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考年,更新随缘
喜欢写刀子,也产产糖
也喜欢写原创
09或者sakiya,请这么称呼我

qq号:1776123359

【米尤】势不两立

注意事项:

-米尤中秋活动文

-恶魔米X驱魔师尤

-两人不是兄弟

-是刀子

-有非常少量的血腥画面描写,不过请不用担心((因为基本上看不出

-ooc

-有参考驱魔少年一些设定,不过基本上就是个架空世界了

-私设如山

以上。

 

 

 

 

 

——我亲爱的尤拉奇卡。

——能再见你一面,我死而无憾。

 

血猎和吸血鬼;魔女和狩猎人;恶魔和驱魔师。

都是,势不两立的存在。

 

是第几次和这只恶魔交战了?

尤里不知道。

但是,每每和V海运的伙伴们围剿恶魔的时候,这只白发的恶魔总是会出现。

而且是在每次清理完周围的恶魔后,白发恶魔才会出现在他和伙伴们面前。

可恶魔并没有任何动作,没有攻击驱魔人。所有的交战,几乎都是由尤里发起的。

那只白发的恶魔,永远只是静静地站在远处。

 

恶魔们的行动是没有规律的,什么时候会出现恶魔,没有人会知道。知道的只有恶魔们要么结群袭击人类,要么独自行动。但无一例外,他们都是为了进食才行动的。

猎捕作为食物的人类。

所以,才有了驱魔师这个职业,才有了V海运这个组织。

为了保护人类。

 

“白发的恶魔……?好,我知道了。”

多萝西娅放下通讯器,说:“教授,收到通报了。北边29区出现大量的恶魔,需要支援。”

威拉德带领的小队众人听到这个消息,难免感到疑惑。

“又是北边29区?最近这些恶魔真是奇怪,专挑那边行动。”

菲利普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抄起了一旁放有武器的琴盒。

众人点头,同意菲利普的说法。

这确实是件很奇怪的事。连续两个星期了,恶魔们都出现在北边29区袭击人类。虽然其他区域的恶魔也不少,但更多的都集中在北边29区。

“虽然恶魔的行动一直没有规律,不过还是注意一些比较好。而且,上级的恶魔具有智商,恶魔不规律的行动也是他们混淆我们的手段,好让我们无法推测恶魔行动的时间。不排除这次不寻常的现象,有上级恶魔的参与。”

威拉德说的不假。恶魔分为两种,上级和下级。上级恶魔拥有和人类一样的智商,以及具有化成人类,和一些非自然的能力。下级恶魔的话没有智商,没有非自然的能力,只有丑陋怪物的外表,以及超常的战斗能力,并且只听从上级恶魔的话。

而他们唯一的共同点,便是以人类为食。

“上级恶魔的话……多萝西娅,你刚才好像有说白发的恶魔,对吧?”

法隆转头问话,此时他也确认完自己带有的陷阱和武器。

“对。通报里面有说出现了人类外貌、白发的恶魔,估计就是上级恶魔了。”多萝西娅回答。

“上级恶魔吗……还真是个大家伙啊。”菲利普说。

听罢,威拉德收起烟斗,道:“准备好的话就出发。先不论上级恶魔,北边29区附近有很多城镇,也许恶魔们就是冲着那些城镇去的。我们的工作,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守住这些城镇。”

“了解!”

 

“喂,增援还没来吗?!”

“恶魔的数量太多了,快撑不住了!”

北边29区的森林里,枪声和悲鸣声不绝于耳。

枪声是驱魔师射杀下级恶魔们时武器所发出的声响,但悲鸣声却是混杂了人类和恶魔的哭喊。

数不清的恶魔一步步逼近寡数的驱魔师,在被驱魔师不断猎杀的同时也逐渐减少驱魔师的人数。

驱魔师们知道,这里是最后的防线了。

如果这道防线被突破的话,北边29区周围的城镇,会被全数毁灭的。

 

下级恶魔们的中心突然传出爆炸的声响。

驱魔师和恶魔们纷纷望去,只见中心冒出滚滚浓烟,雪地被炸出了一个窟窿。

驱魔师们意识到,是增援来了。

“不好意思,来迟了。目前的情况如何?” 威拉德去到其中一个驱魔师身边询问目前的战况。

尤里等人已经冲上前和恶魔们厮杀了,刚才的手雷就是法隆扔过去的。

“不太乐观,恶魔的数量太多了,我们这边却只有十六个人。现在……只剩下十个人了。”

驱魔师突然发现,增援包括威拉德的话,只有五个人。

“增援就这么少?!”他愤怒地问威拉德。

“足够了。”

说完,威拉德朝靠近自己的恶魔开了一枪。

命中眉心。

看着倒下的恶魔,再望向眼前的战场,驱魔师意识到,这只有五个人的增援,还真的够了。

那是单方面的碾杀,驱魔师对恶魔的屠杀。

“……你们V海运的人还真是可怕啊。”驱魔师对一旁的威拉德说。

“可能吧。”

话毕,两人也冲了上去,消灭恶魔。

 

约莫过了半小时,森林里终于不再传出枪声和悲鸣了。

雪地上腥红一片,过不了多久,恶魔们的尸体便会全数化为灰消散,殉职的驱魔师们则会被带回驱魔师的本部下葬。

“这么说来,你们说的白发恶魔在哪……?!”

话还没说完,菲利普的脸就被穿着黑色鞋子的腿狠狠踩住。

那人从天而降,直接把菲利普踩翻在雪地上,拿出匕首就准备往菲利普身上刺去。距离菲利普最靠近的尤里看见这个场景,直接把手中合成长枪的三节棍甩了过去。

黑色的人影在刺中菲利普之前往后跳开,躲过了尤里的攻击。然后,他和驱魔师们拉开距离。

 

众人这才看清那人的样貌。

白色的长发,脸上狰狞的疤痕,腥红色的双眼,以及——象征恶魔的犄角。

“痛……恶魔?!”

