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考年,更新随缘
喜欢写刀子,也产产糖
也喜欢写原创
09或者sakiya,请这么称呼我

qq号:1776123359

【凹凸乙女向】彼岸花

注意事项

-帕罗斯X你

-ooc预警

-原作背景设定,有掺夹一些无关紧要,和一些关紧要的私设

-幼儿园文笔

-可能错字注意

-第三人称视角

-标题和内容没多大关系

-刀子注意

以上。

 

 

 

 

 

她是个幻术师。

同时,也是个说谎家。

她利用虚假的幻觉蒙蔽他人的双眼,说出漂亮的谎言欺骗人们的心灵。

是个名副其实的骗子。

所以,她和帕罗斯一拍即合。

 

当两个虚伪的骗子合在一起时,会发生什么事?

不知道。

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

 

帕罗斯不讨厌她。

因为他们都是擅长说谎的骗子。

他们享受欺骗他人的过程,欣赏别人知道自己被骗时那张错愕的嘴脸。

 

但他们更热爱欺骗同为骗子的对方。

他们都在想,对方什么时候才会上自己的当。

当一个高超的骗子发现他被自己彻底耍弄时,那张愤怒的脸庞,对他们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赞赏。

所以,他们之间的对话,有一半以上都是谎言。

什么时候他才会上当呢?

什么时候才能骗到她呢?

什么时候才可以看到,他/她那张惊慌失措的表情呢?

他们都想知道。

 

所以,帕罗斯要求雷狮让她留在海盗团里。

雷狮答应了,条件是帕罗斯必须顾好她。

帕罗斯笑眯眯地答应了。

虽然是把谎言当成氧气的骗子,但只有答应这个条件的时候,帕罗斯没有说谎。

因为他想把她留在身边。

以实现他们之间心照不宣,不断说谎直到让对方上当的骗子约定。

 

雷狮海盗团就此多了一位幻术师。

也多了一位谎言家。

参赛者们看见那位幻术师是海盗团里唯一的女子时,自然把偷袭的目标从卡米尔改成她。

然而,他们做了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她并不是弱者。

雷狮同意她待在海盗团里,证明她有一定的能耐。

以及可怕的实力。

 

她的幻术,并不仅仅是让人们看到虚伪的假象罢了。

她能把假象实体化,让形态诡异的怪物忠诚于自己,威胁于敌人。

她更能破坏掉一个人的精神,让人就此崩溃,无法再起。

 

人们对她的认知产生了变化。

脸颊上小丑一样的菱形和只有半张脸的小丑面具,是她的特征。

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则是她的标志。

她是个会幻术的说谎家,是和骗子先生一起把谎言当成氧气的骗子小姐。

也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小丑。

 

直到有一天,小丑倒地了。

距离预赛结束前的两个星期,她被一群参赛者同时袭击了。

这明显是有计划的动作,但她还是敌不过人数众多的参赛者。

帕罗斯在得知这件事后,连招呼都不跟雷狮打一声,就迅速前往她的所在地。

然而赶到时,她早已昏了过去。

 

那时候的帕罗斯,并没有笑着。

他根本就笑不出来。

 

因为小丑只剩下微不可察的呼吸。

骗子先生安静地生气了。

但不是因为察觉自己被骗而生气的。

他难得地说出了真心话。

 

“有那个胆子去伤害她,就应该做好了被我解决的觉悟吧?”

 

估计是第一次,帕罗斯一次性唤出如此众多的暗影分身。

一瞬间,影子们把那片区域染成了乌黑色。

“干掉他们。”他冷冷地下令。

而那片乌黑色,逐渐地染上了腥红。

 

袭击她的参赛者们被悉数回收,帕罗斯也做好了对她的紧急治疗。

鲜红色的玫瑰渐渐地出现在帕罗斯和她的周围,帕罗斯知道这是她的幻术。

小丑艰难地睁开了双眼。

“请相信我,只有这次……不是谎言。”她说。

 

她喜欢花,这是真的。

她常常和帕罗斯聊起花的话题,所以帕罗斯知道玫瑰的花语。

 

那时,她没有摆出一贯虚伪的笑容。

帕罗斯轻轻握起她的右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我也是。”

帕罗斯想不通,为什么她要在这个时候对他表达这样的意思。

但他想现在就回复她的心意。

 

骗子当久了,就能一眼分辨出眼前的人是否在说谎。

只戴着半张面具的小丑,并没在对骗子先生说谎。

骗子先生这次终于卸下了他的伪笑。

并且,发自内心地对小丑笑了。

 

