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考年,更新随缘
喜欢写刀子,也产产糖
也喜欢写原创
09或者sakiya,请这么称呼我

qq号:1776123359

【凹凸乙女向】海盗头子,发现了……(6)

这次更新是大粗长

而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

老 子 要 睡 觉!


依然是注意事项

-雷狮X你

-ooc预警

-原作背景设定,有掺夹一些无关紧要,和一些关紧要的私设

-幼儿园文笔

-可能错字注意

以上。




雷狮后悔了。

他后悔答应了你的要求。

因为如果那时候没有答应的话,你现在就不会躺在床上了。 


破烂的灰色长袖卫衣和黑色牛仔裤被挂在床边上方的挂钩上,你的身上只剩下打底的黑色背心和短裤。

裁判球们正用绷带和纱布一层层地缠上你没有被布料遮盖,满是伤口的皮肤。


以淡蓝色为主要色调的房间并没有多宽,但也没有非常狭隘,这里是大厅内租来的房间。

绝大多数的参赛者在去到医院治疗前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了,所以凹凸大赛里并不存在医院,有的只是由裁判球执行的医疗系统而已。

虽然失礼,但为了方便治疗,雷狮只好把你的卫衣和裤子褪下了。

帮你换下衣物后,他站到门边,让裁判球们帮你治疗。

雷狮突然庆幸你有穿着打底用的贴身衣物,不然自己可能会忍不住了。现阶段他可还不想对你做出什么超格的行为。

因为他知道那样做的话,你就会离开他了。 


“报、报告,这位参赛者并没有生命危险,请雷狮大人放心!” (✘﹏✘ა)

治疗完毕,其中一个裁判球战战兢兢地跑到雷狮脚边,向他报告你的情况。

“什么时候会醒来?”雷狮黑着脸问。

“呃,这……”(|||゚д゚)

裁判球真的答不出来,因为你受的伤真的非常严重,它也只能确定你没有生命危险罢了。

看着没办法答话的裁判球,雷狮暗了暗眼神,道:“算了,你们可以滚了。”

“是!” ε=ε=ヾ(;゚д゚)/

霎时,房间内的裁判球们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离开,免得自己被雷狮给打坏。

看着那些被雷德破坏的自己的伙伴就明白了,它们还不想这么快就被逼关机。


然而,跑在最后的裁判球却被雷狮给领了起来。

“总之,她还不会死,对吧?”雷狮问道。

“是,是的!她会醒来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会醒了!” ∑(✘Д✘๑ )

雷狮不语,付了积分之后直接就把裁判球丢出房间,然后轻轻地关上门。

他走到床边的单人沙发坐下。

胸口微微的起伏证明你还有呼吸,双眼浅闭,你安稳地睡在床上。

可雷狮却皱起了眉头。

刚才他帮你褪下衣物的时候就注意到了。

不只是右臂,基本上除了隐私部位,你身上全都是刑具造成的疤痕,右侧腹则是有被火烧伤的痕迹。

只是你现在全身上下都缠着绷带和纱布,没办法看到那些疤痕,可那些疤痕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一想到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疤,雷狮不禁皱起双眉。

——啧,刚才那种死法还真的是便宜了那个杂碎了。

——这些伤疤得是多久才能形成的啊,那王八蛋根本就没有把她当成人来看待吧。

——……还以为她说的玩偶只是夸张修辞,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早知道就带多几只怪去虐待那个杂碎了。

——算了,他都已经死了。

——这丫头没事就可以了。


雷狮松开紧皱的双眉,伸手轻抚你的脑袋。

他把散落在你脸上的碎发都扫开,动作轻柔得不像是那头残暴的狮子。

但他也就只会对你如此温柔。

温柔到,他后悔答应让你独自一人去应付杰克。 


事情得追朔到两个小时前。 


下午五点,你独自一人前往黑礁森林。

顾名思义,这块区域虽然叫做森林,但它是由黑色的礁石组成的。

大部分的礁石都非常巨大,并且高高地耸立在这片区域,是名副其实的石头森林。

杰克早就在黑礁森林的边缘等候了。看到你只身一人前来,他并没有像之前那样露出病态的笑容。

“决定要和我回去了吗?”他冰冷冷地问,仿佛你是雷狮一样。

“去森林中心的湖畔。“你答非所问。

“理由?”

你指了指他手里握着的弯刀。

“在那里跟我打一场,你赢了的话我就和你回去。”你眼神锐利地看着杰克。

“要是我输了呢?”