菲利普从地上翻起身,才注意到刚才袭击自己的人正是通报里的白发恶魔。

尤里握紧三节棍冲了上去。

一棍劈下,白发恶魔直接用匕首架住了尤里的攻击。

两人僵持不下,雪地也因为驱魔师和恶魔的动作而扬起雪尘。恶魔的眼睛此时瞥向一旁,接着施力挡开尤里的武器,往后移动躲过多萝西娅发射出来的子弹。

这也是为什么上级恶魔那么难缠的原因,异常的反射能力导致驱魔师们没办法击中他们的要害。

枪声再次接连响起。子弹划破扬起来的风衣,恶魔悉数闪开驱魔师们的攻击。

白发恶魔知道自己寡不敌众,于是决定逃跑。临走前,他看了眼距离自己数米的尤里,然后逃离了那片区域。

 

“尤里,别追了!还不能确定这附近有没有其他残留的恶魔,追上去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原本要追上去的尤里被威拉德遏止了。

虽然不甘心,但尤里不得不承认威拉德说的是事实。

深夜的森林里潜伏着什么,没有人会知道。自己究竟可不可以追上上级恶魔,也没有人会知晓。再加上寒冷的天气,畏寒的自己也确实没办法在户外待上太长的时间。

而且,就算真的找到了那只白发恶魔,他和伙伴们也没有足够的体力继续战斗了。

 

“先去搜查附近吧,如果还有残留的恶魔的话就麻烦了。”多萝西娅提议。

“赞成。菲利普,还可以吗?”法隆上前检查菲利普的伤势。

……要命,鼻梁差点就断了啊。

“我没事,去侦查吧。”菲利普揉了揉发疼的鼻子。

“没事就好。其他人也去侦查,发现下级恶魔立刻处理掉!”威拉德下令。

“了解!”

 

尤里也跟上部队,搜查附近的所有区域。

只是,在跟上部队侦查的同时,他一直回想刚才白发恶魔看着他的眼神。因为白发恶魔的眼神,不像以往遇到过的上级恶魔一样。

遇过的上级恶魔都有想要和他拼个死活的眼神,但刚才的白发恶魔眼里,很明显不是这样。

刚才对峙的时候,看着他的是一双悲伤的眼眸。而且,在看清他的样貌时,白发恶魔明显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不,没必要去思考一个恶魔的心思。

——要思考的,只有怎么杀光恶魔这件事。

这么想着的尤里,继续了自己和伙伴们的搜查行动。

 

白发恶魔彻底远离了那片森林,回到了上级恶魔们的据点。

上级恶魔们的据点会为了躲避驱魔师而随时更换,这次的据点是在西北21区的废弃教堂。这座教堂设立在森林里,很适合当成隐避的场所。

“米哈伊尔,你又上哪去了?”

一踏入教堂,白发恶魔便迎上这句话。

转头一看,是一位和他八字不合的女性上级恶魔。

“这么说来,阿加莎你最近因为擅自行动,所以被叶夫格拉夫限制在这里了,不是吗?这么看来,你应该没资格问我吧?”米哈伊尔冷声地回答。

“你……!”

阿加莎恼羞成怒,毕竟米哈伊尔说的都是事实,自己也确实没资格去盘问米哈伊尔。

 

“算了吧,阿加莎,你斗不过米哈伊尔的。”

两人循声望去,是克什纳,上级恶魔的第二位。

“……哼!”阿加莎愤愤离去。

克什纳对离去的阿加莎叹气,转身看向米哈伊尔,问:“北边29区清理完了吗?”

“没有。驱魔师那边来了增援,下级们全灭。”米哈伊尔如实报告。

“这样啊。算了,下级要多少有多少,不碍事的。”

克什纳注意到米哈伊尔的神情和以往不太一样。

“怎么了?”他问米哈伊尔。

“……不,没什么。”

说完,米哈伊尔将克什纳留在原地,回到自己借住在教堂里的祈祷室小隔间。

实在话,要不是因为这座教堂已废弃许久,上级恶魔们其实也不敢留在这里,教堂里神圣的气息始终对恶魔有一定的伤害。只是这座荒废多年的教堂,早己没有了那些气息。

锁上祈祷室的门,米哈伊尔靠着门往下滑,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明明早就猜到会这样的,明明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但他还是很难受。

明明好不容易,才找到的。

“……尤里。”

靠在木门上的白发恶魔在这句喃喃自语后,闭上了猩红的双眸。

 

那次是尤里和白发恶魔的第一次交战。

之后围剿恶魔的行动,基本上就没有固定在北边29区了。恶魔们变得像之前那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袭击人类的行动模式了。驱魔师们也和以往一样,在接到通报之后,就立即前往通报里的地点,歼灭恶魔。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永无止境的追杀和猎捕。

一个星期后,尤里再次遇到了那只白发恶魔。

 

十二月份的气温普遍偏低,是尤里最为讨厌的季节。

但他是驱魔师,不能因为这点小事而抛下任务。

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不让寒气钻进衣缝里,尤里和V海运的伙伴们抵达了通报里的西边16区。

通报里说,西边16区的村庄遭到了恶魔们的袭击,有半数的村民已经牺牲了。

“没有足够的战斗力的话,还真的没办法和恶魔对抗啊。”

菲利普在听到消息后,说出了让所有人都认同的这句话。

一般的物理伤害对恶魔是绝对有效的,但战斗能力不足的话,就无法战胜怪物一般的恶魔。

这也是驱魔师和一般人本质上的区别。强大的身体素质,改良过的专用武器,全都是为了对抗恶魔而做出的准备。

 

V海运赶到西边16区的时候,村庄已经火光冲天了。

熊熊烈火在寂静寒冷的夜里格外显眼,雪地上除了烧毁的房屋和点点燃烧不了的火苗,就是一具具失去性命的尸体和一片腥红了。

丑陋的下级恶魔们还在村庄里徘徊,似乎在寻找还没被杀害的村民。但更多的,是已经开始啃食尸体的恶魔。内脏、四肢,恶魔们几乎要把整具尸体吞噬下去。

“啧,来迟了吗!”法隆在村庄的围栏前停下了吉普车。

“法隆和我去搜索还有没有存活的村民,多萝西娅、菲利普还有尤里去消灭下级恶魔,途中发现上级恶魔或者不寻常的现象的话发信号弹!其他人视情况赶去信号弹的位置!”威拉德发号施令。

“了解……喂!尤里!”

