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考年,更新随缘
喜欢写刀子,也产产糖
也喜欢写原创
09或者sakiya,请这么称呼我

qq号:1776123359

【凹凸乙女向】海盗头子,发现了……(9)

生日结束之前写完了,我原本想赶在生日的时候发这篇文的

结果还是迟了嘤嘤嘤


依然是注意事项

-雷狮X你

-ooc预警

-原作背景设定,有掺夹一些无关紧要,和一些关紧要的私设

-幼儿园文笔

-可能错字注意

以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脸上的热度终于是退下去了。

可是双颊还是红通通的。

胡乱地解决掉那份吃到一半的甜食,然后让裁判球收走盘子,你又把自己缩成一团了。 


你还在确认自己对雷狮的心情。

喜欢?讨厌?反正不可能是后者。

可是,是喜欢吗?

你不知道。 


但至少你知道自己不想拒绝雷狮。

待到雷狮身边,你就会感到非常安心。

而距离你上次体会到这份安心感,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没记错的话,是自己的父母还爱着你的时候吧。最少,都有八年没感受到了吧。

安心源自于信任,你知道自己信任雷狮。

从被卖进黑道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对任何人失去信任了。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抛弃,你还能相信谁?

所以上次产生那份名为信任的感情,也是你还在贫民窟的时候了。这么久以来,你一直都对任何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愿意去相信任何人。

因为你害怕被背叛,就是生父生母背叛你对他们的信任一样。 


然而时隔多年,现在的你又对人产生了信任感。

那个对象,是雷狮。

是当初你最为讨厌的那个雷狮。

同样,是现在你没办法再度讨厌的雷狮。 


你并不知道雷狮会不会背叛你,但你相信他的实力,所以你让他协助你的计划。

但你忘了一点。

如果对雷狮本身不信任的话,你是不会做出那种决定的。 


其实那时候在黑礁森林里,你曾经怀疑雷狮会不会就此把你抛弃在那里,让你独自一人去对付杰克,你是有想过这个可能性的。

事实证明,你的这个想法是错的。

他岂止没有抛弃你,他还在看到你受重伤的时候把你护在身后,不让杰克再度靠近你。

他履行了他的发言。

他真的保护了你。 


最开始雷狮说要保护你的时候,你是不怎么相信的,你只能判断出雷狮并没有在开玩笑。但你不知道,雷狮会不会出尔反尔,做出与他的发言相违背的事。

然而事实是,他真的没有在说谎。

他真的在保护你。

也许是因为你最怀疑的发言都做到了,所以你才会在不知不觉中去相信他,去信任雷狮这个人。 


现在想回去,你突然就感到一阵害怕。

你开始担心雷狮会不会哪一天对你感到厌倦,就背叛了你的那份信任。

因为你小时候也是这样。

你从出生就开始信任的父母,在你七岁的时候厌倦你,把你给抛弃了。

七年的信任,就如此轻而易举地被背叛了。

你害怕事情重蹈颠覆。

你不愿再感受信任感彻底被背叛时的那份痛苦。

痛苦到,非常绝望。


你突然觉得有些奇怪。

你发现自己居然在害怕。

害怕雷狮对你感到厌倦,接着抛弃你,背叛你的信任。

就像你的亲生父母一样。 


这份害怕在另一个层面说明了一件事。

你下意识地决定长久信任雷狮。

所以在察觉到这份信任感之后,你才会感到害怕。

害怕雷狮的背叛。

你已经体会过一次深刻的背叛了。

你不愿再体会那份绝望。

你信任着雷狮,非常地信任。

所以才会像现在这样,害怕雷狮对你的背叛。 


你突然想通了。

原本退下去的热度,此时又爬上了你的脸颊。

“什么啊……搞了这么久,原来我也是这样啊……” 


此刻的你,确认自己的感情了。

你很早以前就抱持着那份感情了,只是一直没有察觉到罢了。

你单纯地认为,自己一直以来只是在信任雷狮的强大罢了。

你没有察觉到,自己其实是在信任雷狮这个人。

所以,待在雷狮身边的时候,你才会感到安心。

因为雷狮,你久违地产生了信任以及安心。

而你恋上了那份安心感。 


当习惯了这份安心之后,这份感情就会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演变成另一种感情。

名为喜欢的感情。 

大厅附有的房间都集中在同一个区域,并且有条理地排在那三层楼里。卡米尔坐在底楼中央,靠着房门静静地翻阅手里的文字。

眼角瞥见了数名的参赛者。

“哟,小不点。”站在最前头的那个人叫住了卡米尔。

卡米尔抬头,看向那几位面相凶恶的参赛者。

“我们有事情要找里面的那个小姑娘,能让我们进去吗?”那人继续说。

卡米尔合起书,从地板上站了起来,说:“没有钥匙,房间没办法从外部打开。”

