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考年,更新随缘
喜欢写刀子,也产产糖
也喜欢写原创
09或者sakiya,请这么称呼我

qq号:1776123359

【原创】《黑白狭缝》序章


“喂,她过来了。”

“啊啊……为什么我要这个时候来食堂啊……”

周围回响着这样的话语,少女却丝毫不在意这些话。

她笑着走向食堂的柜台,问:“小月小月,有什么好介绍的吗?”

“今天的乌冬拉面挺不错的,剩最后几碗了。你要吗?”

绑着麻花辫,穿着中国风服装的少年站在窗口般的柜台后。与其他人见而避之的态度不一样,少年像和朋友一样,跟女孩说着话。

“那就拜托了。”女孩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说完,少年从柜台离开,转身进了厨房。

 

“快看……夜月那小子居然敢和她说话!”

“和那个死神……那个还是人类时就杀死死神的女孩……”

半径五米内,没人敢靠近少女。

恐惧一瞬间充满整个食堂。而让恐惧产生的中心,正是柜台前的绿发少女,那个笑吟吟的少女……

 

『黑白狭缝』,那是一个纯白且无限大的空间。说是纯白,半空中却漂浮着无数个毫无规矩可言的黑色碎片,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片灰色。

它不存在于阴府,也不存在于人间,它是存在于这两个空间之间的世界。

它是生与死之间的世界,濒死者的神识会去到的狭缝世界,也是决定濒死者的去向的世界。

而决定他们去向的,是死神。

 

一般人对死神的印象,就是会夺取人命,抓着大镰刀的可怕瘟神。不过,这里的死神和人们印象中有些不一样。与其说是会夺走人命,他们更像是判官。他们以各自的方式判断濒死者的去向。

他们很长寿,多半都会活到千岁才会去世。他们的眼眸都一样,不管生前是什么颜色,成为死神后都会变成血色。

他们拥有隐藏眼睛颜色的能力,也拥有窥视他人记忆的能力,少部分的死神还能够使用幻术等不科学的非自然能力。除了这些,他们就和人类没两样了。

 

“别浪费了啊。”

麻花辫少年端着热腾腾的拉面放在柜台上。

 

少年名叫夜月,是『黑白狭缝』中第十六区域的食堂管理人。

『黑白狭缝』中分成上千个区域,而每个区域对应不同的平行世界。一个区域大约有上万的死神,然而他们却不曾休闲下来。

死神的工作,不单单只是决定濒死者的去向。回收徘徊在人间的亡灵,接受天界发下来的指令,去处理人间一些在死亡名单上的人,这些事都是死神们的工作。

庞大的工作量,不曾让死神们休闲过。

 

“知道了啦。”

少女拿过碗,走到附近的空位坐下。

以平时的工作换取一天的食物,是死神与食堂之间的规矩。

少女发现手边少了餐具,便站起身转向放在柜台那的餐具盒。

 

原本拿起筷子的手突然放下,少女用另一只手抓起钢叉,转身就往座位的方向扔去。

她再次拿起筷子,然后笑着走回刚才的位置。

一位身着长袖白衣的青年被钉在座位旁。刚刚扔出去的叉子叉住了他的长袖,把他的右手钉在桌子上。青年惊慌地看着被钉住的右手,手上拿着的东西也掉在桌上。

那是一包白色,只有婴儿手掌般大的包装物。少女拿起它:“这不是处刑违规者用的毒药嘛,看来你是个新人啊。”

少女把拿过来的筷子放在碗边,开始把玩起手上的药物。

“真是的,这可是一汤匙就能让人死的东西啊。嗯?看你这表情,你应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你是新人吧?”

周围开始多了围观的死神们。青年张着嘴,想发出声音,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因为,少女确实说中了他心想的事。

“因为啊,食物被下毒这码事我可是遇过无数次了啊。因为你的前辈告诉你,有个绿发穿白大褂,戴黑色耳机的女孩很危险,千万不能靠近她,然后你为了除去让对你很好的前辈害怕的对象,所以打算在我的食物里下毒,我说的没错吧?”