还没等威拉德说完,菲利普就看见尤里拿着三节棍跳下车,冲进敌阵里了。

“啧!菲利普,走了!尤里一个人冲这么前面很危险!”

“ok!”

翻出自己的武器,多萝西娅和菲利普也跟上尤里的脚步,冲进被火焰吞噬的村子里。

“尤里也太冲动了吧?!”法隆这才来得及熄灭引擎。

“这也怪不得他……我们也行动吧。”

“了解!”

剩余的两个人也拿着武器跳下车,然后冲进火海里。

 

那天在森林里的场景再次重现。不同的是,这次的围剿行动是在被火舌舔过的村庄里。

“多萝西娅,这附近的恶魔已经清理完了,你那边呢?!”

菲利普放下手上的枪,转头问附近的多萝西娅。

这次行动的恶魔的数量虽然足够去消灭一个小村庄,但不像上次在森林时那么众多,所以菲利普和多萝西娅并没有像之前一样,需要那么费力地去歼灭恶魔。

“我这边也差不多了!话说回来,尤里上哪去了?!”射杀眼前的最后一只恶魔,多萝西娅回话。

冲进村庄后,菲利普和多萝西娅就没看到尤里具体到底往哪个方向行动了。

先是被恶魔们挡住冲进去的路线,几乎要把所有东西吞噬的火焰也限制了他们可以移动的范围。

驱魔师被限制行动范围,恶魔们亦是如此。所以,菲利普和多萝西娅很快就清除完附近的下级恶魔了。至少在他们的视线里,已经没有了恶魔的影子。

多萝西娅此时看见了威拉德和法隆的身影。

“情况如何?”威拉德上前问。

“附近的恶魔清理完毕,不过还不能确定没有残留的恶魔。而且,尤里冲得太前面,找不到他去哪里了。”多萝西娅回答。

“法隆你们那边呢?有存活的村民吗?”

菲利普得到的答案是摇头。

他这才意识到,这次真的来迟了。

这座村庄已经被彻底摧毁了。

 

“……没时间感伤了,现在必须把尤里找出来。他冲这么前,难保他不会被围攻。”多萝西娅说。

多萝西娅知道,所有人都在努力压抑住自己的心情。驱魔师就是为了保护人类而存在于世,但他们现在却失职了。

可既然村庄已经保不住了,那么至少要把尤里找出来。

毕竟尤里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冲得太快,导致自己负伤惨重了。之前的话就算了,现在还是在被大火吞噬的村庄里。高温和火焰不止会限制尤里的行动,也限制了他的逃跑路线。而且,要是倒在烈火里,这次尤里的性命就真的难保了。

他们驱魔师因为恶魔的关系日益减少,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人了。

失去任何一个伙伴,对他们来说都是重大的挫伤。

 

“没错的话,尤里往两点钟的方向移动了。”菲利普回想起刚才自己看到的尤里最后移动的方向。

“不能保证尤里还在那个方向,不过既然你这么说的话,值得去搜查看看。”

话刚说完,威拉德就朝菲利普身后开了一枪。

准备袭击菲利普的下级恶魔应声倒地,然后化成灰消失。

“果然,还有残留下来的。”法隆说。

“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尤里。这座村庄已经被毁,那么找到同伴便是优先事项。途中发现恶魔的话,就像以往一样,消灭就行。”

威拉德边说边给自己的枪填充子弹。刚才在搜索幸存者的路上,他和法隆没少处理下级恶魔。

“走了。”年长的指挥官下令。

“是!”

 

还在燃烧的村庄里,尤里正和一只恶魔对峙着。

白色的长发,脸上狰狞的疤痕,山羊一般的犄角,毋庸置疑,是上次那只上级恶魔。

三节棍不断变化形式给白发恶魔制造伤害,却全数被恶魔防了下来。

尤里觉得有些奇怪。

白发恶魔并没有主动对他攻击,从头到尾都只是在防御。

——是在小看我吗……?!

尤里打出了更用力的攻击,白发恶魔手里的匕首此时也应声断裂。

但这不代表尤里有机会伤害到他,恶魔迅速地和尤里拉开距离,从腰间抽出另一把匕首应战,而尤里依然没有伤到恶魔丝毫。

就在此时,一旁被烧断的梁柱塌了下来,把尤里和白发恶魔隔开。

正当尤里又要发动攻击的时候,他听到了恶魔在说话。

“你的名字是什么?”白发恶魔这么问。

“恶魔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

说完,尤里越过还在燃烧的梁柱,把三节棍甩在恶魔脸上,却再一次被恶魔防住攻击。

点点星火喷在驱魔师和恶魔的身体和衣物上,却因为低温的天气和匮乏的氧气,怎么样也燃烧不起来。

两人再次僵持不下,白发恶魔又一次地开口了。

“尤里。”恶魔说。

尤里的手还在施力,却硬是愣在了原地。

“那是你的名字对吧?”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

甩开白发恶魔卡在三节棍上的匕首,尤里趁着这个空隙往恶魔身上踹了一脚。

白发恶魔显然是没有想到尤里会来这一招,硬生生地被尤里用三节棍末端上的刀刃在手臂上划了一刀。

恶魔迅速调整状态,防下尤里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击。

接着,白发恶魔发现,尤里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

——没有体力了吗……

想想也是,尤里已经和他战斗快四十分钟了。这么长时间的快节奏又有力的攻击,是很消耗体力的。

“尤里,你为什么要成为驱魔师?”他再问。

“因为你们这群恶魔就像现在一样……摧毁了我的家乡!”