“我当然知道啊。不过,有这个就不一样了。”

男人拿出了藏在身后的东西,是一只就快要被迫关机的裁判球。

他在向卡米尔表示,自己手里握着万用钥匙。

因为裁判球,是除了钥匙以外,唯一一个可以从外部打开房门的道具。

“所以,让我们进去吧?”带头的人阴险地笑了起来。 

巨大的声响滑进在场每个人的耳朵,站在卡米尔面前的那人顿时消失不见。

其余几位参赛者顺着声响看去,房间对面的大厅墙壁被打出了个龟裂的坑,还有一些石碎从坑里掉落。

而坑的中央,正是刚才站在卡米尔面前,手里拿着裁判球的男人。

裁判球从男人手里掉落,自己也跟着跌落在地。

他失去呼吸,成为了尸体。 

“你们真的以为,我会让你们进去?”

卡米尔抬腿,发动元力技能,踹向另一位还没反应过来的参赛者。

被踹中的参赛者撞到自己的伙伴,两人一起飞向了房间对面的墙壁,撞出另一个大坑。

“还请你们别妄想,可以把她当成威胁大哥的人质。” 

像是被卡米尔的举动吓到一样,那些参赛者全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

趁着这个空档,卡米尔打向另一个参赛者的腹部,把他压制在地上。

地面出现了凹陷下去,沾染着血液的大坑。

剩下的两位参赛者总算是反应过来,开始着手准备攻击卡米尔。

可他们还是慢了,卡米尔抢在他们面前出手了。

他跳起,分别抓住两人的头颅,直接就往地上砸去。

脑浆从两人头上爆出,地板再次出现两个像蜘蛛网一样龟裂的坑。 

六名参赛者就这么被卡米尔给解决了。

受到自身元力技能的影响,卡米尔的体术其实很好,而且速度非常快。

他认得这六名参赛者的脸,他们是那天在悬崖边上准备偷袭你的人。

这几天你光明正大地出现在雷狮海盗团里,自然会被参赛者们注意到。作为团里唯一的女子,卡米尔早就猜到会有人想要绑架你,把你当成威胁雷狮的人质了。

雷狮结下的梁子可不少,固然有不少人是憎恨着他,总想着把他解决掉的。

只是你过于强大,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把你当成威胁雷狮的人质。 


消息这种东西总会从各种管道流出去,你受伤的事应该已经传进参赛者们的耳里了。

身受重伤的你可以强大到哪里去?那些心怀不轨的人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绝好的机会。

作为挤进前百的参赛者,你身上的积分当然不会少到哪里去。要是再利用你威胁雷狮,那么其他参赛者可以获得的利益就更大了。

所以此时会有其他参赛者想要袭击你,卡米尔并不感到意外。这也是为什么,雷狮让卡米尔守在门外的原因。 

参赛者们化作元力技能的种子,最后变成光芒消失。

卡米尔走回房间门口准备坐下时,你从里面打开了门。

还想从猫眼看外头到底发生什么怎么那么吵,你却只看到卡米尔的身影。

你开门,在看到周围的坑洞和血迹后,原本想问话的你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的吵闹,怎么看都是卡米尔在解决参赛者时发出的动静。 

“你还真大动作。”你侧身让卡米尔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是必要的行为。话说,你能下床行动了吗,”卡米尔转身问你。

“只要不是太大的动作就可以。再怎么说,我都休养两天了。”

你抱起矮柜上装着甜食的塑料袋子,回到床上开始吃起来。

你撕开红豆面包的包装,然后把巧克力条举到卡米尔面前,示意他拿过去吃。

卡米尔愣了愣,说:“这些是买给你的。”

“所以我要给谁是我的自由。”

“可是……”

——虽然我也很想吃,可是这是大哥特地选给你的啊。 

“拿去,你不也喜欢吃甜点吗?”你咬着红豆面包,有些口齿不清地说。

“……谢谢。”