看着青年,少女把眼睛眯成月牙形,然后继续说话。

“告诉你,一旦有新人成为第十六区的死神,我几乎都会被毒杀呢。不过到现在没人能杀到我就是了。真是的,你们这些新人就不能好好听前辈的话吗?还有,这毒药你应该是擅闯『生亡楼』得到的吧?你知道要是被那里的工作人员知道这件事,可是会被剥夺死神权限半年的哦?不过放心,我不会告诉那里的人的。我可不想因为我的关系,而让来这里不到三个月的新人这么快就被剥夺死神权限半年啊。”

 

她依旧笑着,即使面对着差点被下毒这件事,她也面不改色。

少女说得一点都没错。

青年确实是个新人,也是为了除掉他才下毒的,理由也和少女说的一样。但他万万没想到,眼前的绿发少女会如此敏锐。

原本,青年还以为会认不出要下毒的对象。不过,他是多虑了。

除了黑色的大耳机戴在尾端往内卷的绿发上,少女还穿着白大褂和黑衬衫,搭配着同是红色的领带和及膝的百褶裙,以及一双褐色的娃娃鞋。如此显眼的装扮,他没可能会认错。

 

“你……到底是什么人?”青年战战兢兢地问。

“嗯?当然和你一样是死神啊。”

她忽地发现青年的血眸中闪烁着淡淡的金色。

那是死神使用窥视记忆能力时会出现的前兆。

 

少女叹气,然后恢复笑容:“『死神条规第三条——不得窥视其他死神生前的记忆。违规者当下剥夺死神权限,并给予天牢之罚,永不得释放』。这东西你知道的吧?”

青年眼中的金色瞬间消失,愣愣地看着少女。

“死神条规……?”

“『生亡楼』那应该派了分手册给你,回去记得拿来看看。”

 

“这你丫头!对我的后辈干了什么?!”

围观的人群中突然冲出个壮汉。身穿无袖背心的他狠狠地瞪着绿发少女。

每个新人在成为死神后的三个月都会由一个前辈教导怎么做事,壮汉正是青年的前辈。

拔起插在桌上的叉子,少女把毒药丢回给青年,道:“这就问问你那不听话的后辈吧。我还要吃午餐,先走咯。”

端起拉面,少女踏着轻松的步伐走到别的位子去。

围观的死神们不由自主地让出一条路给她。

 

夜月慢慢走进人群,接着走到处在人群中心的青年面前。

“我问你,你知道在食堂闹出这种事会有怎么样的处罚吗?”

青年再一次愣住。

食堂内有处罚的吗?

 

看青年完全不在状况,壮汉马上压低他的头,在麻花辫少年面前鞠了个九十度的躬,道:“管理员非常对不起!我这后辈并不是很清楚这里的事,还希望您能原谅我们!”

夜月望向围观的人群,再看向被压低头的青年。

“虽然说没闹出什么大事,加上看在你是初犯食堂规矩的份上,就不处罚你了。还有这边这个大个子,管好你的后辈。擅闯『生亡楼』在『黑白狭缝』里可是很大的罪。虽然格丽恩和我都不会告诉那里的人,不过想要隐瞒偷走毒药的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好自为之吧。”

他走出人群,回到厨房。

 

人群慢慢地散了,远处的绿发少女也吃完了自己的午餐。她拿着空的碗和餐具回到柜台,却发现夜月一脸不开心地看着她。

“夜月你怎么了?”她问道。

“谁叫格丽恩你乱丢食堂的叉还给我弄花了那张桌子,下次再这样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虽然知道食堂就是你的地盘,不过你也太神经质了吧?对不起嘛。”

放好手上的东西,她笑着离开了食堂。

 

“我想问一下……”

耳边传来陌生的声音。夜月循声望去,是刚才那位闹出骚动的青年。

“那个女孩,到底是什么人?”青年问。

“死神生前的记忆,是除了『生亡楼』还有第一区域的人之外,谁都不能触碰的禁忌。有这个规矩也是因为发生过一些事。我不知道那丫头生前到底是什么人,不过告诉你她的代号倒是无妨。你们死神都会依照这里的规矩,舍去生前的名字,然后使用『生亡楼』给予你们,或是自己取的代号,对吧?因为名字也是生前记忆里的一部分。”

夜月一边把柜台上的东西递给厨房里的工作人员,一边对青年说道。

青年轻轻点头,表示默认。

“她是『黑白狭缝』里最年轻的死神——格丽恩。”



我敢说是有生之年系列

因为我懒癌末期,连载长篇文章什么的基本上是天方夜谭((喂

是以前自己开的脑洞,然后和朋友一起讨论了结局的原创故事

是个长篇就对了,至于我能写到多少字我也不知道((永远不知道一个篇幅可以写出多少字的人

大纲什么的都还没写呢((喂!

不过估摸应该没什么人看

下一次更新我怎么知道((喂

不过还是不要脸地求评论求小红心小蓝手

以上,我先撤了((跑

评论

© sakiya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