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考年,更新随缘
喜欢写刀子,也产产糖
也喜欢写原创
09或者sakiya,请这么称呼我

qq号:1776123359

【刀剑乱舞】关于宗三左文字

注意事项

-宗三个人向……吧,应该算是亲情向?

-ooc预警

-可能错字注意

-幼儿园文笔

-文风莫名

以上。

 

 

 

 

 

最初见到他的时候,是清光他们出阵回来时带回来的。

“我叫宗三左文字。你,也想让天下之王的象征来陪侍你吗……?”

不得不说,是个美男子。

粉色的长发有些卷翘,右眼是翡翠一样的绿色,左眼则是大海的蓝色,身材修长,皮肤还白皙到有些病态。

是个很漂亮的人。

只是,看上去,好像有些负面?

 

我把他带到小夜左文字面前。

果然,小夜说的兄长是他呢。

小夜很难得地露出笑容,终于有像个小孩子的一面了。

……不,本丸里最小的那个应该是我吧?付丧神和人类的年龄可不能相提并论来着。

不过,宗三看到小夜的时候,估计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吧,因为他很明显被吓到了。

“那个,主人,谢谢你。”小夜站在宗三面前对我道谢。

……我的小心脏当下差点没有炸掉。

天使吗这孩子。

所以到底为什么要整天摆出一副凶巴巴的脸啊?

明明笑起来这么可爱。

 

在宗三和小夜叙旧的途中,药研藤四郎看到宗三,便走过来打了招呼。

“哦,宗三,你也来了啊。”他说。

嗯?药研和宗三认识吗?

“啊啊,以前一起服侍过信长公。”药研这么回答我。

“嗯。只是,那个人从来不把我带上战场。我和那笼中鸟,并没有什么分别……”宗三接着说。

我愣住了。

作为武器,却不被带上战场,这和被抹杀掉其实没有多大的分别。

当一把刀不再被使用,却只是被摆在那边供奉,那它自身存在的定义就被否定了。

所以,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后来去查了宗三左文字相关的文献。

……历史,总是那么地残忍。

宗三左文字原本是太刀的,只是被织田信长磨短,成为了打刀。而后,还被织田信长刻上了铭文。

但他最初的主人并不是织田信长,而是三好政长。后来,他被赐给武田晴信,之后又传到了今川义元手上。

在桶狭间之战时,今川义元战败,宗三左文字成为了织田信长的战利品。而织田信长为了纪念战胜,便把刀身磨短,加上了金象嵌。

之后发生了本能寺之变,宗三左文字转到丰臣秀吉的手里,成了他的收藏品。它后来又被传给丰臣秀赖,并被赐给德川家,就此在德川家代代相传。

接着在明历3年(1657年),宗三左文字不幸遭遇明历大火,因此烧身,但在越前康继的手上得以再刃,修复。

明治天皇曾经授予织田信长“建勋之神”的称号,并在明治13年(1880年)创建了建勋神社。德川家也在这个时候,将宗三左文字供奉进了建勋神社。而在大正12年(1923年)时,宗三左文字被指定成为了旧国宝。

前前后后至少有过七位主人,而且大多还活跃于战国时代,也难怪宗三会有“获取天下之刀”的称号了。

 

但就算主人们曾经活跃于战国时代,宗三左文字却几乎没有上过战场。

因为他是个象征,象征获取天下的刀。

所以,他只能被供奉。

并且,不能被带上战场。

 

“笼中鸟……吗。”

也难怪他看起来会那么负面了。

因为刀剑本来就不该是成为象征的东西。

他们是武器,是用来斩物的利器,这才是他们的本质。

然而宗三左文字却成为了象征的刀剑。

 

笼中鸟是他的自嘲。

这好比一只原本能展翅飞翔的鸟,却被关在了笼子里,久而久之便忘了飞翔的本能。

 

所以隔天,我让清光带他出征了。

稍微让宗三找回战斗的感觉,以后再让他带领之后迟来的付丧神,我是怎么想的。毕竟,这座本丸才刚起步。

事实证明,宗三真的有些忘记了战斗的感觉。

第一次出阵就负伤,他还是第一个。

我让他进了手入室。

然后,清光来找我求救了。

 

“主人,你为什么要把小夜和宗三放在同一队……”清光抓住我的肩膀,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怎么了?”我问。

“整个队伍的气氛超可怕的啊……那两兄弟满满的负能量都可以把敌人吓跑了……”

“我以为那两兄弟可以互相照应,所以……”

“可是我和安定他们快要被那两兄弟吓死了啊!!!”清光直接喊了出来。

怎么结果给别人添麻烦了啊?

“嗯……抱歉哦,我之后会重新调整队伍的。”我摸了摸清光的脑袋。

“……嗯!”清光重新露出笑颜,他喜欢我这样子的摸头。

嗯,安慰成功。

不过,该说那两兄弟不愧是一个样吗?

都那么消沉。

 

之后,我去找了药研和长谷部谈话了。

曾经一起服侍过同一个主人的话,应该会比较了解宗三吧?