卡米尔接过巧克力条,一点一点地吃了起来。 

你和卡米尔无语地开始清空袋子里的甜点。

“冷静下来了吗?”卡米尔问。

你颔首。

“……确认了自己的心情吗?”卡米尔再问。

你愣了愣,然后用着几乎无法察觉的幅度点头。 

你冷静了下来,也确定了自己对雷狮的心情。

你不讨厌雷狮。

你想待在雷狮身边。

你,喜欢雷狮。 

“这样啊。大哥现在去打怪了,你先等他回来吧。”

你点头,继续吃着手上的甜食。 

就在此时,房间的锁再一次被打开了。

一想到刚才差点就被其他参赛者袭击,你和卡米尔都立刻进入警备状态。

然而,在白色的头巾后,你俩彻底放松了神经。

是雷狮啊。

也对,算算时间,雷狮也确实该回来了。 

“嗯?你们两个刚才干嘛那么紧张啊?”跟在雷狮后头的佩利并没有放过你和卡米尔刚才的杀气。

“没什么,只是以为又有其他参赛者袭击过来而已。”卡米尔拉了拉帽檐。

“袭击?”雷狮眼神明显暗了下来。

“嗯,我刚才解决掉了。”卡米尔说道。

“我就奇怪外面的坑怎么来的,原来是卡米尔你的大动作啊。”帕罗斯笑了笑。

卡米尔没有说话。 

雷狮看着你,转身对其他人说:“我有话要和她说,你们先出去吧。”

帕罗斯在佩利发问之前就把他拖出房间了,坐在你身边的卡米尔则是最后离开,顺手带上门。

房间里霎时就只剩下你和雷狮。

你有些紧张地看着雷狮走向你,然后坐在单人沙发上。

你努力地维持自己的扑克脸,却没办法压抑住脸上的热度。 

“那个……”

“卡米尔和你说了吧,我对你的心情。”雷狮打断了你的话语。

“啊,嗯。”你知道你的脸颊有些红。

“那么,你对我又是什么看法?” 

你看见雷狮的神情很严肃。

他是真的希望得到你的好消息的。 

你再一次把自己缩成一团,双手抱膝,说:“喜欢你……”

细微得几乎没办法听见的声音并没有逃过雷狮的耳朵。

他有些被吓住了,他原本以为你会拒绝他的。

“可是,我害怕喜欢你。”

你抬起头,看向还在发愣的雷狮。 

“雷狮,回答我。”

“你会抛弃我,背叛我对你的信任吗?” 

你知道你的问题很蠢,但你必须说出口。

只因为你对未来感到不安。

虽然不知道未来的变故,但至少现在,给你一个安心剂也好。

让现在的你对你和雷狮的未来感到安心。 

你再一次看着雷狮笑出声。

“你,你笑什么啊!”你吼道。

“不是,只是你的问题太好笑了。”

雷狮停下笑声,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

“所以,你也是喜欢我的,对吧?”

“诶,是这样没错啦……”

“不会随便离开我?也不会留我一个人?”


你发现雷狮也在和你担心一样的事。

他也在担心你会不会离开他。 


脸颊更烫了。

“如果,你答应不会抛下我的话……我也不会离开你。”你单手捂住半张脸说道。

雷狮没有说话。他伸出手,开始揉乱你的头发。

“喂,你干什么!”你再次对雷狮大吼。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你看着雷狮露出了他一贯的笑容。

“海盗才不会放开自己的宝藏呢。” 


——是以前被父母抛弃时所产生的不安吧。

——不过太好了,你也喜欢我啊。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背叛你的。

——绝对不会把你抛下的。

——因为,你可是我最重要的宝藏啊。 

趁你不注意的时候,雷狮撩开你的刘海,向前,在你额上轻轻落下一吻。

“就算你不愿意,我也会待在你身边。所以,和我在一起,可以吧?”

“我的宝物。” 

雷狮看着你慢慢变成一颗熟透的番茄,就连耳根都染上了绯红色。

放在额头上的手掌并没有离开,雷狮只觉得你的脸热得发烫。

“你、你、你做这种事情,都不会感到害臊吗?”你结巴地说着话。 

你的扑克脸早就已经瓦解了。

此刻的你早已不再是冰冷的嘴脸,而是像个平凡少女一样,被喜欢的人告白时露出害羞的表情。

还是害羞到脸看起来可以滴出血的那种。 

“噗,穿着我买的情侣服的人在说什么瞎话啊。”雷狮笑了笑,轻轻拉扯你颈后的帽子。

雷狮这么一说,你才注意到,醒来不久后套上去的连帽衫还没换下来。

“什,不,这个,是,是我顺手穿上去的!你把我的衣服放到那么远,我要怎么去拿来穿啊?!”