——很好,上钩了。

“到时候,我再给你知道。” 


你俩踏进了黑礁森林。

你走在杰克身后,和他距离数米。

数分钟后,你们到达了森林中心的湖畔。

湖畔周围尽是向天延伸的巨大礁石。四周一片焦黑色,不注意的话根本不会发现到这里有人存在。

你没打任何信号,从背后率先对杰克发出了攻击。

杰克转身挥动弯刀,打破了你的风刃。

“还真的是学坏了啊。”他冷冷地说。

“不好意思,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学乖过。”

你和杰克纷纷摆好架势。

然后,向对方冲了过去——


卡米尔在礁石之间奔跑,后头跟着数只野兽样貌的野怪。

他转弯,起跳,然后直接踩在一只熟睡的狼型野怪身上。

狼型野怪发现自己是被卡米尔故意弄醒后发出低吼,接着愤怒地开始追捕他。

卡米尔继续奔跑,时不时就注意身后的情况。

野怪们嘶吼着追在他身后,卡米尔并没有感到害怕。

他数了数跟在身后的野怪。

——五只野怪,应该足够了。 


卡米尔在引怪,佩利和帕罗斯也在黑礁森林另一端做着一样的事。

他们都在把怪引到森林中心,也就是湖畔。

距离湖畔还有数百米时,卡米尔看见雷电不停地闪过湖畔的上空。

——大哥已经到了吗?

——得赶紧过去才行。 


野怪们的速度虽然很快,但并没有对卡米尔造成任何威胁,他没什么费力地就抵达了森林中心。

一抵达湖畔,跟在身后的野怪们先是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把血盆大口从卡米尔身上移走,改变了追捕的目标。

看到野怪们改变目标,卡米尔把视线从它们身上移开,开始寻找雷狮的身影。


有一瞬间,卡米尔是愣在原地的。

上一次看到这样的雷狮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应该是刚参加大赛,自己被敌人偷袭,受重伤的时候吧?

那时候的雷狮也是这样,把身负重伤的人死死护在身后,操纵着雷电歼灭周围的敌人。

就像一头彻底发怒的狮子一样,露出利牙撕咬着眼前的猎物。

只是这一次,那个身负重伤的人并不是卡米尔。

这一次被雷狮护在身后的,是浑身浴血倒在地上的你。

而那些包围卡米尔的参赛者们,此刻也换成了杰克。 


乌云开始凝聚,电光不断在灰色的云中闪现,黑礁森林的上空尽是一片灰黑色。

雷狮再次召唤出雷电,劈向不断躲闪的杰克。 


杰克的情况也不见得比你好到哪里去。

黑色外套下的白T恤早已一片腥红,外衣还有不少被割破的口子,黑色的裤子甚至还看得出大片的血迹。

他狼狈地在雷电中前进,试图接近你和雷狮,却次次被雷狮击退到远处。 


卡米尔发现到,雷狮的攻击基本上没有打中杰克。

也就是说,杰克身上的伤口,全都是你用风刃打出来的。

——总之,必须先过去大哥那边。

——必须去检查她的情况。

——她要是死了的话,可真的想不到大哥会变得怎么样啊。

 

数个影子迅速地从身边闪过,卡米尔突然发现引过来的野怪也和自己一样,正在往雷狮的方向移动。

他皱眉,开始攻击靠近雷狮的野怪们。

——大意了,这些野怪被那女孩身上的血腥味吸引过去了。

被攻击到的野怪纷纷转头,再一次把目标移到卡米尔身上。

卡米尔开始和野怪们周旋,却又不能杀死它们。

——得想个办法,把这些野怪的注意力集中到杰克身上才行。 


“喂卡米尔,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旁边传来佩利的声音,说明他和帕罗斯也来到了湖畔。

卡米尔瞄过去,发现佩利和帕罗斯身后跟了两只野怪。那两只野怪也和卡米尔引过来的怪一样,来到森林中心后就往雷狮的方向开始移动。

——佩利大概是看到我在拖住野怪才这么问的吧,毕竟计划里并没有这一部分。

——只是现在计划被打乱了,不得不这么做。

“先拖住这些野怪,不能让它们去阻碍大哥。”

卡米尔一边和野怪周旋,一边发号施令。

——除非现在杰克受得伤比她更重,不然还真的很难把这些野怪的注意力集中到杰克身上了。 


“蛤?!不是把这些怪引到这边来就可以了吗?!为什么现在还要拖住它们啊?!”佩利愤愤地说着。

帕罗斯咂舌,直接把佩利的头扭到雷狮的方向。

“你还看不出来什么情况吗?那丫头身上的血腥味太重,野怪都被她引过去了!”帕罗斯不悦地说着。

“诶,也就是说,计划被打乱了?”

