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考年,更新随缘
喜欢写刀子,也产产糖
也喜欢写原创
09或者sakiya,请这么称呼我

qq号:1776123359

【凹凸乙女向】当你失忆了(男神X你)

假期结束前最后一更

虐虐更健康((诶你!

 

注意事项

-男神X你(嘉/格/雷)

-原作向背景

-ooc注意

-撞梗我的锅

-可能错字注意

-刀子注意

以上。

 

 

 

场合:嘉德罗斯

 

你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

自己的姓名、参加凹凸大赛的目的、前一天都发生了什么,你都记得。

但是,好像就是忘了什么。

一直到,那个人出现在你眼前。

 

大赛第一的,嘉德罗斯。

 

你没有任何犹豫,拔腿就想从这个人面前逃走。

然而,他身边那个红发男子叫出了你的名字。

你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那位叫出你的名字的人。

为什么,他会知道你的名字?

 

“诶,你怎么看到老大就要逃走啊?”红发男子问。

“……看到大赛第一,论谁都会想逃吧?”你怯弱地开口。

是为什么敢这样对大赛第一的队伍这样说话呢?

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你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另一位绿发女性也开口问话了。

“……请问,我们认识吗?”

这种看似挑衅的话语,确实你的真心话。

不记得他们?这人在说什么?

你怎么可能认识大赛第一的队伍啊。

 

“……走了。”大赛第一终于开口了。

他转身就准备离开,没带一丁点犹豫的。

“可是老大,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她啊!”红发男子说道。

“没必要和这种虫子搭上关系。”

 

因为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了。

受到莫名其妙的元力攻击,她丧失了一部分的记忆。

偏偏丧失的那份记忆,是所有关于他们之间的事。

从最初的相识,到最后的相爱,她都失去了。

她失去了与他有关的所有记忆。

在她现在的记忆里,已经不存在嘉德罗斯这个人了。

 

你看着大赛第一的队伍从自己的视线里逐渐消失。

你松了口气,对自己捡回了一条命这件事感到庆幸。

但为什么呢?

心脏的位置,隐隐地在作痛。

 

你好像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

好像,是忘记关于大赛第一的事情了。

 

你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呢。像他那种人,我怎么可能会去接近啊。”

“……是搞错了吧。”

“既然如此……”

视线开始被泪水模糊了。

 

“那我,究竟是忘记了什么啊?”

 

 

 

场合:格瑞

 

你完全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明明只是在野外杀怪罢了。

可为什么,大赛第二的格瑞此时会出现在你面前?

 

你一步步地往后,却发现后面是高大的树干,已经无路可退了。

看着逐渐靠近的格瑞,你不禁绷紧了神经。

他找你干什么?比你更有价值的猎物,应该还多得是吧?

 

预想中的猎杀并没有到来。

相反地,他放下靠在肩上的大刀,让它化作元力粒子消失。

你愣愣地注视着格瑞的举动。

在陌生人面前解除元力武器,是示好的意思吗?

 

“你这几天,都去哪里了?”

你没想到格瑞会问你这样的事。

“我……”

这么说来,你似乎都不记得这一周发生过的事了。

不,不只是这一周的事,脑海深处的某些事情,好像连着那些记忆一同消失了。

 

“我,我不记得了。”你如实回答。

你看着格瑞稍稍挑眉,似乎暗示着你继续发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忘记。总之,这一周的事情,我已经一概不记得了。是说,你问我这些干嘛?我俩,并不认识吧?”

 

最后那几个字吐出来时,你看到了银发男子的瞳孔稍微放大。

“不认识……吗。”他重复了你的话。

你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但你真的没在撒谎啊。

你真的,不认识“所见皆可斩”的格瑞啊。

 

格瑞转身,让元力武器再次出现在自己手里。

看着逐渐远去的格瑞,你鼓起勇气,在他身后大喊。

“那个,我们曾经认识吗?!”

他停下了脚步。

“不认识。”

这是他的答案。

然后,扬长而去。

 

她真的不认识自己了。

被元力技能攻击,失去了自己的记忆。

但为什么?

为什么失去的,就是有关他的记忆?

为什么,神要她忘记自己?

 

离开她吧。

这样子,才是对现在的她最好的选择。

把她留在自己身边的话,只会再次把她曝露在危险的地方罢了。

她不像自己,没有能力应付对自己积分虎视眈眈的参赛者们。

 

所以只能离开她。

不能再次和她相识。

不能再次和她相知。

为了保护她,不能再次和她相爱。

不能再像这次一样,没办法用自己的双手保护她了。

 

格瑞从你的视线里彻底消失了。

“莫名其妙……”你喃喃自语。

可是为什么,脑海里有个男人的身影?