毕竟单凭文献,还是不能理解宗三这个人啊。

……抱歉,是付丧神,我已经习惯把他们当成人了。

不过除了寿命比较长,他们应该和人类没有差别吧?

会饿会累,需要吃饭和睡觉,也有自己的个性和心灵,和人类没太多分别吧?

嗯……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呢。

嘛算了,等之后再去想吧。

现在不想个办法处理一下宗三的绝望气场,我总觉得后果会很可怕啊。

所以我去找了那两个人……那两个付丧神商量了。

 

“宗三的话,从以前就是那个样子了。毕竟他和我不一样,我是在战场上长大的,可作为刀的宗三却几乎没什么上过战场。所以,他才会自嘲是笼中鸟的。”药研如是说道。

“宗三?他本来就是这样。口口声声说织田信长什么的,明明您才是我们现在的主人啊。”长谷部这么说了。

……从最开始就是消极负面的人,我该怎么让他收起他绝望的气场啊?

 

然后,这两个人……付丧神给了我一样的答案。

“哈哈,宗三那样的气场确实很困扰啊。要不,大将你就让他一直出阵,满足满足他一直以来的心愿?他可是很希望能在战场上活跃的呢。当然,要时刻注意他的疲劳啊。”

“也对,宗三他那么负面,给大家的影响确实不好。嗯……不然这样吧,主人你就多让宗三出阵怎么样?作为一把刀,最希望的事情就是可以上战场了。”

嗯,你们一定没有想过一队其他人的感觉吧?

不过让他和小夜出阵的时候分开应该也可以吧?都那么大的人了。

……一队的其他人,对不起了。

 

……所以我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记住他们是付丧神啊。

 

隔天公布了出征名单后,我明显地感受到某人的怨气了。

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是昨天和宗三一起出阵的人。

“主人……”清光像个小怨妇般地看着我。

“清光,这一个礼拜就好,让宗三在战场上活跃吧。这样的话,他的气场可能就会消停一些了。”我双手拍了拍清光的肩。

“唔,既然主人都那么说了……”清光很明显地不愿意。

“小夜不在的话应该还没那么可怕吧,毕竟威力减半了。”

清光不禁叹气。

“算了,只有这一次哦,下次这种差事我可不干。”清光说道。

“拜托了……”

抱歉啊清光,作为这座本丸的初始刀,只能委屈你了。

……之后请你吃大阪烧。

 

接近傍晚的时候,出阵的一队回来了。

从清光的报告来看,宗三似乎在战场上很活跃,有好几次誉都是他拿的。

“可是绝望气场还是很可怕……”清光再度欲哭无泪。

“还有6天,加油……”我也再度拍了拍清光的肩膀。

 

晚上吃完晚餐,我去找了宗三。

“在战场上的感觉如何?”我问。

“怎么说呢……有些,开心吧。”他回答。

“想继续待在战场上吗?”我再问。

宗三有些愣住了,像是觉得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我无奈叹气,说:“我会轮流让每个人上战场的。不管怎么样,你们的本质都是刀。刀要是不上战场的话,不就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吗?”

宗三轻轻地笑了起来。

“谢谢。”

“不用。”

毕竟你们可是刀啊。

所以战场,才是你们应该待的地方。

 

第三天出征,清光还是哭着脸回来的。

然而不是因为宗三的绝望气场,而是他太活跃了。

誉全部被宗三抢走了。

“好嘛好嘛……要不,明天让长谷部当队长,你留在本丸内番,好不好?”

我怎么感觉我在哄小孩子?

“……好。”清光含泪点头。

到底谁才比较像长辈啊喂!

 

接下来的几天,出征队伍的队长暂时换成了长谷部。

……结果和泉守和我回报说长谷部和宗三一直在吵架。

等等,你俩不都是织田组的吗?吵什么架啊,还有专心出阵好不好?

我该庆幸没有把药研也排进同一支队伍吗?为什么隔壁伊达组的光忠和俱利就那么和谐……不对他们两个更像是父子,你们就不能学学粟田口一家吗……嗯,有鲶尾和乱还能算和谐吗?

我为什么突然有一种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的感觉?

不过原来宗三也会和别人吵架的啊。看他有气没力的样子,还以为是懒得生气的那种人呢。

话说回来,这几天也没有听到抱怨宗三绝望气场的话了,药研和长谷部的提议还真的有效。

嗯……希望这个现象可以持续下去吧。

 

“宗三,明天你没有出阵,留在本丸内番吧。”晚餐之后,我跑去找宗三。

“好的。”他干脆地回答。

“呃,怎么说呢……有些意外呢。”我说。

他偏头,不明白我的意思。

“呀……就是我还以为你会说‘又要把我关进鸟笼里’,这样的话。”我稍微模仿宗三的语气。

他笑了起来。

“主君不是说过,会轮流让我们出阵的吗?现在只是轮到其他人出阵,对吧?”