他看见尤里的眼里燃起了憎恨的怒火。

——啊啊,果然……

白发恶魔有一瞬间闭上眼。那个瞬间,脑海里闪过多年前的画面。

——是因为这样啊。

 

尤里再一次冲了过来,白发恶魔也再次用匕首架住合成长枪的三节棍。

两种不同的武器相互抵在一起,发出阵阵有些刺耳的声音。恶魔感觉得到,驱魔师的攻击力度明显减少了。

然后,恶魔的视线里闯入了别人的影子。

“尤里!没事吧?!”黄发少年抱着枪跑了过来,身后跟着的是V海运的同伴。

白发恶魔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他在离开之前,在尤里耳边低语。

“米哈伊尔。”

“那是我的名字。”

米哈伊尔用力挡开尤里的武器,接着往后跑去,离开了那片火海。

 

本想追上米哈伊尔的尤里被突然出现的下级恶魔挡住了去路。

银色的子弹从身后发射,多萝西娅击中了尤里眼前的下级恶魔。被命中眉心的恶魔往后倒下,化成灰消散在空中。

“啧,还有残留的吗?”菲利普以为赶来的路上已经处理掉所有的恶魔了。

“尤里,没事吧?”

法隆上前关心,却只看见咬牙切齿的尤里。

“怎么了?”法隆问。

“又让恶魔给逃走了……”尤里回答。

尤里在懊恼,他又一次让上级恶魔从自己眼前溜走了。而且,还是同一只的上级恶魔。

“我们也想处理掉上级恶魔,只是现在这个情况,我们没有人可以和那只上级恶魔正面对抗。先不说四周围的火海,我们的体力并不允许我们继续战斗。”

威拉德仔细分析给尤里,就怕他脑子一热,继续追着刚才的白发恶魔不放。

尤里喘气,知道威拉德是在阻止他去送死,也稍微冷静了下来。

而且,刚才白发恶魔只是在防守他的攻击而已,他都已经打得那么吃力了。如果那只上级恶魔真的要和他打起来的话,他绝对是处于劣势的位置。

“总之,先去确认附近还有没有恶魔吧。火势越来越大了,动作要快。”威拉德说。

“知道了。”

 

在确认完村庄里没有残留下来的恶魔后,尤里等人离开了西边16区。

“话说回来,那只白发的上级恶魔,好像是上个礼拜才出现的吧?之前似乎没见过那只恶魔的样子。”坐在后座中间的菲利普问。

吉普车由法隆驾驶,威拉德坐在副驾驶,其余的三人则坐在后座。

“也许是新出现的上级恶魔吧。那群上级恶魔之间,也是能诞生出新的上级恶魔的。”多萝西娅回答。

“多萝西娅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之后我让昭元调查看看。”威拉德说。

“……米哈伊尔。”

尤里这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尤里,你刚才说了什么?”多萝西娅转头问。

“那只恶魔说,他叫米哈伊尔。而且,他知道我的名字。”

“他知道你的名字的话,也许是克什纳他们透露给他的吧?毕竟都是上级恶魔。不过,他是主动告诉你他的名字吗?就你的性格来说,你应该不会去问的吧?”

尤里点头,同意菲利普的话。

“怪了,为什么一只恶魔会告诉驱魔师自己的名字啊……”菲利普歪头思考,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不管怎么样,这也方便了昭元的调查,算是一个很重要的情报。尤里,辛苦了。”威拉德说。

“不会。”

然后,车里陷入了一片寂静。

 

吉普车孤单地行驶在路上。菲利普转头,发现尤里已经睡着了。

“尤里睡着了啊。”黄发少年轻声地说。

“和米哈伊尔的战斗消耗了不少体力吧?如果没错,他应该是和米哈伊尔战斗了半小时左右吧。”多萝西娅计算在村庄里待的时间,尤里和米哈伊尔的战斗大约就是那个时长了。

“说实在话,这次尤里会这么冲动,我真的没办法生气起来。他的故乡,就是这么被恶魔毁掉的吧?”

菲利普想起,威拉德有告诉过他们尤里的过去。

“对……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眼前重现。就算是再冷静的人,也没办法不冲动吧?”法隆说道。

尤里是当初威拉德在出任务的时候带回V海运的。那时候菲利普还没加入V海运,所以尤里的事情,是他私底下去问威拉德的。法隆和多萝西娅,也是知道尤里过去的人。

所以,对于这次尤里鲁莽的举动,没有人有办法责怪尤里。

 

尤里只有七岁的时候,故乡被恶魔们袭击,就像刚才那个村庄一样被毁灭了。

被大火吞噬的村庄,被全数猎杀的村民,尤里故乡的遭遇和西边16区的那个小村子几乎一模一样。

其实如果那时候驱魔师们再慢一些的话,尤里也是要和最珍爱的双亲一样,被恶魔们猎杀,被当成食物的。正是因为驱魔师的到来,尤里成为了幸存者。

故乡唯一的幸存者。

那时候的尤里曾经想过,要不要自己就这么死了算了。至少,不用承受这种失去家人的悲伤。

然后,威拉德用话语敲醒了只有七岁的尤里。

“你的父母,会希望你擅自去死吗?”

——既然找不到活下去的办法,那就复仇吧。去狩猎恶魔们,去向你的仇人复仇。

这是威拉德告诉尤里的。

也是因为这样,尤里才会成为驱魔师。

去狩猎不该存在的恶魔,去向恶魔们复仇。

去歼灭,所有的恶魔。

 

西北21区的废弃教堂外,米哈伊尔让两只下级恶魔放下肩上的黑色布袋。

数个黑色布袋倒在教堂外的草丛上,散发出阵阵血腥味。

血腥味吸引了附近的下级恶魔,教堂周围开始出现其他丑陋的怪兽。

它们粗暴地拆开布袋,然后开始啃食布袋里的尸体。

“哦呀?找到下级们的粮食了吗?”

