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考年,更新随缘
喜欢写刀子,也产产糖
也喜欢写原创
09或者sakiya,请这么称呼我

qq号:1776123359

是原创故事的番外



“马麻,介个是什么?”

金发男孩爬上沙发,指着母亲怀里的婴儿问。

男孩还不能很好的发音,却还是能让人明白他在说什么。

母亲慈祥地笑了笑,说:“她叫佐琳,是佐宏的妹妹哦。”

“‘梅没’……?马麻,‘梅没’是什么?”男孩明显不明白母亲在说什么。

“是‘妹妹’。”母亲和蔼地纠正他的话。

“妹……妹?”男孩歪头。

“对,她是你的妹妹。以后,佐宏要保护好妹妹,知道吗?”母亲说道。

“保护……”

唯独这个词,男孩能清楚地说出。

因为这是双亲一直挂在嘴边的字,他也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男孩灿烂地笑了笑:“嗯!佐宏会保护妹妹的!”

那年,佐宏三岁。



“没有妈妈的小孩!”

“没人要的笨蛋!”

“你妈妈肯定是死了!”

一颗颗的小石头砸在女孩身上,弄出细小的伤口。

“才不是!!!”

女孩大声地反驳对她恶言相向的孩童们。

孩童们停止动作,有些发愣地看着女孩。

“我妈妈才没死!她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而已!”她泛泪地大喊。

“那你说,你妈妈去哪里了!”其中一个男孩问。

男孩话刚说完,就被一只手推到后面,跌坐在地。

“好痛!你谁啊……”

男孩被眼前的人吓住了。

金发男孩走上前,把女孩护在身后,冷漠地看着他和其他孩童。

“有本事欺负我妹妹,就应该知道,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吧?”金发男孩冷冷地说。

孩童们被吓着了。

“对、对不起!”

“以后不敢了!”

欺负人的孩子们离开后,金发男孩转过身,却只看到满脸泪痕的女孩。

“哥哥……”女孩不止地抽泣着。

“对不起,哥哥不应该让你一个人留在花店的。”他抱住女孩,轻抚她的脑袋。

“妈妈……真的死了吗……”

男孩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

母亲殉职这件事,早就已经传开了。

然而失去生母,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女孩,都太过于残忍了。

“没有哦,妈妈只是出门工作了。可是,要很久很久才可以回来。所以,这段时间,哥哥来陪你,好不好?”

母亲已经不在了。

所以他必须保护好女孩才行。

他蹲下身,把放在口袋的零食交到女孩手上。

“来,你最喜欢的巧克力,哥哥刚刚去买这个了。”

女孩看到手上的小点心,顿时破涕为笑。

“谢谢哥哥!”她笑得仿佛忘了刚才所有不愉快的事。

“嗯,去和店员姐姐拿花吧。那可是父亲要我们买的东西呢。

“嗯!”女孩用力地点头。

男孩从店员接过了纯白色的花束。
他一手拿着花,一手牵着女孩的手。
“佐琳,回家了。”

那年,佐宏七岁,佐琳四岁。



佐琳愣愣地看着跟在父亲身边的少女。

“父亲大人,她是谁?”佐琳指向少女。

“喂,佐琳,别打扰父亲工作!”

追在佐琳身后的佐宏总算跑到她身后,拉下了她伸出的手。

佐宏害怕他的父亲。

父亲一向严格,在工作时间更是个铁面军官。所以,他一直都不敢在工作时间打扰父亲。就连佐琳,他也不敢让她在工作时间靠近父亲。

“她是刚加入组织的成员。如果还没别的事的话,父亲先离开了。”

就如佐宏所料,父亲非常严格,就算是对自己的孩子也不例外。

然而就在这时,佐琳拉住了少女的衣服。

“大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她问。

佐宏脸都青了。

天天和佐琳说别去打扰父亲工作,她不会完全没听进去吧?!

“她没有名字。”

出乎意料地,父亲回答了佐琳的问题。

佐宏在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好吧,就算是再严格的首领,对待自己的孩子也还是有些容忍的。

“父亲大人,为什么大姐姐没有名字?”佐琳壮大胆子地再次发问。

她当然也知道父亲有多么严格。

但,他代替少女回答了她的问题,说明父亲对她这点小任性,还是可以容忍的吧?

“因为没有人给我名字。说白了,就是我没有父母。”少女知道眼前的大人不知道她的过去,便自行回答了。

少女的声音非常沉稳,和她的样子并不相符。

“……那么,我能叫大姐姐你‘菲蒂’吗?”

