,你径直地走向天文相关的书架,取下了一本天文百科。

书架和落地窗之间有一米宽的距离,你面向落地窗靠着书架坐下,让午后的阳光洒在书本上。

这是你在图书馆的老位置,你已经习惯掩人耳目地独自行动了。

说实在话,你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休闲过了。

自从排名进入前百,盯上自己的人也越来越多了。除了要提防那些意图不轨的人,还要一边提升自己的排名。这两个星期以来,你都是拼了命在打野怪的。

难得排名一次性提升那么多,那么你自然是要让自己好好放松一下了。

 

“哦?没去打怪啊?”

翻页的手差点没把纸张扯碎。

这声音你还能不熟悉吗?

合上书,转头就看见雷狮站在你的身旁。

“托你的福,我今天被人围殴了。”

站起身把书本塞回去书架,你疑惑雷狮到底是怎么发现你的。

天文相关的书架是图书馆的最角落对吧?

“嗯,我看到了,那个带头的鶸好像是之前佩利没有抓到的杂种来着。”

 

你的理智线差点就没有断掉。

“下次你的私人恩怨请不要扯到我身上谢谢。”

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帮雷狮处理掉了要找他麻烦的参赛者,你的心情可以好到哪里去?

再加上,这个人可是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隔岸观火看好戏,你还能不生气吗?

 

“虽然那些人不怎么强,但基本上都是在三百名左右,在这场大赛中排名算是靠前了。如此轻松地解决掉那么多人,那你之前在我们手下逃了一个小时也不奇怪了。”

沉稳的少年音响起,你看见卡米尔踮起脚从书架上取书,然后转过身看向你。

把手放在腰间的匕首上,你进入了警戒状态。

雷狮和卡米尔都在这,那帕罗斯和佩利估计也在这附近了。

其他人不说,佩利一个就够你受了。

 

“别紧张,我们不是来在你打架的。我只是来看书,大哥是陪我来的。”

看出你的心思,卡米尔道出了他俩来这里的目的。

“帕罗斯和佩利去吃东西了。”雷狮在一旁补充。

该说不愧是随心所欲的海盗团吗?这种绝佳的打怪时间居然在休息?

呃,自己好像没有资格说他的样子,因为你自己也在休息。

 

“所以,你们找我干什么?”你问道。

“找乐子。”雷狮又给了你前几天一样的回答。

你想吐血了。

这人就不能给你一些不一样的答案吗?

 

“总之,和我打一场。”

雷狮突然指向窗外的树林。

“单挑,你没有拒绝的权利。”雷狮狂妄地笑着。

 

现在的你可以很明确地说,你对雷狮的厌恶又增加几分了。

 

又一颗树倒下了。

自由森林已经被你和雷狮破坏出一片旷阔的空地了。

刮出一道道锐利的风刃,此刻的你非常地愤怒。

凭什么你就必须得帮雷狮处理掉杂鱼,凭什么你就必须得和他单挑。

那种被人利用的感觉,莫名其妙地又爬上了你的心头。

 

你把你的愤怒都发泄在雷狮身上了。

你只觉得,雷狮把你当成玩具了。

因为雷狮非常强大,你就得成为他的玩具?

开什么玩笑!

 

你对雷狮甩出了数米高的月牙形风刃。

你不是任何人的玩具,更不是雷狮取悦用的道具!

 

雷狮轻松地打破了你的风刃。

然而,此时的他有些疑惑。

他感觉得到,你在和他单挑的过程中,越来越愤怒。

“到此结束。”化解掉你的攻击后,雷狮停下攻击发话了。

“你说停就停,你当你是什么人?”

你真的生气了。

你已经厌恶任何人的指令了。

你可以接受规矩,但你无法接受无理的规矩。

同样,无理的指令,是你最为厌恶的东西。

 

你继续攻击雷狮,刮出无数的风刃。

发现到你压根儿就没停下来的意思,雷狮只好接下你的攻击。

“喂!够了!”

你无视掉雷狮的话,继续甩出风刃。

“停下来!”

再次无视,你继续着你的攻击。

“真是……”

雷狮冲到你面前,然后掐住你的脖子,把你压制在地上。

“我叫你停下来你没听到吗?!”雷狮对你大吼,手上的力道开始逐渐加重。

令人厌恶的回忆浮现在脑海,你一脚踹开了雷狮,惹来他一声痛呼。

 

“烦死了!”

在雷狮站起来重新抓住你之前,你用力地往地面划出一道风刃,制止雷狮的行动。

而你那张扑克脸,此时正皱紧双眉,眼神凶恶地看着雷狮。

“我不是你娱乐用的道具,也不是你的猎物!不要再来找我了!”

你丢下这句话,转身就离开了自由森林,留下雷狮一人站在那里。

 

刮出来的风刃,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痕迹。

而那道痕迹,仿佛象征着你和雷狮之间的墙壁。

 

——她的反应……她以前,有发生过什么事吗?

——有点在意呢,不知道卡米尔查不查得到。

——不过,她也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啊。

 

此时雷狮的脑海里,净是你愤怒的脸孔。

——不过,我好像被她讨厌了。

 

『海盗头子,发现了猎物开始远离自己这件事。』


TBC

依然不要脸地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下篇过几天之后才发,后天开始有事

这几天的我真是高产,然而我刀乱审神者的设定还没画完

嗯,很好,潜水计划开始((你

评论(31)
热度(340)

© sakiya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