米哈伊尔转头,顶着黑眼圈的上级恶魔从教堂的侧门走了出来。

是叶夫格拉夫,上级恶魔的第一位,也是所有恶魔的王。

“这是你的要求吧?清理人类的区域的同时,顺便把下级的粮食带回来。”米哈伊尔离开下级恶魔们的周围,踏入教堂内。

“毕竟下级们两到三天就必须进食一次。虽然下级恶魔可以通过啃咬的方式去感染人类,来增加它们的数量,但那也是有些麻烦的事。可以的话,我不想让兵力白白饿死。”叶夫格拉夫看了眼进食中的下级恶魔们,也重新回到了教堂里。

叶夫格拉夫说的没错,下级恶魔和他们不一样,进食的频率比他们高上许多,粮食也更加容易找。对下级恶魔而言,只要是人肉就行了。

但上级恶魔的粮食是人类的灵魂,他们也只能吸食人类的灵魂,只是他们两个礼拜进食一次就足够了。

上级恶魔们可以轮流出去觅食。但阿加莎因为擅自行动,惊动了驱魔师们,所以已经被软禁在这座教堂了。所以米哈伊尔的任务除了清理人类的区域,和给下级们带回粮食,还额外多了一项——替阿加莎把食物带回来。

实在话,如果不是因为叶夫格拉夫这么要求,米哈伊尔才懒得管阿加莎的死活。

 

米哈伊尔回到了祈祷室的小隔间。

小隔间里其实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一扇让月光透进来的天窗,因为它最初的用途就只是用来祈祷而已。

一如既往地锁上门,米哈伊尔枕着手臂准备入睡。

但他睡不着。

一想到方才和尤里的战斗,他就睡不下去。

他知道了尤里憎恨恶魔的理由,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好。

他其实早就猜到尤里成为驱魔师的理由了。但不管过了多久,他还是没找出自己应该怎么做的方法。

“……所谓的神明,还真是喜欢开玩笑啊。”

米哈伊尔和其他恶魔不一样,他相信神的存在。这也是为什么,他被其他上级恶魔当成异类的原因。

恶魔们净是无神论者,但他们本身其实就和神明一样,是科学无法证实的存在。再加上米哈伊尔自身的经历,导致他更加确信神明的存在。

月光洒在米哈伊尔眼前,米哈伊尔躺在地上,把自己缩成一团。

他是恶魔,尤里是驱魔师。

尤里的故乡被恶魔摧毁,他憎恨着所有的恶魔。所以,作为上级恶魔的米哈伊尔,也在尤里憎恨的范围内。

米哈伊尔发出无奈的笑声。

“还真是讽刺啊……”

 

冬季的月亮皎白得很,雪花无声无息地落在地上,化成一片片的雪摊。

尤里睁开了双眼。

他坐起身,看了眼墙上的壁钟。老旧壁钟的指针指向三点半,是大部分生物的睡眠时间。

和自己同室的菲利普睡得很熟,但他也只会在被结界保护的驱魔师本部睡得如此安稳。

本来尤里也是和菲利普一样,放心地进入梦乡的,但他却因为梦境而醒了过来。

他梦见自己还是个年幼的孩子,身边跟着一个白发的少年。那是一位没有见过的少年,看起来似乎是他的兄长。

可尤里是独生子,并没有兄长的存在。他的家人只有父母,但也早已在十年前丧命于恶魔手中了。

尤里的梦不是噩梦,反倒是非常美好的梦。梦里的他会缠着白发少年,要他和自己在雪地上玩闹。他们一起堆起两人样貌的雪人,一起猎捕落单的驯鹿,累了少年还会把他背到背上,然后用雪橇拖着猎捕到的驯鹿回家,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

不知道的人会以为那是尤里儿时的记忆,但尤里的记忆里并没有白发少年的存在。

而让尤里醒过来的,是在梦境里回到家后,看起来是他的母亲的女人说出口的名字。

梦里年幼的他回到家后,被白发少年从背上温柔地放下。他扑进了女人的怀里,亲昵地对女人喊出“母亲”二字。

『欢迎回来,尤里,米哈伊尔。』

梦里女人的这句话,直接让尤里从梦中惊醒。

米哈伊尔。

是那只白发恶魔的名字。

白发少年和恶魔确实有些相似,但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梦里的少年无疑是非常温柔的,尤里不管怎么样都没办法把他们两个联想到一起。

——……是自己想多了吧。

尤里躺回床铺,准备再次入睡。

可他睡不着了。

一闭上眼就是梦境的后续,自己围绕着不认识的人喊出家人的称呼,恶魔的名字也不断出现在梦境里,看似自己的回忆,实际上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场景。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地陌生。

 

尤里开始讨厌这个美好的梦境。

那个梦境一点一点地刺痛着他的伤疤。

如果他不是驱魔师的话,他是不是就不用挥动那把三节棍?

如果他活在和平的世界,他是不是就不用承受失去所有的伤痛?

如果他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哥哥,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用顾虑忙着工作的父母,肆无忌惮地向家人撒娇?

如果,故乡没有被摧毁的话,他现在会是以什么样的方式生活?

是否就会像梦境里那样,和乐地和家人一起活着?

“如果,没有恶魔的存在的话……”

 

米哈伊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了。但他醒来的时候,天空依然是暗灰色的。

他起身,走到天窗下抬头。

天空难得没有云,可以看清夜空里闪烁的星星。

“……天狼星,在哪?”

 

米哈伊尔离开了祈祷室,然后迎面对上了上级恶魔的第二位。

“叶夫格拉夫下令,三天后要去清理东北31区。”克什纳传达最上位的话。

米哈伊尔点头,他的行动范围一向都是由叶夫格拉夫决定的。

“这么说来,北边29区呢?”

米哈伊尔忽地想起,之前集中在北边29区的行动在上个礼拜突然就被分散了。

“那边的驱魔师加强了防御,不好行动。再继续攻击那边的话,只是让下级们去送死而已。”克什纳回答。

“……哦。”

“之前集中攻击北边29区是因为那边聚集了很多城镇。只要攻下其中一个城镇的话,周围的城镇自然不必多说,也会成为我们的领地。不过既然这么多次都拿不下北边29区,那我们也没必要继续执着在不可能的事上。”

米哈伊尔点头,然后离开了废弃教堂。克什纳知道米哈伊尔习惯独自行动,所以也没去阻止他。

只是,克什纳注意到了一点。

米哈伊尔象征恶魔的犄角上,开始出现了细小的裂痕。

 

接下来的几个月,恶魔们依然是不断地去袭击人类居住的区域。驱魔师们也义不容辞地赶到现场,歼灭恶魔。

不同的是,尤里开始注意到,每次在下级恶魔们都化作灰消散后,附近的隐蔽处总会有一个白发的人站在那。

他知道那是什么人,所以他也知道应该怎么做。

米哈伊尔,那只最近几个月才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上级恶魔。所以,尤里在每次发现他之后,就会冲上去狩猎白发的上级恶魔。

“这么说来,果然是你吧……”

在某次和米哈伊尔交战的时候,尤里对白发恶魔说出了这句话。

“诶?”尤里想起他了?