那年,佐宏九岁,佐琳六岁。
菲蒂,十三岁。



佐宏尽力地压住内心的恐惧。

这一天还是到了。

组织的存在,就是为了赦清法律无法制裁的人。作为首领的子嗣,执行任务这件事是迟早都要面临的。

他和佐琳出色地解决掉了杀人狂。

没有人发现他们在暗巷做了什么,也没有人发现暗巷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有一件事让佐宏非常庆幸。

佐琳并没有因为杀人而感到兴奋。而是和他一样,感到害怕,有着最正常的反应。

组织里存在着会因为杀人而兴奋的成员,佐宏一直以来都害怕佐琳会变成那样。

庆幸的是,佐琳并没有变成这样。

她还是那个正直的佐琳。

还是他那个纯真的妹妹。

“佐宏、佐琳……?”

这声音……

两兄妹转过头,褐发女性正站在他们身后。

“菲蒂……?”

“菲蒂?!你怎么会在这里?”

菲蒂的出现不禁让他们吓了一跳。

“你们……把那个人杀了吗?”菲蒂用着颤抖的声音问。

佐宏和佐琳对望,然后低下头,说:“因为这是任务。”

是的,这是任务。

组织的命令不能违抗。

所以他们只能动手杀人。

菲蒂走上前,蹲下来抱着个子还不高的两人。

“菲、菲蒂你怎么了?”佐琳问道。

“佐宏、佐琳,我要你们记住一件事。”

“什、什么事?话说菲蒂你勒得我好辛苦……”

菲蒂稍微放松手臂,好让他们不那么辛苦,然后说:“绝对,不能习惯杀人这件事。”

也许佐琳还不明白菲蒂在说什么,但佐宏是知道的。

菲蒂在学会感情后,开始认识以前杀人不眨眼的自己有多么可怕,这点佐宏是知道的。

“我会的。”他回答。

——有我在。
——我不会让佐琳变成那样的。
——佐琳,由我来保护。

那年,佐宏十四岁,佐琳十一岁,菲蒂十八岁。



吹着风雪的门外传来声响,是敲门声。

“菲蒂,你怎么来了?”

披着外套,裹着围巾的佐宏推开门,比佐宏穿得还厚的菲蒂站在门外。

“佐琳在吗?”进屋扫掉身上的雪,菲蒂问道。

“她在房间里,我去叫她出来。”

菲蒂摆摆手,放低声音,道:“静悄悄地带我去她房间。放心,我不会做害她的事的。”

“我知道你不会的。跟我来吧,不过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佐宏指向菲蒂手上的袋子。

菲蒂微笑,拿出袋子里的东西让佐宏瞧瞧。

看见袋子里的东西后,佐宏明白菲蒂要干什么了。

他带着菲蒂去到佐琳房间的门口。

想要进去的佐宏突然被菲蒂拉着,用只有他们俩听得见的声音说:“让她蒙着眼睛出来。”

笑了笑,佐宏比出大拇指,然后敲门。

“佐琳,我进去咯!”

“嗯。”门后传来沙哑的声音。

进到自家妹妹的房间,他遮住佐琳的眼睛,带她走出房间。

顿时,佐琳发现有什么东西盖在头上,还暖乎乎的。与此同时,佐宏放下遮住她眼睛的手。

映入她的眼帘的,是菲蒂和佐宏十分温柔的笑脸。

“佐琳,祝你十五岁生日快乐!”

——对了佐宏,这里也有你的礼物。不过你姐姐我第一次针织,成品也就只能这样了。

——哇啊啊啊啊是头巾啊啊啊!!!姐谢谢你!!!

——哥你真是,太激动了啦。

——嘛,佐宏喜欢就好。

——也是。姐姐,谢谢你织的毛帽。

——客气什么啊。

那年,佐宏十八岁,佐琳十五岁,菲蒂二十二岁。



“哥!”

佐琳跑到佐宏面前,抓住他的手臂。

“哥,怎么回事?为什么基地被毁成这样?还有,刚才干部们说,姐姐叛变了?我出任务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佐宏咬牙,忍住自己哽咽的语气。

“是的,菲蒂她……叛变了。”

他看着佐琳的眼睛顿时失去色彩。

但他知道,现在就必须把事情都告诉给佐琳。

“菲蒂她出任务时遇上迪奥戈·安德拉德,叛变投靠向那个老人了。”

“基地也被菲蒂袭击,父亲他……也殉职了。”

“……不可能。”

佐琳开始站不稳脚步,佐宏及时扶住了她。

“不可能的。姐姐她,姐姐她没理由叛变啊……”

“可事实就是如此!”

