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考年,更新随缘
喜欢写刀子,也产产糖
也喜欢写原创
09或者sakiya,请这么称呼我

qq号:1776123359

【凹凸乙女向】背道而驰

注意事项

-安迷修的场合

-ooc预警

-背景是安迷修参加凹凸大赛之前,他十五岁时候,有私设

-幼儿园文笔

-可能错字注意

-第三人称视角注意

-刀子注意

-标题还是和正文没什么关系

以上。

 

 

 

 

 

安迷修是什么人?

他是个严守骑士道的人。

他帮助所有落难的人。

他铲除一切的邪恶。

他是锄强扶弱,匡扶正义的代名词。

同样,他对任何女性都非常温柔。

他是每位女性的骑士。

 

除了她。

 

她是盗贼。

她盗取恶人掠夺过来的东西,把它们物归原主。

她同样盗取恶人的宝物,让他们体会失去重要宝物的痛苦,然后再把那些宝物拿去变卖,赚取生活费。

她从不去盗取无辜之人任何一样东西,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

她只盗取恶人的东西。

 

的确,安迷修对任何女性都非常温柔。

但,要是那位女性是位恶人呢?

安迷修会选择把她从罪恶的深渊中拉出来。

如果不成功的话呢?

安迷修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将她铲除。

 

安迷修不容许任何邪恶的存在,就算那位邪恶是位女性也一样。

他是女性们的骑士。

同样,也是铲除邪恶的骑士。

 

她是一位“正义”的盗贼。

同时,作为盗贼的她,也是安迷修眼中的恶党。

 

但她和安迷修其实是出自同一位师父门下的学生。

只是在半年前,她选择离开那位师父的麾下。

师父自然是没有什么拦住她,但安迷修不一样。

她是安迷修的师姐,是既敌即友的同伴。

他们一起练剑,也一起嬉闹。

他们在同一位师父的门下一起成长。

她是安迷修重视的人。

安迷修不理解为什么她要离开。

他拼命地阻拦她的离去,却依然不成功。

 

她对安迷修拔出了剑。

那是她第一次在练习时间外对安迷修拔剑。

这是安迷修从没想过的事。

举在安迷修眼前的刀尖,表示着她的决心。

 

“那么,能告诉在下,为什么要离开吗?”那时候,安迷修这么问了。

她收刀入鞘,留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理想主义的骑士道,并不适合我。”

 

她从安迷修的世界消失了。

她杳无音信,仿佛这个世上不曾有过她的存在一样。安迷修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直到三个月前,安迷修再次遇见她。

以安迷修从没想过的方式再次重逢。

 

安迷修是在出外采购,准备抄小路回家的时候发现的。

几个高头大马的壮汉在大街上嚷嚷,追捕着一个披着黑色披风的人。周围的人们为了避免受到波及,纷纷让出一条路来。

安迷修原本想立刻出手救援的,却在看到那把剑的时候吓住了。

 

那人的披风连着兜帽,故而看不出他的样子,但整体看上去应该是个高挑的少女。

疾跑带出来的风掀起身后的帆布,让人能看见藏在披风下的衣装。

她的手上套着和自己相似的露指手套,抱着一个沉甸甸的布袋。

丝绸般的长发散落在背上。

脚踩着黑红色的长筒靴。

以及,腰间上挂着一把暗红色的佩剑。

 

安迷修回过神,赶紧就追了上去。

不会错的。

他不可能认错那把佩剑的。

那是在半年前离开他身边的人的剑。

是专属于那个人的剑。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安迷修已经好几次差点跟丢了。被追捕的那人速度快得要命,要不是那几个壮汉的速度比较慢,安迷修还真的就找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必须跟在身后又不能被发现,再加上又是晚上,这对习惯在光天化日下行动的安迷修无疑不是一大考验。

他追着那一批人来到了一个丛林。

安迷修觉得很奇怪。

与其说是在逃跑,安迷修觉得披着披风的人更像是在故意把他们引到这里来。

 

而接下来发现的事,证明了安迷修的想法是正确的。

布袋忽地被高高地抛向空中,那人抽出腰间的利剑,转身就对追捕自己的数人砍出攻击。

壮汉们在喊出声之前就纷纷受伤倒地。接着,飞向空中的布袋落在他伸出的手掌上,重新回到他手中。

所有的事情,都只是在布袋被抛向空中,接着落地这段细微的空档罢了。

而地上那群壮汉,已经没有活人的气息了。

 

安迷修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那人是故意把壮汉们引到丛林里解决的。

但,为什么?