“对,所以现在拖住这些怪才是当务之急,别杀掉了!”说完,帕罗斯也冲上前拖住野怪,不让它们靠近你和雷狮。

虽然不愉快,但佩利还是乖乖照做了。

“真的是……麻烦死了啊!”


啪滋。

你又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周围传来烧焦的味道,你吃力地睁开双眼,全身上下传来疼痛感,让你近乎无法动弹。

视线依旧有些模糊,但至少不是一片黑暗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白底的黑色鞋子。

你把视线往上移,雷电不断地在周围闪现,你看到了白色的连帽衫。 


“雷狮……”你微弱地叫出眼前这个人的名字。

你看到他有一瞬间的定格,像是被突然出声的你吓到一样。

数道雷电劈下,雷狮制止杰克继续向前靠近。他转过身蹲下,严厉地问你:“怎么搞成这样的,不是说没问题的吗?”

你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倒不如说,给大脑运输氧气的血液逐渐流失,你现在基本上没办法思考太复杂的东西了。 


你看到雷狮身后的影子在渐渐逼近。

你还没说出口,雷狮就转过去挥动雷神之锤,在杰克跟前劈下雷电。

“你小子,胆子很大啊。”

你发现到雷狮和杰克说话的语气异常地森冷。

——雷狮生气了吗?

——也对,毕竟是我说好可以一个人对付杰克的,结果现在却搞成这副模样。

——这样子麻烦到他,他不生气的话就奇怪了。 


你忍住疼痛,吃力地撑起身子站起来。

你的动作没有逃过雷狮的眼睛,他轻轻扶住你,让你靠在他身上。

鲜血染红了雷狮的连帽衫,但雷狮此时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必须要由你亲手让那个男人陷入绝望,这是你说的呢。幸好,你还没有失去意识。”雷狮说道。

“对……所以,稍微让我扶着你。”你微弱地说着。

“可以。”你注意到雷狮的语气没刚才那么森冷了,甚至比平时还要温柔。

——不是我让雷狮生气的吗?

——那他刚才为什么那么生气?

——……不管了,先解决掉杰克比较重要。 


你靠着雷狮站起来的动作,在杰克眼里显得你俩非常暧昧。

他咬牙,握紧弯刀又冲了上去。

他嫉妒愿意让你这么做的雷狮。

——明明就那么讨厌我,为什么就和别的男人那么亲近啊!

——只要那个男人死了,你就永远是我的了!

看着冲过来的杰克,你抬起了你那只勉强可以动的右手。

然后,用尽全力打出风刃。


那瞬间,杰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只感到自己像是失去平衡一样的往后倒,没办法站起来。

痛觉通过神经传到大脑,杰克注意到自己的体温在逐渐下降。

他试图站起来,却发现双腿根本就不存在。

他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自己的双脚,被你砍断了。 


杰克这才凄惨地喊出声。

“脚!我的脚!”他用手臂撑起身,匍匐着试图找回自己的脚。

少年的眼里顿时充满了绝望。

他惊恐地四周循望,嘴里不断发出凄怜的叫声,甚至还开始哭泣。

“脚!把我的脚还回来啊!” 


杰克的双腿被你打到他的后方,他并没有注意到。他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并且用着恐慌的眼神东张西望,不断地惨叫着。

这样子的杰克在你和雷狮眼里只有两个字。

难看。

就算找到脚又有什么用?

反正都快死了。 


耳边尽是杰克的惨叫声。雷狮冷眼看着趴伏在地上的杰克,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把你叫到黑礁森林来吗?”

杰克转过头,看向你和雷狮。

他看见雷狮抱着失去重心的你,让你靠着他的胸膛,而你整个人几乎昏睡过去。

“因为这里的野怪有一个习性。”雷狮继续说。

卡米尔等人注意到你们这边的情况,便不再拖住野怪,让它们接近血腥味的来源。

出于野兽的本性,野怪们不敢靠近在雷狮身边的你。所以,他们把目标锁定为躺在地上的杰克。

野怪们发出低吼,杰克看着野怪们一步步地靠近自己,眼里满是惊慌。 


“不,不要。放过我!求求你们!”杰克转头看向你们,开始求饶。

“我答应放弃她,拜托让我活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只是要把她带回去而已啊!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

——拜托了,放过我啊!