佐宏的声量吓住了佐琳。

“菲蒂已经叛变了,她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姐姐了。”

佐琳看见了兄长眼里的不甘和愤怒。

以及,哀伤。

“然后,干部们下达命令,全力通缉菲蒂。并且,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什么叛变啊。

——如果不是偷偷跟在姐姐身后,我大概也会像佐琳一样吧。

——她是被迪奥戈洗脑了。

——……可我也只能继续说谎下去了,不能让佐琳产生拯救姐姐的想法。不然的话,她也会被当成是叛徒的。

——已经没办法保护姐姐了。

——只剩下我,可以保护佐琳了。

那年,佐宏十九岁,佐琳十六岁,菲蒂二十三岁。



山崖被血染红。与离去的佐宏不同的是,佐琳还站在原地。

“哥,能为她做个墓吗?”佐琳低着头问。

背向着她走动的佐宏没有停下脚步,说:“别开玩笑了,组织的背叛者,没资格让我们为她做墓……”

“不是以组织的身份!”

佐琳打断佐宏的话。

“以一个家人的身份……”

金发少年停下了脚步。

握紧拳头,佐琳有些哽咽地说:“我想以一个家人的身份……给她做个墓……在姐姐最喜欢的那个花园,给姐姐做个她说过她想要的,放着我们三个人的布偶的墓……”

脑海深处的记忆被挖了出来。

是的,她曾经这么说过。

因为在组织,随时都会死,所以她曾经说过自己想要的墓碑。

在溪边的花园,最靠近小溪的大树下,他和佐琳亲手把自己埋在那里。那个人说如果可以,想在墓碑上放置佐琳亲手缝制的,他们两兄妹,还有她的外貌的布偶。

这是那个人说过的愿望。

也是她的遗愿。

原本远离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厚实的大手拿掉了佐琳的毛帽。瀑布般的长发落下,佐宏轻抚她的头。

“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哭出声来也没关系,哥哥在这里。”

转身扑进佐宏的怀里,佐琳放声大哭。

任由自己的妹妹把衣服弄得又是泪水又是鼻涕,佐宏抱住她。

——虽然说她变成我们的敌人,可菲蒂依旧是我们的姐姐。十多年的感情,不是说没了就没了。可以的话,我也不想手刃她啊。

收紧手臂,佐宏紧紧地抱住佐琳。

——说起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没看见佐琳哭了?明明小时候就是个爱哭鬼。现在想想,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佐琳的脸上有任何变化很大的表情了。不管是开心地笑,还是生气,或是哭泣,都没有看过了。佐琳大概是把自己的感情统统都压抑住了吧。没办法只控制悲伤的感情,所以才干脆把所有感情都压抑住吧。

——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佐琳像现在这样放声哭泣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呢?

——没记错的话,是从佐琳十一岁,我们开始执行任务的时候吧。毕竟,我们是不被允许哭的。

——因为我们是组织。我们不被允许在熟人逝世后,拥有任何悲伤的感情。

——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还是姐姐,或者是其他同伴逝世的时候,都不被允许。

“放心吧,哥哥还在。”
“由我连着姐姐的份,待在你身边吧。”

那年,佐宏十九岁,佐琳十六岁,菲蒂二十三岁。



“佐琳,小心!”

“啧!”

攻击从四面八方袭来,就算有同伴的提醒,佐琳还是没办法全数躲过。

所以,她没办法及时防御。

血染红了天空。

就算讨伐队伍的实力再强,此时此刻的他们,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少女的躯体从空中落下。

少女重重地跌落在地,发出巨大的声响。

可她却连痛呼都没有发出。

不是她不喊出声。

而是她再也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了。

“……为什么?”

佐宏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为什么?”

他最重视的人闭上了双眼。

“为什么,会这样?”

并且,永远无法再睁开异色的眼眸了。

——我注定,就不能保护好谁吗?

——母亲也是,父亲也是,姐姐也是……

——现在连佐琳,我都没办法保护好吗?

佐琳死了,死在了佐宏的面前,以及他的同伴的面前。

像她的双亲一样,在战争中殉职了。

佐宏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眼前的老者,是杀害佐琳的凶手,也是最后的敌人了。

“喂,臭老头。”他冷冷地说。

“杀了她,就应该知道,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吧?”

——我,还真是没用啊。

——谁都没办法保护好。

——……那么,至少让我铲除所有噩梦的根源吧。

在夷平了城堡后,讨伐队终于赢了。

可谁也没发出胜利的欢呼。

他们看着组织的首领一步步走向少女的身边。

他为少女戴好淡紫色的毛帽,把她打横抱起,然后迈出步伐。

——我谁也没能保护好。

——所以,神,拜托了,让我保护好组织。

——因为组织,是我遇见他们的源点。

——让我保护好,这个‘家’。

“佐琳,回家了。”

那年,佐宏十九岁。




其实这里面的角色都是朋友写给我的
有一个喜欢发刀子的后妈死党还真是辛苦我朋友了2333

评论
热度(2)

© sakiya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