就只是因为追捕他的关系,所以把他们给杀了吗?

这也太不可理喻了吧!

 

“别躲在那里鬼鬼祟祟的。”

这句话很明显就是说给安迷修听的。

夜风掀起了那人的兜帽。

蓝色的眸子锐利地盯着前方,少女甩掉黏在剑上的血液。

“如果你不是这些家伙的同类的话,我并不会伤害你。”

 

躲在草丛里的安迷修直接愣在原地。

是她。

真的是她。

但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做出如此荒谬的事?

而且,刚才那些在追捕她的壮汉死之前,好像在骂她,小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现在想这些也没有用。

——直接去问她还更快一些。

安迷修定神,稍作冷静地走进她的视线。

看到进入视线的人后,她做出了和安迷修一样的反应。

“安……迷修。”她瞪圆双眼,不敢置信地开口。

“嗯,是在下没错。”

安迷修踏向前,却发现她开始退后。

她在和安迷修保持距离。

发现到这件事的安迷修,决定停下脚步,就这么和她保持数米的距离。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问。

“那么,小姐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虽然是长辈,也被她说过很多次,但安迷修已经习惯叫她小姐了。

“能告诉在下,为什么小姐要杀掉这些人吗?”安迷修问。

 

安迷修看着她收刀入鞘,接着打开手里褐色的布袋。

布袋里的不是别的,而是一堆金银珠宝。

珠宝在夜里反映着月光,非常地璀璨。

安迷修先是一愣,然后开始愤怒了。

她居然堕落成为盗贼,为此还不惜杀害别人吗?!

 

在安迷修开口训斥之前,她先发言了。

“银色的手镯,是伊曼老婆婆的家传宝。”

安迷修一愣,开始感到疑惑。

难不成……

 

“金色的项链是温德尔先生的。”

“银戒是艾妮嘉小姐去世的丈夫留给她的遗物。”

“玉镯是米歇尔夫妇的结婚定物。”

 

她开始说明布袋里每样财宝的主人。

“这些东西,是我从刚才那批人手上偷过来的。”

她用这句话结束自己的说明,并重新把布袋包好。

安迷修还以为她用错词汇的时候,她又重复了刚才的话。

“安迷修,你没有听错。这些东西,是我从刚才被我杀的人手上偷来的。”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安迷修良久才说出这句话。

“不然,你还期望那些混帐会乖乖地把这些东西还回来吗?”

“可是,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别天真了!”

她直接打断安迷修的话。

她叹气,说:“安迷修,你真的以为,世界就像你想得那么美好吗?你真的以为,单凭你那所谓的骑士道就能在这世上存活吗?”

“……可是,正是因为世间的不美好,才更需要我们去实行骑士道,不是吗?”安迷修反问。

 

“……还记得,之前是我替师父出去采购的吧?”

“呃,是这样没错。小姐你离开之后,就换成在下出去采购了。”

安迷修想到了什么。

“小姐,你在采购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安迷修问。

她顿了顿,开口:“我在外面看到太多用正义的手段没办法处理的事了。”

抢劫、杀人放火、绑架……要制裁这些罪犯,哪有什么正当的手段?

 

安迷修看见她的眼里闪过一瞬的悲伤。

“可是,一定还有其他的方法给小姐选择的。为什么,要选择去偷别人的东西?”

“你当我没有想过吗?”

她再次叹气,说:“你大可可以说我极端。但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才是符合我的做法。那所谓的骑士道,对我来说过于理想主义了。”她继续说。

“……所以,小姐你才会成为盗贼吗?”安迷修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啊,是个只偷取恶人宝物的盗贼。我把他们抢走的东西物归原主,再偷走他们重视的宝物,让他们体会失去的痛苦。”

“不能回头了吗?”安迷修问。

安迷修得到的答案,是她的摇头。

“真的不能了吗?”他不死心地问。

“我说过了,理想主义的骑士道不适合我。”

“可是,就算不适合骑士道,小姐你一定还有别的道路可以选择的!不一定要成为盗贼啊!”安迷修的声音变得高昂。

“真是天真呢,安迷修。”她无奈地笑了笑。

 

“安迷修的世界,估计是非黑即白的吧。”

“但安迷修,你知道‘灰色地带’吗?”