——我还不想这么早死! 


“呵,凭什么要我放过你?”

靠在雷狮身上的你发出微弱的声音。

卡米尔他们已经去到雷狮身边了。帕罗斯稍微靠近你,说:“你还有意识啊。”

“啊啊,不亲眼看到这混帐去死,我没办法安心。”

你整个人从雷狮身上滑下去,雷狮赶紧扶住你,轻轻把你拉上来。

“喂,别勉强了。”不难听出,雷狮的语气里满是担忧。

“让我看着他去死……你的条件我绝对会答应,所以,拜托了。” 


雷狮身上的血迹逐渐扩大,他却把你抱得更紧,但又不会让你再感到疼痛。

你发现他默许了你的请求。

以雷狮为支点,你抓住雷狮的肩膀稍微站直。

“刚才雷狮说的,这里的野怪有一个习性,你知道是什么吗?”尽管虚弱,但你依旧眼神锐利地看着杰克。

杰克的双眼瞪得更大了。

他想起黑礁森林里的野怪确实有一个习性。

非常残忍的习性。 


看到杰克的反应,你露出了笑容。

一个可以让杰克彻底陷入绝望的笑容。

“它们不像其他地区的野怪,会直接咬死猎物,让猎物置于死地。”

你喘口气,开始说明黑礁森林野怪的独特习性。

“因为黑礁森林的食物很多,它们基本上不会感到饥饿。所以比起填饱肚子,它们更乐于玩弄猎物,把猎物凌虐到死。”

“它们先会压制住猎物让它无法动弹,接着会一点一点地撕掉猎物的皮肤,再来是肌肉,最后是内脏。然后等到猎物彻底死亡后,他们才会开始进食。”

“在猎物被撕咬得差不多之后,要是猎物还没彻底死亡,它们就会一直盯着猎物看,让猎物不断感到恐惧。他们非常乐意看猎物在痛苦和恐惧中慢慢地死去。所以,黑礁森林的野怪才会被说是最残忍的野怪。”

“如何,这样的死亡方式很适合你吧?亚罗加的亚巴顿,杰克。”

肆虐的笑容在你脸上绽放得更加灿烂了。

你满意地看着杰克眼里的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就不能让我痛快地去死吗?!”

杰克的脸颊布满泪痕,他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就算要死,他也想痛快一点地死去,而不是像这样慢慢地被凌虐到死。

你收起了笑容,冷眼看着地上的杰克。

“我当然想快点让你去死,因为这种虐待致死的做法和你一样,让我觉得恶心,我原本不想这么做的。”

“只是啊,斩首这种死法对你来说真的是太轻松了,这种做法更加让我生气。所以我选择把你凌虐致死。”

“你忘了你是怎么对待我的么?你都让我受了那么多痛苦了,不让你死得惨一点,我没办法消气。”

“还有,这样的死法对你来说已经很仁慈了。最适合你的死法,是在亚罗加的拷问室里被严刑拷打致死。和那边比起来,黑礁森林这里根本算不了什么。” 


你再一次站不住脚步,整个人又往下滑去。

“够了,别再说了,稍微休息吧”雷狮再一次扶住你。

“……好的。”

你又看了眼伏在地上的杰克。

杰克衣物已经被野怪咬住了。他伸出手,试图抓住什么。

“救……我……”他绝望地哀求着。

然而杰克得到的,是你那比冰山还冷的眼神。 


“失去武器和双腿就希望别人来救你,你就不会自己寻生吗?”

“真是垃圾。”

“在绝望中死去吧。” 


黑礁森林中心传来了凄惨的叫声。

杰克就像你说的那样,开始被野怪们凌虐。

黄褐色的土地逐渐被血染红,杰克已经被野怪们淹没了。

数分钟后,那双不断挣扎的手臂终于是放了下来。

惨叫声不再,周围只剩下野怪们撕咬肉片的声音。

杰克死了。

死在你说的那残忍的方式下。 


看着停止挣扎的杰克,你松了一口气。

“结束了……”

说完,你直接晕在雷狮怀里。

“喂!”

