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考年,更新随缘
喜欢写刀子,也产产糖
也喜欢写原创
09或者sakiya,请这么称呼我

qq号:1776123359

【凹凸乙女向】留堂老师

丹尼尔大人,生日快乐!

总算赶上了,lof君这次没有吃到我的分段了!


注意事项

-丹尼尔X你

-ooc注意

-现代paro

-可能错字注意

-幼儿园文笔

-标题和内容应该没多大关系

-有掺夹一些无关紧要,和一些关紧要的私设

以上。

 

 

 

 

 

“好了,今天就上课到这边。外面已经开始下雪,天也快黑了,大家回去的时候小心一些。那么,下课。”

丹尼尔开始整理讲台上的资料,却发现底下的学生们并没有一个人离开。

“大家,怎么了吗?”丹尼尔停下手上的动作,不理解学生们在干什么。

平时不都是一溜烟地就跑了吗?

 

啪。

丹尼尔顺着声音看过去,坐在他正前方的学生手里举着一个已经拉响的彩炮,还有些五颜六色的碎片落在他的桌子,以及前方的地板上。

下一秒,色彩缤纷的纸片在教室里的空间飞舞。

整间教室瞬间就被拉响彩炮的声音,还有响亮的祝福声充满。

“丹尼尔老师,生日快乐!!!”

 

丹尼尔扫掉落在头上的纸片,有些发愣地问:“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生日的?”

他没跟学生们说过吧?

“隔壁教英文的小黑洞老师告诉我们的!”

“丹尼尔老师的生日是明天没错,可是明天星期五,没有老师的课!所以,提前帮你庆祝了!”

“老师,生日快乐!”

祝福声此起彼落,学生们也争先恐后地把礼物堆到讲台上,原本还一脸疑惑的丹尼尔也换上了温柔的笑容。

原来这些学生是要帮他庆生才留下来的啊。

“谢谢大家,老师非常高兴。”

 

不只是女生,就连男生都被丹尼尔俊俏的笑颜煞到了。

“丹尼尔老师你这么帅真的好吗?!”

“老师征女友吗?!”

“老师,考不考虑当我姐夫!”

“说什么呢我们都那么喜欢老师,老师当然是大家的!”

“老丹你这个样子三十岁我真的不信啊!有你这么帅气的大叔吗?!”

 

原本还有些尴尬的丹尼尔被刚才那句话吸引了注意。

“稍等一下,这位同学,你是怎么知道老师的年龄的?”丹尼尔看向爆出他年龄的那位男生。

“黑洞跟我们说你的生日日期时说的。”他如实回答。

丹尼尔决定之后的一个礼拜都不帮小黑洞带便当了。

“他还要我们在你生日蛋糕上写个30。啊,蛋糕的钱老丹你就不用还了。”

说完,那位男生走到座位,把放在袋子里的盒子拿出来,再走回讲台边。

丹尼尔在开始上课之前有问过放在桌上的袋子是什么,他们说那个袋子里面装的等下要送人的礼物。

今天又不是自己的生日,再加上自己又没和学生们说过自己出生的日期,所以丹尼尔并没有想到那是要送给自己的礼物。

他真的有些感到意外。

——不过,还真是一班有心的学生。

 

蛋糕的盒子在丹尼尔面前被打开了。

星星形状的蛋糕上,切成块状的哈密瓜被排成了一个30的字样。

“丹尼尔老师,30岁生日快乐!”学生们齐声说道。

 

原本还很高兴的丹尼尔差点没有吐血。

就算过了明天,他也才29好吗?为什么会四舍五入直接让他变成30岁了啊?!

丹尼尔决定了,他要把小黑洞藏在办公室抽屉里的零食全数没收。

然后不还给他。

 

“真是的,我还没到30岁呢。”丹尼尔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诶,那老师你到底几岁啊?”

“23,还是24?”

“还是老师其实你只有18岁?!你这么年轻,再这么老都不可能是20后半的!”