“十年前那场屠杀,你在场的吧?毁掉我的家乡的大火,是你干的事对吧?!米哈伊尔!”

 

尤里想起来了。十年前那场大火里,他确实有看见了一个白发的恶魔出现在眼前。

屋子被火舌舔过,年幼的尤里被父母推出燃烧中的房屋的下一秒,横梁便塌了下来。再接着,整间房子的骨架彻底坍塌。

他哭泣、嘶喊,却怎么也改变不了双亲被困在火海里这件事。

就在这时,小尤里的眼前出现了黑色的靴子。

他抬头,看见高大的青年站在他面前。

那人留有白色长发的头上长着山羊一般的犄角,双眸是血一样的腥红色,脸上刻印着狰狞的疤痕。

“大哥哥……拜托你,救救我的爸爸妈妈……”

小尤里不知道眼前这个青年是什么人,但他只想救出身处火海的双亲。

然而,白发的青年却离开了小尤里面前。小尤里随后听到的,是陌生大人们的声音。

“喂!这里还有个小孩啊!”

“快把他带去安全的地方保护!不能再让恶魔杀人了!”

陌生的男人从身后把小尤里扛到肩上,可小尤里却不肯离开那里。

“不要!放我下去!爸爸妈妈还在里面啊!”小尤里不断在男人肩上挣扎。

“小子,你的父母不可能救活了!”男人扛着小尤里,用最快的速度冲出了火海,去到了安全区域。

“你骗人!爸爸妈妈还没死,为什么不去救他们?!”

小尤里才刚被放下来,就打算往熊熊烈火里跑,把他带出来的大人直接拉住了他细小的手臂。

“我也想救他们啊!”

男人这句话直接让小尤里愣在原地。

“可是啊,你的父母已经没有办法救活了。你的家已经被恶魔们破坏了,没办法再复原了。”

“恶魔……?”小尤里问。

“对,是恶魔摧毁了你的家园。所以小子,接下来就交给我们驱魔师去处理了。”

 

那时候的小尤里还不是很清楚大人对他说的话,他只知道,是恶魔摧毁了他的故乡。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站在他面前的,正是眼前正在交战的上级恶魔——米哈伊尔。

“就是你,夺走了我的一切!”

米哈伊尔差点没防住尤里几乎用尽全力的攻击。

他看着尤里眼里的怒火越烧越旺,似乎恨不得立马就将他杀死。

米哈伊尔没有再说话,就只是和尤里来回过招。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尤里在那时候认出了米哈伊尔是摧毁自己家园的主谋。所以一旦发现米哈伊尔,他永远是第一个冲上去狩猎他的人,但米哈伊尔永远只会防御,不会主动攻击尤里。

他们交手的时间也不长。在其他驱魔师同伴赶到现场之后,米哈伊尔就会逃跑,且不会让任何人追上他。

不管是V海运,还是其他驱魔师,抑或是身体素质超常的尤里,都追不上。

 

米哈伊尔又一次地逃过了驱魔师的追杀。

上级恶魔的据点从西北21区的废弃教堂换去了东南8区的宅邸。传闻东南8区的宅邸闹鬼,所以人类都不敢靠近这座宅邸,也导致周围没有其他的建筑物,不过实际上是什么东西都没有。没有鬼怪,也没有什么诅咒。

但既然是被荒废的地方,上级恶魔们也就顺势把它当成是新的据点了。

米哈伊尔回到荒废的宅邸的时候,天空依然是靛蓝色,但是已经数不到星星了,说明太阳再过不久就要升起了。

季节早已从冬季转为春天,宅邸周围的树也开出了叫不出名字的花朵。

白色的花朵凋零,落在了米哈伊尔跟前。米哈伊尔蹲下身捡起落花,把它举过头欣赏。

靛蓝的天空里混有白色的落花,米哈伊尔突然想起了尤里的发色。

尤里的发色也是这样,深蓝色里混着一撮白色,有些突兀却又不会难看。

 

“在笑什么?”

米哈伊尔无意间露出的笑容被刚觅食回来的阿加莎瞥见了。

阿加莎软禁的命令在二月的时候解除了。出去吸食人类灵魂的她,回到教堂就看到米哈伊尔举着花对天空露出笑容,让她看着都觉得不爽。

“没什么。”

米哈伊尔收起温柔的笑颜,放下举起落花的手,道:“倒是你,没在搞什么奇怪的举动吧?”

“呵,我还不想再被关起来两个月。”

阿加莎突然注意到了米哈伊尔身上不寻常的地方。

“米哈伊尔,你的角是怎么回事?”

米哈伊尔发现阿加莎在盯着自己头上的犄角。他伸手去触碰,才发现自己右边的犄角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缺口。

“你还没到时间吧?为什么角会这样?”阿加莎再问。

米哈伊尔自己也想知道。

上级恶魔的寿命平均为五百年,当恶魔的寿命只剩下最后十年的时候,头上的犄角会开始逐渐断裂。而当犄角完全折断,恶魔彻底变成人形之后,也代表恶魔迎来了生命的谢幕。

可米哈伊尔却在五十岁的时候就开始断了犄角。

这显然是不寻常的现象,因为米哈伊尔的犄角不是因为意外而导致断裂的。它和快要逝世的上级恶魔的犄角一样,是自行开始折断的。

他是上级恶魔当中最年轻的,却是犄角最快出现缺陷的恶魔。就连他们当中最年长的叶夫格拉夫,犄角也都还没开始断裂。

 

看见米哈伊尔没有说话,阿加莎继续问:“这件事情,克什纳和叶夫格拉夫知道吗?”