这是实话,你真的是顺手就拿来穿的。

你推开雷狮,顾不得身上的伤口,转身就要跳下床把衣服换掉。

“嘛嘛,这么穿着不也挺好的嘛。反正你穿起来这么好看,不是吗?”

雷狮在你下床之前从你背后轻轻抱住你,不让你移动。

“还有动作这么大,小心伤口裂开啊。” 

“……别说了,好像真的裂开了……”你突然感到背后的疼痛感加重了。

“哪里?”雷狮的语气有些担忧。

“背后……”

偏偏是需要别人帮忙包扎的背后。

“……我帮你包扎吧。”雷狮放开你,有些无奈地说。

“……拜托了。” 

裂开的伤口在背后腰部的位置,你背对着雷狮换下连帽衫,然后稍微卷起自己的背心。

房间里有医药箱,雷狮熟练地帮你把绷带拆掉,替你重新敷药。

雷狮心疼地看着你那浑是伤疤的躯体,他知道那是你以前被虐待时留下的。

他注意到你的右侧腹上有个特别大片的伤疤,看起来像是直接用火烧的。

“你右侧腹的伤疤怎么来的?”雷狮一边包扎一边问。他并不觉得,这伤疤是严刑拷打弄出来的。

“……杰克以前在那边给我刻上他的名字,我后来用火把它烧掉了。”你如实问答。 

雷狮被你这个回答吓到了。

用火把身上的痕迹烧掉,那得是多痛的事?

“不痛吗?”包扎完毕,雷狮开始收拾医药箱。

“总好过他的名字留在我身上。”你放下背心,重新套上连帽衫。

“……以后别再做这种伤害自己的事了。”

你有些错愕地转头看向雷狮。

“我会心疼。”

你愣了愣,然后有些红着脸地点头。 

“话说,你就这么喜欢我送你的衣服哦?”雷狮问。

你看向自己身上的衣服。

雷狮买给你的白色长袖连帽衫。

你支支吾吾了半天,想不到到底应该怎么和雷狮解释才好。

顺手就拿来穿这个借口还能用吗?可你真的是顺手就拿来穿了啊!

看着红着脸说不出话的你,雷狮笑了笑,说:“算了,你以后就这么穿吧。” 

“才不要!”你大声反驳。

“和我一起穿情侣服不好嘛?”雷狮问。

“呃……”

“刚才可是你自己说喜欢我的哦?”

“呃,那个不算!我又还没确定你会不会抛弃我,所以不算!”

“我喜欢你。”雷狮突然就跟你来多一次告白。

“你,你突然说什么啊!”你的脸又更红了。

“你愿意接受我这份心意吗?”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雷狮收好医药箱,坐到床沿上,轻柔地捧住你的脸。

“我想再次听你亲口说出来。”

雷狮的脸近在咫尺,你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才好。

你抿嘴,然后说出你现在最让你感到害羞的话。

“我喜欢你……”你的声量非常小,但你确定雷狮可以听见。

“嗯?我听不见呢。”雷狮恶作剧地笑了笑。

他故意的!

“再说一次?”他说。

“喜欢你……”声量还是非常小。

“还是听不见啊。” 

你咬牙,用近乎吼的方式和雷狮说话。

“都说了我喜欢你啊你这笨蛋!!”

你自暴自弃了。

羞耻心什么随它去吧,在这人面前根本不管用。

反正到最后,只会让你越来越害羞罢了。 

雷狮显然是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回答的。

他噗嗤笑出声,轻轻把你抱进怀里。

“你自己说的,可不许反悔哦。”他说。

“……你才是,不准抛下我一个人啊。”

你放弃抵抗地把脸埋进雷狮怀里,掩饰自己红得不行的双颊。

“才不会呢。” 

——我怎么可能放你离开。

——还有,我绝对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的。

——所以,以后你待在我身后就好。

——让我来保护你。

——我的宝物。 

伤势完全痊愈后的一个礼拜,距离预赛结束只剩下三个星期了。

傍晚时刻,你和海盗们早就已经赚足今天的积分了。

你和雷狮海盗团坐在自由森林里的空地生火休息。

雷狮他们习惯待在野外露宿了,你倒也不介意配合他们。

反正有雷狮在。 

“大姐头,今天也吃蛋包饭吗?”佩利坐在倒下的树干上,吃着跟裁判球点来的炸鸡问。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大姐头。”还在和裁判球点餐的你直接瞪向佩利。

“大嫂。”卡米尔突然对你说出这个称呼。

你眼角抽搐,差点没有对卡米尔打出风刃。这小子什么时候学到帕罗斯了?还是说,其实帕罗斯才是被他带坏的那个?因为帕罗斯也是这么叫你的啊! 