教室里再次喧闹起来,丹尼尔被学生们搞得有些晕头转向,导致他只能含糊地带过学生们的问题。

 

然后,他不动声色地望向教室的角落。

喧哗沸腾的班级里,只有一个人没有围在讲台上替丹尼尔庆生。

你坐在教室的最角落,疾笔写着丹尼尔刚才分发下去的高数习题。

像是注意到丹尼尔的视线,你抬头看了眼讲台上的他,接着又低下头开始计算。

丹尼尔不禁叹气。

——还是,老样子啊。

 

丹尼尔扫掉还落在身上的彩色纸片,说:“好了大家,待会儿要打扫完才能回去哦。”

“诶————”学生们发出不满的声音。

“因为是你们拉的彩炮啊。”丹尼尔笑眯眯地说。

“哦…………”

“不过,谢谢你们的祝福哦,老师我真的很高兴。”

丹尼尔再次露出笑容。

 

“嘛,既然老师都这么说了,稍微打扫也可以。”

“果然,还是最喜欢丹尼尔老师了呢!”

“老师,你喜欢我们这班学生吗?”

丹尼尔被学生们的这句话问得有些发愣。

他笑了笑,说:“喜欢哦。”

 

“嗯,有动力打扫了!”

“你也太现实了吧……”

“实话啊!难得丹尼尔老师这么高兴,帮忙打扫也没关系!”

“嘿嘿。”

 

学生们欢闹着打扫散落满地的纸片,丹尼尔则是重新整理讲义和礼物,顺便把蛋糕的盒子关上。

说要打扫,最多也只是扫掉地板上的纸片而已。天色逐渐变黑,补习班的学生们打扫好教室后便各自离开了。只是今天,他们都很有默契地在和丹尼尔说的“再见”后面,补多一句“生日快乐”。

“老师拜拜,生日快乐!”

“再见。”丹尼尔挥手送走最后一位学生。

 

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沙沙的书写声。

丹尼尔转身擦掉白板上的数字时,疾笔的声音也停了下来。代替它的,是文具之间碰撞发出的清脆声,以及拖动椅子的声音。

你收拾好东西,背着斜挎包走到讲台前止步,看向眼前的补习老师。

白发男子正好把白板清理干净。

还没对你说出惯例的句子,你就从背包拿出环保袋,递给丹尼尔。

“那么多礼物,很难拿吧?”你平淡地说。

丹尼尔愣了愣,说:“谢谢。那么,可以帮我拿蛋糕吗?”

你再次点头,放下环保袋,把手里的东西换成了蛋糕。

你看着丹尼尔把礼物整齐又快速地放进袋子里。

过不了多久,包装得精美的礼物就全数被丹尼尔塞进袋子里了。

你替丹尼尔关掉暖气和电灯,教室里瞬间变得黑暗又有些寒冷。

你站在门外边,丹尼尔拿着公事包和环保袋,抽出钥匙锁上了教室的门。

“回家吧。”

他说出了每次补习结束后的惯例句子。

你点头,拿着蛋糕走在丹尼尔身边,离开了补习班的建筑物。

 

还没下雪,但天气已经寒冷得让路人们都加快行走的速度,尽快地进到温暖的室内。

你和丹尼尔同样如此,但为了配合你,丹尼尔特意放慢了脚步。

注意到这点的你抬头看向身高两米左右的丹尼尔,说:“可以不用这么顾虑我的。天很冷,我想早点回去。”

丹尼尔笑了笑,道:“是呢,早点回家吧。”

你拉紧颈项上的围巾,和丹尼尔加快脚步朝自家的方向移动。

 

十分钟后,你和丹尼尔总算是回到家了。

回到你的家。

其实你和丹尼尔并不住在同一间屋子,他是你隔壁的邻居。

从你出生起就住在隔壁的邻居。

 

你打开锁,侧身让丹尼尔进到室内后才锁上门。

家里一片寂静,只有客厅的灯亮着等你回来。

你已经习惯这样的寂静了。

“伯父伯母一样很忙呢。都已经是晚餐时间了,他们还是没有回来。”丹尼尔说道。

“……每天都这样,习惯了。”你冷漠地说,和丹尼尔一起踏进客厅。

 