后来,她的伤被治好了。

但她也变了。

她不再去逗弄佩利。就算要弄,也是和帕罗斯一起去的。

但佩利就只对帕罗斯发飙,根本不去理会也一起逗弄他的小丑。

她也不再去找雷狮和卡米尔聊天,也不去找其他人说话。

她的谈话对象,也只变成了帕罗斯一个人。

 

帕罗斯和她之间的谎言,并没有因为玫瑰花的出现而减少。

但帕罗斯感觉得到,她的谎言不如以前那么难拆穿了。

她仿佛变得不会说谎一样,谎言常常一戳就破。

但帕罗斯不觉得讨厌。

谎言变得容易揭穿,并不代表她说谎的能力下降了。

而是她终于肯对自己说真话了。

 

“我讨厌帕罗斯。”说明她喜欢帕罗斯。

“帕罗斯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说明她要帕罗斯陪着她。

“小心我哪天就丢下你不管哦?”说明她不会丢下自己不管。

然而帕罗斯不知道这句话是真的。

 

帕罗斯曾经对她这么说。

“诶,要是活着离开比赛,我们就去结婚吧。”

她愣了愣,然后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点头。

她知道帕罗斯没在说谎。

 

这是帕罗斯对她真誓的誓言。

但,也是唯一一次了。

 

预赛结束当天的早晨,帕罗斯没有看到每次跟在他身边的小丑。

她的排名在前百内,不可能被回收的。

帕罗斯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他离开住所,开始在赛场内寻找她。

但根本找不到。

 

帕罗斯气喘吁吁地回到海盗团的住所。

“雷狮老大,你有看到她吗?”他问。

“帕罗斯,够了。”雷狮回答。

 

“……什么意思?”

“什么叫够了?”

“她是今早才不见的,什么叫够了!”

帕罗斯第一次对雷狮咆哮。

 

雷狮难得地没有发怒,而是冷静地指向帕罗斯和她的房间。

帕罗斯疑惑地踏进自己的房间。

 

他直接当场愣在原地。

那一天的场景,在帕罗斯的房间内再次上演。

帕罗斯看着半透明的自己走向她,开始替她包扎。

他知道这是她的幻术。

然后,玫瑰花开在两人身旁,把房间染成一片鲜红色。

 

一样的姿势,一样的玫瑰。

一样的,那唯一一朵的曼珠沙华。

 

不一样的是,她化成元力种子,变成点点光芒升到空中消失。

半透明的她和帕罗斯像雾一样消散,在房间内留下一地的花朵。

然后,玫瑰花和曼珠沙华的立场替换。

那唯一一朵的曼珠沙华,变成了玫瑰。

而其他的玫瑰,则是转换成了曼珠沙华。

“这两个礼拜,我们只看得到她的样子,却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只有帕罗斯你听得到她在说什么而已。所以,你明白了吗?”雷狮站到帕罗斯身边。

 

“她只是在临死之前用尽自己的元力技能,把幻象表露在我们面前罢了。”

“但这个幻象终归有个时限,现在那个时限到了,所以她消失了。”

“不,是本来就已经消失了。”

“这下子,帕罗斯你明白了吧?”

 

帕罗斯颓然跌坐在地上。

原来这两个星期以来,她都在欺骗自己吗?

不,也许,是自己在欺骗自己也说不定吧。

那种致命伤,怎么可能治得好啊。

自己是知道的,那种伤,就算奇迹降临也不可能会痊愈的啊。

谎言说多了,居然把自己也骗了吗?

为什么就是不肯认清现实呢?

为什么,就甘愿沉浸在虚假的伪像里呢?

 

明明她已经死了啊。

早在两个礼拜以前,就死在自己面前了啊。

 

擅长说谎的小丑和骗子先生的约定结束了。

那是他们心照不宣的约定。

而这场约定,是小丑赢了。

骗子先生被小丑给骗了。

同样,也被自己给骗了。

 

玫瑰的花语,是爱情。

曼珠沙华的花语,是分离。

同样,也是在黄泉路上的,接引亡者的——

彼岸花。

 

 

 

 

 

艾特一下@ 临江仙,会写这东西都是阿临的错((你

之后会开始停更,为开学做准备

Bug贼多,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这次在写什么,就是写刀子就对了

开学之后虽然还是有空闲时间,不过没有多到可以给我码文了,所以这篇算是我停更前的最后一篇文了

我当然也想码文啊,可是我明年会考,读书比较重要

所以大家,有机会再见,拜拜

评论(2)
热度(84)

© sakiya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