“不……他们还不知道。”

米哈伊尔自己也吓到了。

为什么自己的寿命会这么短?如果按照这个速度来计算的话,他的寿命也只剩下一年了。

但这也未免太快了吧?他是上级恶魔,不是寿命短暂的下级恶魔,也不是脆弱的人类。

——……啊啊,是这样啊。

米哈伊尔想到了自己寿命如此短暂的原因了。

——也许,就是因为那个吧。

 

“米哈伊尔。”

米哈伊尔和阿加莎循声望去,叶夫格拉夫从宅邸里走了出来。

“你的犄角是怎么回事?”

虽然克什纳前几个月就有告诉他,米哈伊尔的犄角已经开始出现裂痕了。但即使是他也不知道,为何米哈伊尔的性命会如此短暂。

这是不寻常的现象,但上级恶魔中从来没有过这种事。没有谁见过这样的事,也没有谁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离谱的现象。

“……不知道。但如果按照这个速度来算的话,明年四月的时候,我应该就会死吧。”

米哈伊尔顿了顿,然后继续说:“在这之前,我会继续执行你们的指令。犄角断了说明我本来就不长寿,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叶夫格拉夫叹了口气,道:“上级恶魔只有五十岁便离世,传出去会笑死人的吧?”

“应该吧。但事情很简单,就只是我的时间到了。用不着救我,那只会成为无用之举。”

米哈伊尔知道,犄角一旦断裂,就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延续恶魔的性命了。

 

“……我说,你未免也太轻视自己的生命了吧?”

就阿加莎看来,米哈伊尔其实把生死这件事看得很淡。淡到让她觉得,米哈伊尔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米哈伊尔没有继续说话,而是转身,进到了宅邸里面。

阿加莎咂舌:“啧,就是他这个态度我才讨厌啊。”

“算了,米哈伊尔也不是第一天这样了。可是,他确实把生死之事看得很淡,寿命也太过于短暂了。”

不止阿加莎,就连叶夫格拉夫也觉得,米哈伊尔并不重视自己的性命。

“虽然很遗憾,但在四月的时候,要找个人来代替米哈伊尔的位置了。”最上位的恶魔这么说道。

 

米哈伊尔进到了宅邸三楼的房间里。

天空开始亮了。

白天或许是其他上级恶魔的活动时间,但至少不是米哈伊尔出外行动的时段。

他进到房间里附带的厕所,透过镜子看着自己的样貌。

左边的犄角出现了裂痕,右边的犄角则是在末端折断了一小截,连着一丝一丝细小的裂痕。再过几个月,可能这对犄角就只剩下一半了吧。

 

说实在话,米哈伊尔自己也觉得很可笑。

自己居然会拥有上一世的记忆。

想都没有想过,这种在狗血的科幻故事里才会出现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自身就是科学无法证实的生物,发生这种事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了。

上一世的他还是人类,和尤里是兄弟。

是的,和那个驱魔师尤里是兄弟。

他们在银白色世界里的小村庄,与家人和平地生活在雪地上。

第二次和尤里交战的那一晚,米哈伊尔便梦到了那时候的事。

那时候的他们真的很幸福。没有恶魔,没有驱魔师,米哈伊尔就在那个与世隔绝的桃源乡和尤里一起长大。

所以,在得知尤里成为驱魔师的时候,米哈伊尔才会觉得神明喜欢开玩笑,而且还是那种让人笑不出来的玩笑。

这一次他们不再是兄弟,也不可能再是兄弟了。

他们成为了势不两立的存在,更是不可能化解怨恨的敌人。

 

因为就是米哈伊尔摧毁了尤里在这一世的故乡的。

十年前,米哈伊尔根据叶夫格拉夫的指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毁掉了尤里的故乡。

他站在远处监视下级恶魔们的行动时,忽然看见一个被父母从烧毁的房子推出来的小孩。那小孩靛蓝的发色中,额前罕见地混有一撮白发。

他怀疑那是尤里,所以趁驱魔师还没赶到现场时,走到了小孩面前查看。

米哈伊尔在看清小孩的样貌后,瞪圆了猩红的双眼。

那是尤里,是他一直以为没有转世的尤拉奇卡。

所以,米哈伊尔那时候陷入了无尽的自责。

他毁掉了尤里的故乡。

他毁掉了尤里珍视的家人。

他毁掉了尤里最重要的宝物。

他更毁掉了,可以接近尤里的机会。

 

后来,米哈伊尔就再也没见到过尤里了。直到去年的十二月,尤里才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以一个憎恨恶魔的驱魔师的身份。

尤里显然是没有前世的记忆的。不,倒不如说,拥有上一世记忆的,这世上也许就只有米哈伊尔一个。

所以尤里才能毫无顾虑地狩猎米哈伊尔。但米哈伊尔并不想伤害尤里,所以他永远都在防守,他已经不想尤里再次因为他的关系受到伤害了。

米哈伊尔没有告诉任何人关于前世记忆的事,因为他知道没有人会相信这种近乎胡扯的鬼话。

毕竟有的时候,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本身是个天大的笑话。

 

米哈伊尔其实一度认为,尤里并没有转世于这个世上。

作为恶魔的他在出生不久后就开始等待尤里的诞生,可一直到他度过了三十年的恶魔生涯,米哈伊尔才意识到,尤里可能没有像他一样幸运,被神明安排降临于世。

所以米哈伊尔放弃了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寻找尤里的举动,放弃了可以潜入人类社会,搜索尤里的身处地的任何机会。

所以米哈伊尔没想到,在他四十岁那年,他又再次见到了尤里,但尤里却作为一个人类诞生于世。

所以,米哈伊尔才会觉得,神明开了个让人笑不出来的玩笑。

因为恶魔与驱魔师,本来就是势不两立的存在。

更何况,还是毁掉驱魔师所有一切的恶魔。

 

米哈伊尔轻抚额上的犄角。

犄角这么快就断裂,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记忆违反了常理的关系吧。

按照常理来说,他不该拥有前世的记忆。剧烈缩短的寿命,也许就是拥有前生记忆的代价。

上一世的记忆以这一生的寿命来抵还,神明大人还真是喜欢作弄他人,不管是对人类,还是恶魔。

明年四月的时候,米哈伊尔便会化为灰消失,以上级恶魔的身份消失在这世上。

“……可以的话,还是希望尤里不要想起我好了。”

如果尤里知道自己曾经的兄长变成恶魔的话,那他一定会自责到死的吧?为自己狩猎他的行动而感到懊悔。

米哈伊尔不希望尤里会再因为自己而受伤了。

尤里曾经因为他的关系失去所有一切,他不想再让遍体鳞伤的尤里继续受到折磨了。

受到折磨的,他一个就够了。

 

七月份,夏季的到来,气温逐渐上升。

又一次围剿恶魔的行动,又一次让米哈伊尔从眼前溜走。

又一次,尤里从那银白色的梦中惊醒。

是第几次梦到那个梦境了?