双亲忙于工作,你又是独生女,照顾你的责任就不知不觉地被拜托给了别人。

家境并不是特别富裕,所以父母一直在工作忙着赚钱,就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

但是他们也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家中置之不理。所以,他们拜托了住在隔壁的丹尼尔。

 

丹尼尔和你一样,他也是独生子,父母一样忙于工作。但有些地方,丹尼尔又和你不一样。

比如,你刚出生的时候,丹尼尔就已经13岁了。

比如,他那头与你彻底相反的白发。

再比如,他比你成熟太多太多。

 

父母给了你生命,但你却是丹尼尔一手带大的。

虽然小的时候父母还会时常抽空来照顾你,但你开始可以自理生活的时候,他们几乎就是把你完全交给丹尼尔了。早上在你醒来之前就出门,一直到深夜两三点才会回来。

虽然丹尼尔完全值得信任,但也不是这样好吗?

不过你也挺喜欢待在丹尼尔身边的,所以你也不对父母的做法说什么。

 

开好暖气给丹尼尔倒了杯水,你去楼上放好斜挎包,换上保暖的居家服便抱着习题和文具回到底楼。

丹尼尔走到厨房拿了盘子和餐具回到客厅,看起来是准备吃蛋糕的样子。

你没说什么,反正一个礼拜内他有六天是在你家中度过的。

 

你拿着习题和文具坐到沙发上。丹尼尔坐到你旁边,拆开放在茶几上的蛋糕盒子。

他切下其中一个星星蛋糕的角,放到盘上就拿给准备开始做习题的你。

你眨眨眼,说:“这是你的生日蛋糕,不应该是你先吃吗?”

“但这是你做的,对吧?”丹尼尔的神情非常温柔。

 

你突然想起厨房的残局你还没有收拾,厨房内有其中一个水槽真的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

水槽里面放的全是做蛋糕的时候用的锅子和碗,因为你没有那个时间去洗。

你是昨晚半夜才把这个蛋糕赶出来的,自然没有时间去清洗锅子和碗碟。为此,你还差点被你母亲骂得狗血淋头。

——还想,给丹尼尔一个惊喜的……

 

你放下手上那几张习题,接过盘子叉起一小块蛋糕。

要帮丹尼尔庆祝生日的是那班高数补习班的同学,但是蛋糕是你自愿去做的。

你想给丹尼尔亲自做一个生日蛋糕。你和他们串通好,让他们不要把蛋糕是你做的这件事说出来。

你想给丹尼尔一个惊喜。

至于那个30的字样,真的是小黑洞的馊主意,是他在知道你们那班学生的计划后要你们做的。

恶作剧的心生起来,你倒也答应了小黑洞的要求。

你当然没有认为丹尼尔已经30岁了,你只是单纯想要作弄他而已。

虽然没有表现在脸上,但你知道丹尼尔肯定非常无奈。

毕竟自己明明才29岁,却被别人庆祝30岁的生日。

 

你咬下一口哈密瓜蛋糕。

很甜,但你不喜欢。

虽然你相信自己的厨艺,做出来的食物是绝对好吃,但你并不喜欢手上这份蛋糕。

因为这份蛋糕本来就是做给丹尼尔的。

丹尼尔和你不一样,他喜欢甜到一些的东西,比如你不怎么喜欢的哈密瓜。

所以,你特地买了哈密瓜当作蛋糕的主要材料,还特地去把蛋糕的糖分调高了一些。

因为你做的甜点一向来都是偏苦味的。黑森林蛋糕、咖啡慕斯、黑巧克力蛋挞,只要是带有苦味的甜品,基本上就会列入你的菜单当中。

甜的东西吃多了就会腻,所以你喜欢带苦味的甜食。

也因为这样,你做的甜点一向来都不怎么受丹尼尔青睐。

 

看到你皱起眉头,丹尼尔笑了笑,从公事包里拿出黑巧克力。

“蛋糕很甜吗?”丹尼尔问。

“我本来就没有要吃这份蛋糕的打算,所以我做得甜了一些。”

你放下盘子,接过黑巧克力就吃了起来。

你的心情好转了不少。

果然,比起甜腻的食物,你还是更喜欢苦味的甜食。

 

丹尼尔拿过你刚才吃了一口的蛋糕,勺起一小块就把它放进嘴里。

“好吃,这样的甜度我喜欢。”他吞下嘴里的甜食。

“我接受不到,对我来说太甜了。”你咀嚼着巧克力,口齿不清地回答。

丹尼尔苦笑,说:“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星星的?我没和你说过吧?”