“佩利卡米尔你们尽管这么叫,我喜欢。”雷狮拿着烤串笑了起来。

“雷狮你闭嘴。”你怒气冲冲地在菜单上按下自己要吃的食物。

“好好,我闭嘴。不过,你脸上的表情丰富很多了,不再摆那张扑克脸了吗?”雷狮问。

“啧,这里又不是黑道,我已经没那个必要再压抑自己的感情了。” 

自从你加入雷狮海盗团之后,你就彻底卸下你那张扑克脸了。

当初那张扑克脸,以及冷漠的性格全都是你装出来的。目的,是为了骗黑道自己已经成为他们理想的人形兵器,进而夺取他们的信任,然后从那里逃脱。

现在你已经不是黑道麾下的人了,自然没必要再装出冷淡的样子。

你没必要再压抑自己的感情,脸上的表情当然也跟着丰富了起来。

你虽然善于控制情绪,但你更喜欢把情绪表露出来。

你中意现在这样的自己。

非常中意。 

“怎么,还是雷狮你喜欢我冷淡的样子?”你问。

“得了吧,我宁愿你暴躁一点,都不要你是一副冰山的样子。”雷狮咬着烤串说道。

“你刚说谁暴躁?”你再问。

不过你在海盗团里,大多时候都感到暴躁就是了。

暴躁的原因还能是谁,当然是雷狮啊。

他可是三五不时就可以把你气个半死的男人。 

“没,我啥都没说。”雷狮赶紧闭嘴,他可不想吃你一记熊掌。

明明人就这么瘦小,力气却比不自己差到哪里去,雷狮都怀疑你的力气到底怎么练出来的了。

你哼了一声,不愉快地和裁判球付了积分,吃起手上的蛋包饭。 

“又是你们这些恶党。”

天色彻底变暗时,你们也早已吃完了各自晚餐。

各自靠着树干休息的时候,你们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循声望去,你们看见对面的树间走出了一个手持双剑的男人。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你认得这个人。

大赛排名第五,双剑的安迷修。 

“啧,安迷修,怎么又是你啊?”你看着雷狮举起靠着树干的雷神之锤,卡米尔等人也站起身,像是准备和安迷修开战。

“我倒是想问问你,想对那位小姐做什么?”安迷修举起凝晶,指着你身旁的雷狮。

众人被安迷修这句话问得有些发愣,就连你也是。

想对你做什么?这什么意思?

“安迷修你在说什么?什么叫我想对她做什么?”雷狮也不清楚安迷修在说什么。

“你们难道不是在威迫她吗?她没可能是你们的伙伴吧?” 

你突然想起你听到的对安迷修的传闻。

锄强扶弱、匡扶正义,是个自称“最后的骑士”的人。

再想想外人眼中的海盗团,你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眼前的这个安迷修,估计是把你当成被海盗团威胁的参赛者了。 

“这位小姐,请你稍等,在下很快就会把你从恶党手中救出来的……什么?!”

原本要冲上前,把你从雷狮海盗团救出来的安迷修往旁边跳去,差点吃了一记风刃。

只知道自己受到攻击的安迷修,下一秒看着夹带雷电的风刃往自己砍了过来。

他有些慌张地打破了迎面而来的攻击。

下一波攻击并没有打过来,安迷修总算有机会看清目前的局面了。

你站在雷狮身边,气势汹涌地盯着他看。 

“你有种就在我面前说他们是恶党试试,信不信我把你砍成纸片?”你恶狠狠地说道。

安迷修显然是被你吓到了。

刚才的风刃,很明显就是你对安迷修打出来的攻击。

“难不成,小姐你是他们的伙伴?可是,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他们可是无恶不作的恶党啊!为什么要和他们成为伙伴?”

安迷修不解,为什么你会雷狮等人成为伙伴,他们可是恶党啊!