而且还和大赛第二有些相似?

 

你甩头,继续寻找下一个野怪。

“是错觉吧……”

 

只是总觉得,

胸口,莫名地有些疼痛。

 

 

 

场合:雷狮

 

“那个……”

你不敢直视把手撑在你头上,然后把你困在墙角的男人。

“雷狮大爷……您找小的有什么事吗……”

 

天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雷狮会出现在这种人烟稀少的狩猎区里?

还有为什么,你会被他困在石壁的角落,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你?

 

你开始在记忆里寻找自己做过什么招惹到这位大爷的事。

可你找不到。

别说找不到了,你连自己接触过雷狮的记忆你都不曾有过。

所以自己到底是哪里惹到雷狮海盗团的团长了?

 

“你,不记得我了?”

你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记得雷狮?

“那什么,我们不认识吧?所以,应该不存在记不记得这一说……不是吗?”

 

说完的那瞬间,你差点没有把自己掐死。

自己到底是哪来的勇气和雷狮这样说话的啊!

作死也不是这样作的啊!

 

“不认识?”

你看见高大的男人眯起了他的紫眸。

然后,他又把自己更逼近你一些。

“你确定,你真的不认识我?”

并且,语气也变得更加森冷了。

 

——妈啊我什么时候惹过这位祖宗了啊创世神大人救救我啊啊啊啊啊!

“不不不,我真的不认识您啊!在我的记忆里,并没有您的存在啊!您是不是把我和别人搞错了!”你摇头,否认自己是雷狮认识的人。

你强忍着不让自己在雷狮面前哭出来,感觉自己哭出来就输了。

等等,哭出来就输了?

怎么似乎曾经对谁这么说过?

 

『哟,被吓哭了?』

『才没有!哭了就表示我输了!我才不哭呢!』

『明明就哭了。』

『滚开!混帐[   ]!』

 

——这个,是我的记忆?

——那时候,是在和谁吵架来着……

 

“喂,你还记得这几天的事情吗?”

开始走神的你被雷狮的声音给拉回现实。

雷狮这么一说,你才发现自己真的不记得这三天发生的事了。

一点印象都没有,也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更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你摇头,诚实地回答:“不记得了。”

 

这么说来,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东西。

似乎,还是非常重要的事。

 

雷狮和你拉开了距离。

“抱歉啊,认错人了。还有,你可以离开了。”

你愣愣地看着雷狮的举动。

他是这么有礼貌的人来着?

“那……我先离开了。”

不管怎么样,至少你知道不会被雷狮当成猎物吃掉了。

所以,你用着自己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雷狮的视线。

 

你逃离了那片狩猎区。

你停下脚步,为刚才尽力的奔跑开始不断喘气。

你开始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些不对劲的事。

为什么自己会忘记这三天的事?

为什么会有那些记忆的片段?

还有为什么,脑袋里叫嚣着,自己忘记了重要的事?

 

“我到底,是忘记了什么……”

“为什么总觉得,是对我,也是对记忆里的那个人,非常重要的事……”

——我那时候,到底是在和什么人吵架啊……

 

“……应该,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吧。”

“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忘记了。”

 

你继续了自己的步伐。

可是为什么,

感觉,就是那么不爽?

 

在你离开后,雷狮依然留在那里。

她真的忘了。

忘了自己,也忘了她自己的身份。

在吩咐卡米尔去调查这几天的事后,卡米尔向他报告,说是她被消除记忆的元力技能攻击了。所以这几天,她才没有出现在自己面前。

一开始,雷狮还是不怎么相信的。一直到刚才,他才终于确认了。

他真的被她忘记了。

一丝不留地,彻底地把他忘了。

 

雷狮是知道的,自己是没办法挽留你的。

你是猎鹰,本就不该被关在笼子里面。

所以,他选择放手。

被折了翅膀的猎鹰,就不再是他想要的东西了。

 

就算,那曾经是海盗的宝藏。

 

 

 

 

 

Erm……没脑洞了

大概就是你被消除记忆的元力技能打到,然后记忆里再也没有他们的事

雷总那篇的『滚开!混帐[   ]!』这句里面的[   ]其实就是雷狮的名字,只是关于他的任何事,也包括名字也一并被消除了,所以里面才会是空白

似乎不怎么虐的样子

依然不要脸地求评论求小红心小蓝手

以上,我先撤了((跑

评论(7)
热度(165)

© sakiya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