“处在灰色地带的人们,既不是正义,但也不是邪恶。对他们的定义,永远都是模糊不清的。”

“现在的我,就是处在那样的地带。虽然很遗憾,但我是个现实主义者。师父所说的骑士道虽然没错,但那过于理想主义了,那实在是不适合我。”

“很可笑,对吧?曾经说要坚持骑士道的人,现在却成为了一个盗贼。”

“可是,当看到了这个世界残酷的一面后,我已经没办法再继续认为,我可以继续维持骑士道了。”

“所以我选择踏进灰色地带,用我自己的方式赦清恶人。”

“所以,安迷修,我已经不可能再回头了。”

 

说完,她看见安迷修低下自己的脑袋。

“不能,再回到在下和师父身边了吗?”安迷修的声音有些哽咽。

“不可能。”她重复她的回答。

她看着安迷修抬手在脸上擦拭,接着抬头,眼神坚定地盯着她看。

“那么,小姐以后就是在下的敌人了。不管以什么理由,偷盗杀人永远都是不对的行为。”

她愣了愣,欣慰地笑了。

“快回去吧,这么迟了,师父会生气的。而且,我也要去把这些东西物归原主了。”她转身就准备离开。

“小姐,下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安迷修坚定地说。

“嗯,最后再跟你说一件事吧。”

 

——安迷修,请你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的骑士道。

 

那是她作为安迷修的师姐,对安迷修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安迷修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半年后的事了。

安迷修听从师父的意见,决定离开一直以来的故乡,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

他就是在那个时候,再次遇上她的。

 

在安迷修拔出剑要攻击她时,她抬手示意安迷修停手。

“要打去野外打,别伤害到这里无辜的人。”他俩站在大街上谈话。

安迷修同意了。

然后,他们在野外拼了个死活。

但她终归是安迷修的师姐,实力永远比安迷修强出那么一些。

安迷修输了。

 

看着趴伏在地上的安迷修,她转身就要离开那片区域。

“别……想逃。”安迷修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再次从地上爬起来。

“我只杀恶人。”她越走越远。

“呵……恶党好意思说别人是恶党吗?”

安迷修不再叫她小姐了。

现在的她,已经是安迷修眼中的恶党了。

 

“你觉得我是恶党的话,就尽管这么觉得吧。”

“反正,我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善人。”

 

安迷修跟丢了她。

但安迷修知道怎么找到她。

只要有人被抢走的东西莫名回到自己身边的话,那么她就在那里。

因为只有她会干这种事。

冒着生命危险去盗取恶人抢夺过来的宝物,再物归原主。然后,再从恶人手中偷取财宝,让他们亲身体会失去的痛苦。

若是情势所迫,她还会把恶人直接处理掉。

 

安迷修是知道的,她在用自己的方式伸张自己的“正义”。

但他就是没办法认同这样的方式。

这种和恶党没有多少分别的做法,是安迷修没办法容许的。

所以,她成为了安迷修眼里的恶党。

 

有的时候,纠纷就是这样发生的。

因为两人之间理念的不同,所以才发生纠纷。

而那场纠纷,有时还能夺走其中一方的性命。

 

是第几次,讨伐这个人了呢?

安迷修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又输了。

输给曾经是自己师姐的恶党。

“我说,安迷修你就放过我吧,你不累我都累了啊。”她有些无奈地看着仰面躺在地上,伤痕累累的安迷修。

“骑士的使命,就是讨伐恶党,在下怎么可能放弃……”安迷修虚弱地说。

她叹气,对安迷修感到无言。

但,她还是期待着。

 

期待着,安迷修把恶党打倒的那一天。

 

这又是第几次的讨伐了呢?

安迷修早已忘记。

但无论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的。

他永远会输给这个恶党。

但和以往不同的是,他已经不至于被打趴在地上了。

他变强了。

虽然还没有可以和她打成平手,但安迷修不会输得那么难看了。

安迷修看着她逐渐离去。

他想追上去,却发现自己没多少体力了。

不满地咂舌,安迷修朝天叹气。

 

她永远都不会杀了自己。

她给出的理由是,她不杀恶人以外的人。

安迷修不禁在想,她真的是恶党吗?

有她这么有条规的恶党吗?

 

安迷修甩头,像是要把这个想法甩掉一样。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盗贼,甚至还是杀人犯。

她无疑是个恶党。

是必须铲除的存在。

 

安迷修把内心深处的想法压了下去。

不能对她,对这个恶党抱有一丝的同情心。

就算她曾经是自己的师姐也一样。

 

他的骑士道,不容许被感情左右自己的决定。

 

又输了。

安迷修还是输了。

输给了那个盗贼。

但这一次,安迷修已经能和她一拼高下了。

 

安迷修握着双剑站在她面前喘气。

“这不是变强了吗?”她笑着说。

“闭嘴,别妄想这次还能逃!”