“你要和雷狮他们作对的话,我倒也不介意成为你的敌人。”你怒视安迷修。

“什么?”安迷修有些错愕。

你说出了惊人的话语。 

“海盗团团长夫人,有义务对抗海盗团的敌人。”

“给你三秒,马上从我的视线里离开,如果不想变成纸片的话。” 

安迷修着实被你吓到了,他直接当场愣在原地。

“滚不滚?”你再问。

“……没办法把你从恶党手里救回来了呢。”

安迷修坚定了自己原本不敢置信的眼神。

“这位小姐,虽然不忍心,但下一次我也会把你一起讨伐掉的。”

“怕你不成?”你说。

“……告辞了。”

安迷修离开了你和雷狮等人的视线。 

手持双剑的男人彻底离开后,雷狮放低身子在你耳边说话。

“嘿……你刚才说,自己是什么来着?”

你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在雷狮面前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我,我不说第二次!”你别过头,不去看雷狮的脸。

“哟,还脸红了啊?”他戳了戳你红透的脸颊。

“唔,都陪你穿一样的衣服了,你还要我说吗?”

“当然要啊。来,再说多一次,你说自己是谁?”雷狮贼笑。

你知道自己是拗不过雷狮的。

“海盗团,团长夫人……”

你开口,硬生生地重复了刚才的话。 

“真是……你怎么那么可爱啊?”听完之后,雷狮直接紧紧地把你抱住。

“你走开!!!”你红着脸大吼,在雷狮怀里挣扎。

这混蛋,知道你把一辈子的羞耻心都用在刚才那句话上了吗!

他还要不要脸啊!

混帐雷狮!

“不走。”

“是你自己说的,你是海盗团团长夫人。”

“你觉得,我有可能放过自己的爱人吗?” 


“……给我闭嘴啦……”你放弃挣扎地回抱住雷狮。

算了,混蛋就混蛋吧。

反正你注定这辈子都栽在这个混蛋手里了。 

“雷狮。”

“嗯?”

“我爱你。”

“我也是。” 

——我也爱你,我的海盗夫人。


『海盗头子,发现了自己的海盗夫人。』



完。





我原本是想在生日结束之前发布这篇结尾当成自己给自己的生日礼物的(可是我姐表示我在自虐),结果lof还是吃掉了我的分段导致我来不及orz虽然有更大一部分原因是我在偷懒就是了((被打

格瑞的生日贺文可能要拖到16号了吧,至少让我在大本命生日那天写掉他的生日贺文

对我的凹凸大本命是丹尼尔大人,可我却来写雷狮的乙女同人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搞错了,大概是希望自己有个像雷狮一样的男友,有些霸道又很宠溺自己什么的(大误)

好啦以上都是废话,总之,这篇同人算是写完了,非常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文笔那么不成熟还有人喜欢真的是太开心了。:.゚ヽ(*´∀`)ノ゚.:。

也谢谢在上一篇祝我生日快乐的小伙伴

我在这边统一回复了:非常谢谢你们!作为一个边缘人能收到祝福真是太好了!(*´▽`*)

还有就是瑞哥我对不起你,明明和我同一天生日我却没办法写你的生日贺文真的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

希望来年赶得及吧……

以上,我们丹尼尔大人的生日贺文再见d(`・∀・)b














好啦我在这里说前方高能,请把刀片收起来(抖)





















雷狮忽地从噩梦中惊醒。

他梦到了一个很可怕的梦。

梦里,你和海盗团在准决赛分散,被存活到准决赛的强者们追杀围殴。

得知这个消息的雷狮赶紧去到你的所在地,却还是迟了。

他看着你的头颅和身体分离,飞到了半空中。

就像你斩首别人一样,你也被别人用一样的手法杀害了。

雷狮狂暴地解决掉了围殴你的参赛者。

但就算处理掉杀害你的参赛者又能怎么样,你一样回不来了。

毕竟,你已经死了啊。 

得知这是一场梦的雷狮送了口气,然后呼唤一向睡在他身边的你。

可他没有得到任何反应。

他看过去。在他身边的,只有卡米尔昨天拿给他的,准决赛结果报告书。

泪水滑过了海盗的脸颊。

什么啊。

原本不是梦啊。 

『海盗头子,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宝藏。』






想不到吧哇哈哈哈哈

其实写刀子才是我的本职你们信吗(`・ω・´)

然后发现有错字用手机编辑,结果分段被吃掉,再用手机分段结果出bug编辑失败重分多一次,早上起来再次重新分段+写高能预告,天知道我到底编辑了多少次……

评论(19)
热度(122)

© sakiya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