诶,居然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只是在战场上,真的很开心呢。”他继续说。

 

“我还听说你和长谷部吵架了。”

“只是单纯的意见不合,还请你不用放在心上。”

……然后就因为意见不合所以吵了五天吗?

不过有句话说怎么说来着?不打不相识?

嗯,就放任你们去吧。

我有些懒得理了。

 

不过,宗三和小夜一起内番的时候,倒也还是挺和谐的。

小夜比宗三来得早,所以很多内番的事情都是小夜在教宗三的。

然后如果小夜搬不动东西的时候,宗三就会帮忙。

……虽然有担心过宗三的手臂会不会断掉,毕竟他那么瘦,不过看样子应该没事。

“真是的,这不是能好好地笑出来吗?”我无奈地说。

一起种田的宗三和小夜,都在发自内心地笑着。

 

“不过,命运过于坎坷,才是这两兄弟整天愁眉苦脸的原因吧……”

这么说来,左文字家好像还有一个大哥来着?好像叫……江雪左文字?

嗯,不能指望大哥有多开朗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后来任务完成,第三部队解锁了。

我选择了宗三让他作为三队队长。

作为一把刀,最希望的就是在战场上活跃。

“既然以前只能被供奉起来,那么在我这里,就当出阵的队长吧。”

 

然后,宗三带着三队一路杀到了2-4的地图。

请容我说一句粗话可以吗?一句就好。

去你 妈 的笼中鸟!这分明是手撕鸟笼的猎鹰好吗!

太过分了吧!从1-1直接杀到2-4啊!整整八张地图啊喂!

有没有搞错啊?!

 

看着宗三满满地飘着樱花,再看向另外五位红脸的付丧神,我差点没有吐血。

“宗三,我知道你很开心啦,但你给我收敛一点……”

有你这么提升练度的付丧神吗?

“抱歉。”

别给我笑着道歉啊喂!

想气死我吗你!

 

之后的某一天,我无意地听到了小夜和宗三的对话。

“江雪哥哥,什么时候才来呢……”小夜坐在宗三怀里。

“就快了吧?”宗三坐在走廊上,望着天空回答。

我靠在转角的墙上,无奈地叹气。

……再等等吧。

一期一振我都找回来了,江雪左文字没理由我找不到。

会让你们重逢的。

请你们,一定要等下去。

 

上次体会到这种喜悦,是四个月前,清光他们找到一期一振的时候吧。

我拉着出阵队伍带回来的付丧神,跑到宗三和小夜面前。

宗三和小夜当场愣在原地。

“江雪,兄长……”先开口的是宗三。

“江雪哥哥……”小夜说道。

“对啦你们的大哥,江雪左文字,一队他们总算是找到了。”我喘着气说。

江雪左文字和那两位一样,良久才反应过来。

然后,年下的两位被兄长揽入怀中。

我在旁边笑了起来。

 

和家人久违地重逢的喜悦有多大?

看这几个家伙的笑颜就知道了啊。

成天唉声叹气的两人都笑得那么开心了。

肯定,要高兴死了吧。

 

……又来了。

宗三这家伙又来了!

以前从1-1杀到2-4我就不说了,毕竟难度相差不远。可是从3-1杀到4-2是怎样,这几张地图的难度跨了好几等级啊!

真的后悔让宗三当队长了!

真的,非常,后悔!

因为三队的练度都快被宗三搞得和一队的练度差不多了啊!

搞什么飞机啊!

玩爷啊?!

 

坐在宗三对面,我无奈地扶额叹气。

“说过了吧,给我收敛一些……三队的其他人都快吐血了你知道吗?”手指哒哒地敲着矮桌的桌面,我非常地想要吐血。

“……果然,我还是不适合出阵吗?”宗三微微皱眉,然后叹气。

……他这个反应我也不奇怪,毕竟我不是第一次这样子训斥他了。 

“我知道你很想要一直在战场上活跃,但你真的不适合成为队长。所以,三队的队长之后由蜂须贺来担任。可以的吧?你就继续在三队里面。”

“……好的。”

 

“……宗三,你变了很多啊。”我放下捂着额头的手。

“诶?”宗三不解。

“以前听到我说这种话的话,你肯定会在那边说自己是笼中鸟的。”

“好像……真是这样……”

连宗三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啊。

“为什么,会这样呢?”他开始思考。

我撑着脸颊,笑了起来。

“可能是你终于有一种成为武器的感觉吧?”我笑着说。

“……也许是吧。”宗三也笑了。

 

是的,以往的宗三左文字,确实是笼中鸟。

是无法飞翔的金丝雀。

但现在的他肯定不是。

他是手撕鸟笼的猎鹰,是在战场上厮杀敌人的武器。

是锋利的刀刃。

 

我无奈地笑了。

“真是的,我可没有养金丝雀的习惯啊。”

 

 

 

 

 

200fo的点文,艾特一下小天使@ 泷懿

第一次写宗三,也是第一次挑战用第一人称写文。

……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宗三真的,好难写啊……

真的对不起点文的小天使……非常非常抱歉……

以上……我去睡觉……

 


评论(4)
热度(36)

© sakiya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