一样的场景,一样的人物,一样美好的事物。他和那个叫做米哈伊尔的少年,在雪地中无忧无虑地长大。

但主角并不是他啊。

他坐在床上抱头,把自己缩成一团。

拜托了,不要再让他梦到那个世界了。

不要再刺痛他的伤疤了。

这美好的梦境,只会让他想起逝世的双亲,以及被毁灭的故乡啊。

“……不要,再让我见到那样的景色了。”

 

十月,天气开始转凉,林间染上了秋季的颜色。

驱魔师和恶魔之间的厮杀让树林里的枫叶变得更加鲜红。

这一次,米哈伊尔没有出现在驱魔师的视线范围里了。

他的犄角,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他已经不奢望自己可以进入尤里的视线了。他现在只希望,自己活着的时候还能继续注视着尤里的身影。

他曾经希望尤里可以记得他的身影,可自己成了尤里最痛恨的仇人,尤里是不可能忘记他的样貌的。

为了复仇,为了亲手消灭仇人,尤里是不会忘记夺走自己一切的仇人的样貌的。

但如果这样就能被尤里记住的话,米哈伊尔不介意被尤里怨恨。毕竟,自己确实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误。

“果然,还是那个尤拉奇卡啊。”

米哈伊尔望着手中刚脱落的犄角的碎片,露出无奈的笑容。

尤里还是那个尤里。

既然决定要复仇的话,那么他就不会停下脚步。

无论如何。

 

冬季,尤里最讨厌的季节。

米哈伊尔的犄角比预期中还要更快地断裂,几乎所剩无几了。

他看着尤里和他的伙伴们在下级恶魔们里不停地周旋,然后将下级们一个个猎杀干净。

米哈伊尔其实很早以前就决定了,他想死在尤里手中。

既然没办法以兄弟的身份相认,那么至少,让他被最亲爱的弟弟杀死吧。

曾经夺走一切的他,心甘情愿死在尤里手下。

这对米哈伊尔来说,是最大的愿望了。

若是他们俩之间只能活一个的话,那么米哈伊尔希望活下来的是尤里。

反正,自己也已经时日不多了。

 

所以米哈伊尔踏进了尤里的视线里。

“……哟。”他用虚弱的语气向尤里打招呼。

不出所料,尤里握着三节棍向他冲了过来。

就让尤里在他最讨厌的季节,杀死最痛恨的人吧。

这是米哈伊尔唯一能给尤里的礼物了。

“呐,尤里。”

 

——杀了我。

 

尤里最痛恨的仇人总算是被他一枪刺穿了心脏。

但奇怪的是,米哈伊尔这一次完全没有反抗,仿佛就是准备让尤里杀死他一样。

在尤里还疑惑米哈伊尔的举动时,眼前的白发恶魔就化作灰消失在空中了。

从心脏的部位开始化成灰,然后逐渐扩散到全身,最后被风给带走了。

除了衣物,什么都没有留下。

什么都没有。

 

“干掉了吗?!”

处理完下级恶魔们的伙伴赶到尤里身边,菲利普一开口就问尤里和米哈伊尔交手的结果。

“嗯,干掉了。”尤里点头,甩掉落在三节棍上的灰。

“终于啊……在我们眼前晃了这么久,总算是解决了。”菲利普松了口气。

“……尤里,你怎么了?”

多萝西娅注意到尤里有些奇怪的表情。

“诶?”尤里问。

“对啊尤里,为什么你在哭啊?”

法隆这句话才让尤里意识到,自己的视线被泪水模糊了。

“不,没事。”尤里抬手,用衣袖拭去眼泪。

“不管怎么样,算是处理掉一只上级恶魔了。尤里,干得不错。”威拉德说。

“谢谢教授。”

——是啊,明明已经亲手解决掉自己最痛恨的恶魔了。自己应该高兴起来的,不是吗?

——那为什么……

 

『我亲爱的尤拉奇卡。』

『能再见你一面,我死而无憾。』

尤里恍惚间突然听到了这些话。

脑海中,梦里的白发少年和白发恶魔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闭上眼,就能看见年幼的自己和米哈伊尔在雪地上玩闹的景象。

奇怪,自己不是讨厌那个梦境的吗?自己不是最讨厌米哈伊尔了吗?

尤里抬手,揪住了胸口的衣物。

——为什么……

 

为什么,心脏的位置有些痛?

 

恶魔和驱魔师,是势不两立的存在。

……对吧?

 

 

 

 

 

写到菲利普被踹的时候:可怜的菲利普,剧里被踹剧外也要被踹而且还是被同一个人踹哈哈哈哈哈哈哈

写到教堂的时候:嘶……北边29区那个要怎么圆啊……

写到米哥犄角断裂的时候:卧槽这个时间要怎么算啊!(认命地去按计算机)

写到最后:怎么感觉……不怎么虐啊???

 

感觉越写越偏,越写越像原作

说好的童话魔幻系已经只剩下魔幻了啊!这是什么各种paro的大杂烩啊?!

感觉我根本就是把原作的吸血鬼和血猎改成恶魔和驱魔师而已啊我在干什么啊!

为什么最后被我写成狗血剧了啊我个sb!

 

悄悄说一句群里的穆夏帮我补了一把刀,就是开头那两句,嗯

 以上,大家下次再见

 


评论(6)
热度(16)

© sakiya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