他看见你的肩膀稍微动了动,像是被吓到一样。

“……秋老师跟我说的。”你转过头,不去看丹尼尔的脸。

秋是同一个补习中心,教语文科的老师,也是和丹尼尔很要好的同事。

 

“这样啊。不过不管怎么样,谢谢你的蛋糕。”

丹尼尔伸出手,轻轻抚摸你的黑发。

你点头,继续啃手里有些硬的黑巧克力。

——丹尼尔,还是想不起来啊。

——明明,小黑洞、秋还有金都记得的。

 

丹尼尔喜欢星星这件事,并不是秋告诉你的。

是你自己知道的。

作为上一世在那个世界的神使。

 

那时候想要对抗创世神的,也就只有你了吧。

肆意妄为的神明,是没有可能管理好整个世界,你是这么想的。

事实证明你的想法是对的。不然,为什么又会有那么多人参加,根本目的只是为了娱乐神明的凹凸大赛?

输了就是死,就算赢了也不能回去。

是场没有回头路的比赛。

 

你想替换掉那个创世神,换一个贤明的神上位。

但你找不到机会。

你知道你是异类,是神使当中的异类。

因为你在同情那个世界的人们。

但是,异类就错了吗?

不一定。

 

就在这时,秋出现了。

她赢了凹凸大赛,成为了第七位神使。

你决定把机会博在秋的身上。

 

你和秋,还有丹尼尔达成了同一战线。

那届凹凸大赛最后赢家是金,是秋的弟弟。既然是秋的弟弟,那就不用怀疑他会是敌人了。

三位神使和一位天使长,胜算并不大。

所以你们决定放手一搏。

 

也许其他人类不知道吧,但你们都只是创世神的玩偶。

所以,你们决定干一件很荒谬的事。

直接让整个世界消失就可以了。

死就死吧,灵魂总会去到别的世界存活的。

总好过成为创世神的玩具。

 

你们选择弑神。

你们暗算创世神,毁掉了创世神的神格。

你们杀掉了创世神。

创世神就像那个世界的心脏,没了心脏,世界就会毁灭。

而那个世界的灵魂,全数被解放了。

也包括你们。

 

灵魂回归到初始之地,等待轮回的到来。

你们等到了。

你们在这个世界轮回转世,然后再次相遇,相识,并且相知。

这一次,你们不再是神使,也不是大天使裁判长。

你们只是平凡的人类。

但这也意味着你们终于可以过上平稳的生活。

 

你和秋,还有金都抱有上一世的记忆,就连小黑洞也是。

虽然不知道那个世界的其他人有没有轮回转世到这里,有没有记得前世,但至少你们都记得上一世的事情。

这份记忆是在你懂事之后你才察觉到的。在这以前,你都以为那只是连贯着的梦而已。

但其实不是,那确实是你的记忆。

你们会记得前一世,大概是因为你们是神使的缘故。至于小黑洞,是因为他是类似神明的存在,所以才会和你们一样,记得自己的前世。

所以你在想,丹尼尔应该也记得前世的事情。

 

但他没有。

丹尼尔根本不记得上一世的事。他没有认出你是神使,也没有记得小黑洞他们。

你感到失望。

为什么就只有丹尼尔记不得?

为什么只有你们记得他?

 

为什么,只有你记得你的天使长?