雷狮忽地注意到手上的黏腻感。

他咂舌,摘下头巾包住你出血的腹部。做好最简单的止血后,雷狮抱起你直接冲去大厅。

卡米尔等人不敢多问,只能跟在雷狮身后。 


雷狮一边跑,一边看向怀里的你。

还有呼吸和心跳,但雷狮并不知道你能不能撑到大厅。

他再一次咂舌。

——我在搞什么啊!

——居然连就基本的止血都没帮她做,我傻了吗?!

——拜托了,别死啊!


时间拉回现在。

淡蓝色的房间里只有你和雷狮,没有别人。

雷狮庆幸黑礁森林离大厅并没有多远。要是再迟一点的话,他可不敢去想象那个后果。

他后悔自己自己没有早点叫来裁判求帮你治疗,但他更后悔让你独自一人去对付杰克。 


这次铲除杰克的计划,全都是你一人想出来的。

先是由你把杰克带去黑礁森林的中心,然后海盗团去引怪,最后才让野怪们咬死杰克。

你告诉雷狮可以自己一人对付杰克,可以把他拖住等到海盗团把怪引来。雷狮虽然猜得到你会收到一些伤害,但他相信你的实力,所以答应你的请求。

所以他没有想到,你竟会被杰克打成如此重伤。

他把你想得过于强大了,所以一直认为你不会全身重伤地出现在他眼前。

所以他去到森林中心的时候,才会直接把引来的怪杀掉,专心对付杰克。 


其实雷狮会答应你这个计划,原因只有一个。

他想顺着你的意思去处理杰克。

他本来就是个局外人,只是因为当初在野外追捕你,才顺势地和海盗团插手你和杰克之间的事。

他原本想替你解决杰克的,但你说过你想亲自处理杰克,所以才会在杰克每次的找茬中放过他,让你有机会去处理掉杰克。

然而这份顺从,却造成了你现在受重伤的局面。 


雷狮是真的后悔答应让你独自一人去应付杰克的。

就算让你独自去对付杰克,他也应该在旁边守着你的。

因为如果他刚才那么做的话,就可以避免现在这样的情况了。 


雷狮低头叹气,然后注意到身上的血迹。

白色连帽衫上的血早就干了,变成褐色的硬块黏在衣服上。

他看了看身上的连帽衫,然后看向放在床柜上的头巾。

血迹深浅不一地印在头巾上,白色的头巾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烦躁地脱下连帽衫,雷狮再一次叫来裁判球,让它把被血染到的衣物统统拿去洗。当然,也包括你的卫衣和长裤。

不得不说,除了没有医院,凹凸大赛为参赛者提供的服务还是挺全面的。很多东西都可以通过裁判球买到的,只要积分足够的话。 


实在话,你的衣服烂成那样,雷狮都不觉得可以穿了,就算缝补起来肯定也会非常难看。所以,他从裁判球替你买了衣物。

买了和你原先穿的同一款式的卫衣和裤子。

还有一件白色的连帽衫。 


看着折叠整齐放在床柜的衣物,雷狮突然想打自己一拳。

都不确定你会不会穿他买来干什么?

总不可能强迫你穿上去吧? 


“真是……烦死了。”

雷狮抓了抓黑发,躺进床边的单人沙发里。

他再次把视线移到你的身上。

——不过,她原来不会只摆出一张扑克脸啊。

雷狮回想起这两天你的表情。

——虽然都是面对那个杂碎的时候才露出的表情的。不过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还真的会以为她的脸部肌肉瘫痪了。

——这么说来,她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呢?

——……算了,等之后再问吧。

——现在最重要的,是彻底地保护她。

——然后,等她醒来。 


卡米尔现在很难得地和帕罗斯达成了共识。

“佩利,算我求你了,别再问这么蠢的问题了好不好?”帕罗斯放下油炸食品,捂住眼睛说道。

“什么啊,我就好奇为什么老大一直帮那个丫头啊!为什么我就不能知道啊?!”佩利咬着肉块问。


此时海盗团又坐在餐厅用餐,只是少了你和雷狮。

佩利趁着你和雷狮都不在场,问了帕罗斯和卡米尔到底为什么雷狮一直帮助你,结果却只得到两人的白眼。

卡米尔和帕罗斯差点就把嘴里的食物给喷出来了。

他们都以为这次雷狮的行动已经足够明显了,结果佩利还是看不出来啊!

他的情商到底都跑哪去了啊?

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卡米尔叹气,勺起一小块蛋糕放进嘴里咀嚼。

“你还看不出来大哥对她的意思吗?”卡米尔吞下嘴里的甜食。

“蛤?”