他握着剑冲了上去。

 

然后,手中的两把剑都被她打飞。

双剑飞向空中,接着有些歪斜地插在安迷修身后的土地上。而后,锋利的刀刃架着安迷修的脖子。

“有的时候,还是衡量一下自己的情况比较好。换作是别人,早就被我斩首了。”

说完,她收刀入鞘,再一次离开了安迷修的视线。

安迷修定格在原地,良久才反应过来。

如果,刚才不是她手下留情,他早就已经死了吧?

不,不如说,如果最开始她没有手下留情,他应该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入土了。

 

安迷修回过神,转身拿回了自己的双剑。

他到底是在讨伐,还是在讨教啊?

这不就和她还是自己的师姐时一样了吗?

和她比试,然后输给她,再被她说教一番。

 

安迷修再一次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应该铲除的对象。

而这个想法,又再一次被他甩出脑袋。

不能念在她是曾经的师姐就对她抱有宽容的心。

她是盗贼,是邪恶的恶党。

是必须铲除的存在。

 

必须,坚定自己的立场。

 

讨伐盗贼的第三年,骑士成功了。

浑身浴血的她躺在安迷修面前,扯出温柔的笑容。

“你笑什么?”安迷修冷眼地问。

“安迷修,你已经成为了一个合格的骑士了啊……”

安迷修愣了愣,在确定她没办法做出任何危险的举动之后上前,蹲在她身边。

“恶党,你这是什么意思?”他问。

“这不是能好好地解决掉昔日的同伴吗……”

她期待的日子到来了。

安迷修成功讨伐她了。

 

安迷修一愣,接着,带血的手抚上他的脸。

“一个合格的骑士,不能只是有温柔罢了……在我成为盗贼之后,你还可以不念我作为曾经的伙伴的情,干脆利落地把我解决掉。这是一个骑士,必须要有的冷血呢……”

“你该不会,是为了测试我,所以才成为盗贼的?”安迷修想起师父以前也常常对他做这样的测试。

“别傻了……我还不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作为盗贼,是我自己的意愿。但测试你,是我在途中才想到的。因为,骑士有的时候,也是必须狠下心来的……”

安迷修握住脸上带血的手,神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她。

 

“安迷修你呀,已经合格了哦……”

“所以……以后也要保持这样的骑士道呢……”

“再见了……”

 

安迷修感觉得到,握住的手腕无力地垂下。

她闭起湛蓝的眼眸,安详地躺在安迷修身边。

紧握利剑的手也放开,血迹不断地逐渐扩大。

她成为了尸体。

永远,不可能再醒过来了。

 

骑士成功地讨伐了盗贼。

却也开始怀疑自己的骑士道。

 

安迷修在想,这样的骑士道,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为了正义,甚至不惜杀害自己的师姐吗?

同样,为了骑士道,还必须把自己的爱意压制住吗?

安迷修在第一次手刃别人后,对坚持了十八年的骑士道产生怀疑。

 

安迷修其实喜欢她,非常非常地喜欢。

所以才会在她离开时拼命地阻拦她。

所以在得知她成为盗贼后,他忍不住哭泣。

所以,他才会一次次地怀疑自己到底要不要讨伐这个人。

 

但为了骑士道,他决定狠下心来。

她是盗贼,是恶党。

所以,安迷修把她铲除。

不能再把她当成自己的师姐。

不能再把她当成是自己喜欢的人。

而是必须彻彻底底地,把她当成一个十恶不赦的恶党。

然后,赦清恶党。

 

——连自己喜欢的人都没办法守住,我真的是个合格的骑士吗?

——……不,不能辜负小姐的意思。

——很久以前就已经发誓了,必须成为一个合格的骑士。

——若这真是成为合格的骑士必须经历的路,那我必须跨过去。

——从小姐的尸体身上,跨过去。

 

安迷修在她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

“晚安,我的小姐。”

 

手刃爱人,是这位骑士的成年礼。

一个过于残酷的成年礼。

但正因为这样,他成为了合格的骑士。

一个既温柔,又无情的骑士。

 

 

 

 

 

200fo的点文,所以艾特一下小天使@星星眼(●'◡

可我到底在写什么……

相杀相爱真的好难写,我为什么还要去选安迷修来写啊……作死也不是这样做的啊……

刀子写不出虐感,我自己都没哭还算什么虐啊……

实在是对不起点文的小天使……

妈耶我还真的能写好宗三的文吗……

不说了我去睡觉QAQ

评论(10)
热度(115)

© sakiya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