 

在测试到丹尼尔没有前世的记忆后,你选择了沉默。

你不再提起他认为是你创作的故事的记忆,你选择当丹尼尔的义妹,选择当高数老师丹尼尔的学生。

选择了当一个没有前世记忆的人。

但你还是希望,哪一天丹尼尔可以想起前世的事情。

想起他是大天使裁判长。

想起你们曾经一起并肩作战过。

 

想起你是他的神使。

 

啃完黑巧克力,你拿起一旁的习题就准备开始书写。

就在这时,还在吃蛋糕的丹尼尔伸出手,拿掉了你手中的笔。

“还我。”你说。

“我做错了什么吗?”丹尼尔答非所问。

 

丹尼尔知道你的小习惯。

换作是平常,每次你们俩待在同一个空间时,总会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

然而只要丹尼尔做错事情,让你对他感到生气或者不满,你就会彻底无视他,跑去做别的事。

而你最常做的事,就是在他面前做习题。

从刚才离开补习中心、去到大街、回到家,你几乎没有找丹尼尔说话,现在又在他面前写习题,不管怎么看你都是生气了。

 

说实话,丹尼尔并不讨厌你这个习惯。

毕竟这是一贯冷淡的你难得的小任性。

他觉得有些可爱。

 

你的手僵在空中,然后缓缓放下。

你低下头,根本不敢去看丹尼尔的脸。

毕竟你生气的理由太丢人了。

 

你会生气,是因为你吃醋了。

在刚才的高数补习班里吃醋了。在丹尼尔说他也喜欢学生们的时候,你的醋坛子打翻了。

丹尼尔很受学生欢迎,这你当然知道。毕竟,他是那么用心,又如此帅气的老师。

但你就是不喜欢。

不喜欢他对别人说出“喜欢”这个词,就算只是客套话也不喜欢。

你知道很幼稚,但你就是感到不开心。

因为你讨厌丹尼尔对你以外别人说“喜欢”。

因为那是只属于你的字眼。

 

笔被拿掉,你没办法做手上的习题。

把习题纸扔在茶几上,你抱住沙发上的枕头,转过身背靠在丹尼尔身上。

“等我气消再和你说话,所以给我闭嘴,吃完你的蛋糕。”你把脸埋进枕头里,背对着丹尼尔。

丹尼尔宠溺地笑了笑,听你的话开始清掉你做给他的蛋糕。

虽然说你在生气,但你从来就没有对丹尼尔真的发飙过。

他看得出你在生闷气。

以及在对他撒娇。

不得不说,他还挺享受你对他的撒娇的。

毕竟你是那么冷淡的人啊。

就像以前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客厅里只有叉子偶尔敲到盘子所发出的声响。

外头的寒冷和室内的暖气形成绝佳的睡眠环境,抱住枕头,靠在丹尼尔身上生闷气的你几乎快要睡着了。

就在这时,你听到了盒子被打开的声音。

你以为是丹尼尔在拆学生送给他的礼物时,你又听见了打火机的声音。

丹尼尔并没有抽烟,他点火干什么?

 

你睁开闭起的双眼,转身看向身后的丹尼尔。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份小小的巧克力蛋糕,上面插着被丹尼尔点燃的蜡烛。

你爬起身,愣愣地看着丹尼尔。

注意到你起来,丹尼尔把巧克力蛋糕举到你面前,对你说出了祝福的话语。

“生日快乐。”他说。

“……今天不是我的生日。”你的生日早就过了。

 

“但上一世是。”

你被丹尼尔这句话吓住了。

丹尼尔,记得上一世的事情?他不是已经忘记了吗?

看着发愣的你,丹尼尔笑了笑,说:“抱歉,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告诉你。但我一直都记得你,也记得金他们。”

你愣在原地。

丹尼尔,还记得你?

甚至还记得金他们?

这开玩笑的吧?

 

“你是在16岁的时候成为神使的吧?所以,我觉得在这一年告诉你比较有意义。”

“因为我们是在你16岁的时候相遇的。”

“所以,生日快乐,神使大人。”

 

你半张着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然后,你选择和丹尼尔道歉。

“那个,我刚才对你生气对不起。”

你把脸埋进枕头里,用着蚊子般微弱的声音说话。

“……我吃醋了。”你说。

“诶?”丹尼尔有些错愕。

你为什么会吃醋啊?