佩利想了数秒,然后有些结巴地开口。

“不,不会吧。卡米尔你可别告诉我,老大喜欢那丫头啊。”

佩利真的被吓到了。

那个雷狮居然会喜欢上别人?

他不都是以自己为中心的吗?

这开玩笑的吧? 


“你丫的你总算是察觉到了。”一想到上一次佩利的回答,帕罗斯都想吐血了。

雷狮要是真的希望你成为他的猎物,还会这么温柔地对待你?怕不是疯了才会这么做。

“诶等,真的假的?老大真的喜欢她?”佩利问。

“雷狮老大的动作那么明显,你是眼瞎了吗?!”

“佩利你脑子有洞吧?”

卡米尔和帕罗斯毫不留情地吐槽,纷纷对佩利的情商感到担忧。 


佩利直接愣在原地,良久才反应过来。

“所以,老大做的那么多事,都是因为喜欢她?等等,为什么老大会喜欢上她啊?!”佩利拍桌大声地问。

面对佩利的问题,卡米尔先是咬下最后一口蛋糕,放下叉子后才回答。

“大概是顺势喜欢上的吧。”卡米尔说。 


“有一次大哥找她单挑的时候,她的反应让大哥非常在意。可是,那时候大哥没有立刻得到答案,所以那几天大哥非常烦躁,佩利你有这个印象吧?”

“有。我还记得,老大有在悬崖上找过几个小老鼠问话,好像就是在问她的事?”

“对,大哥会喜欢上她,估计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这话怎么说?”

“最开始的时候,大哥只是在意她做出那些反应的原因。到后来,大哥开始在意她的一切,他想知道更多关于那女孩的事。而这份在意的心情,慢慢地转换成喜欢的心情。”

“大哥在意她的经历,在意她的出身。可是,她一直躲着大哥,不让大哥找到她。那时候的她,估计是讨厌着大哥的。还记得有一段时间,大哥赚够每天的积分之后就消失不见吗?”

“嗯。”

“大哥是找她去了。”

“蛤?!”

“因为她一直躲着大哥,所以大哥选择跟着她,一直在找机会和她谈话。后来大哥在岩石之穴看到那个男人差点把她带走,所以救下了她。这之后的事你应该就明白了,因为你都有参与。” 


“而大哥做出这些的行为,原因只有一个。”

“他喜欢那女孩。不,应该不只是喜欢了。”

“他爱着她。”

“所以大哥做出这些行为,我一点都不奇怪。” 


卡米尔说完之后,佩利当场石化在原地。

“这开玩笑的吧……”他僵硬地开口。

“不是开玩笑,这些都是大哥亲口告诉我的。”卡米尔回答。

卡米尔不会撒这种没意义的谎,这点佩利还是知道的。


佩利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能活到现在还真是奇迹了。

自己这几天多少次去挑衅你,嘲笑你是弱者来着?至少十来次啊!自己能活到现在真的是奇迹啊! 


“诶,我能活到现在,是不是一种奇迹啊?”佩利愣愣地问。

帕罗斯和卡米尔纷纷点头。

他们都觉得,面对不断挑衅嘲笑你的佩利,雷狮能忍着不打他都是一个奇迹了。

“……我怎么觉得之后去向老大道歉比较好?”

“别道歉了,可能雷狮老大已经不计较了呢?你以后就别再作死了。”帕罗斯拍了拍佩利的肩膀。

“嗯,之后我们只要帮忙保护好那女孩就可以了。”卡米尔说道。

“为啥?”

帕罗斯和卡米尔直接用力地往佩利头上敲下去。

“你还能觉得是为什么?”两人笑着,头爆青筋地笑着。 


被两人打得眼冒金星的佩利突然意识到自己问了个蠢得不行的问题。

保护她的理由是什么,这还用说吗?

你可是雷狮爱着的人,保护你还需要理由吗?这可是团员们的义务啊。

毕竟,你可是海盗团团长发现到的宝藏啊。 


『海盗头子,发现了必须保护好的宝藏。』




我想干掉lof,每次吃掉我的分段

亚巴顿是一个恶魔的名字,有破坏者的意思,是杰克的代号

然后我总觉得,每次海盗团好像都会被我写到很逗,明明不是故意的……

于是,我去睡觉了((躺

大家晚安

评论(16)
热度(165)

© sakiya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