他在下一秒得到了解答。

“因为,你在补习班的时候,和其他人说喜欢……”

 

听完之后,丹尼尔放下巧克力蛋糕,抱住你就横躺到沙发上。

抱着枕头的你直接被迫躺进丹尼尔怀里,趴在他身上。

“丹,丹尼尔?!”你的脸有些发烫。

这样亲昵的举动,在你小学毕业之后丹尼尔就没再做过了。

一方面是他顾及到你已经成为了少女,另一方面是因为你也不喜欢他这样。

 

因为丹尼尔已经不再是你的恋人了。

他是你的老师,是你的义哥。

你有你自己的底线。

你不想跨过那条线。

你害怕一旦跨越了,你们就连师徒的关系都不能维持了。

 

“就这么害怕我喜欢上别人吗?”

你抬头,看见丹尼尔朝你露出无奈的笑容。

他伸出手,捏住你软乎乎的脸颊。

“真是的,你这么可爱,我才担心你跟别人跑了呢。”

 

你想起身,却发现自己被丹尼尔抱得死死的。

“放开……”你红着脸,再一次低下头,不去看丹尼尔的金瞳。

“不放。”

你选择放弃挣扎。

 

丹尼尔抱住你,望了眼墙上的时钟。

11点58分。

他自己都有些吓到了。

自己居然吃了这么久的蛋糕吗?

——不过,还来得及。

 

丹尼尔空出一只手捧起你的脸。

他不外乎地看着红透脸的你。

啊啊,和你上一世的反应一模一样。

 

上一世的你也是这样。

在外人面前是冷酷的神使,但唯独在他面前,你是平凡的少女。

现在这一世也是如此。

在别人面前你非常冷淡,但只有在他身边时,你才会露出害羞的表情。

就像现在这样。

 

他当然记得上一世的事。

他是凹凸世界的天使长,也是凹凸大赛的裁判长。

同样,也是你不为人知的恋人。

 

所以,当他得知你就在他身旁时,他高兴得不得了。

他当然想和你相认,但他不行。

你是他的学生,是他的义妹。

但他还不想这么快跨过那条线。

因为你还没有成年。

丹尼尔选择尊重这个世界的条规。

要是这么早就跨越那条线,对你们双方都没有好处。

 

丹尼尔原本想等到你成年才和你相认的,但他想到了一件事。

他想起你是在16岁的时候成为神使的。

他决定在今天庆祝你上一世的生日。

他想在和你相遇的那一年,再次和你相识。

 

“生日快乐,我的神使大人。”

丹尼尔宠溺地笑了笑。

听完,你直接用力地用脑袋砸进丹尼尔怀里,顺势甩开他放在你脸上的大掌。

“痛,很痛诶……”他被你敲得有点痛。

“……老流氓。”

虽然你知道他更加流氓的一面。

 

放在桌上的手机发出铃声,你习惯在午夜十二点来临时调好闹钟,好提醒自己这只夜猫子早点睡觉。

不过今天,这个闹钟不是提醒你早些睡的。

它提醒了你眼前这个人的生日到来了。

“丹尼尔。”你叫了抱住你的人的名字。

“嗯?”他宠溺地笑了笑。

你抬起头,红着脸说出了许久没说出的话语。

 

——生日快乐,我的天使长。

 





Q:这几天码文的时候会听歌吗?

A:会。

Q:什么歌?

A:蛇足和luz的留堂老师。

Q:还有呢?

A:没了。

Q:…………


啊我这几天码文真的是在无限循环蛇足和luz的那首留堂老师啊

从早上起来码文就一路听到晚上睡觉,真的

然后就很想把那首歌写成文章,我一开始原本要写成格瑞生贺的,然而……嗯,你们知道的

原版pv里面的学生大概是被老师带大的,所以这篇同人我把丹尼尔设定成差不多的人物了

然后有一句歌词是“跨越千年也不曾改变,相遇与离别的循环往复”,所以才写了转生梗,结果被我写成了不知道是什么狗血剧……

……所以我到底在说什么啊


依然不要脸地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小红心和小蓝手也俏咪咪地求一求

以上,我先撤了((跑


评论(9)
热度(146)

© sakiya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