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考年,更新随缘
喜欢写刀子,也产产糖
也喜欢写原创
09或者sakiya,请这么称呼我

qq号:1776123359

【凹凸乙女向】海盗头子,发现了……(3)

tmd我忘记今天下午要出门了结果才写了4000+字

可能再过几个篇章就可以写完这个系列了

反正假期的打工要开始了,又要开始咸鱼了

话说你们很可怕啊,这么快就要100fo了

到时候谁看到100fo的时候帮我截个图,我可能那时候在睡觉((你

依然是注意事项

-雷狮X你

-ooc预警

-原作背景设定,有掺夹一些无关紧要,和一些关紧要的私设

-幼儿园文笔

-可能错字注意

以上。




人烟稀少的岩石之穴里,身材高挑的少年单手掐住你的脖子,将你按在石壁上。

“真是的,我有说过你可以离开吗?”少年用着孩子般稚嫩的语气与你对话。

呼吸的通道被阻断,缺氧的大脑让你逐渐无法思考,但你还是知道你现在必须干什么。

你必须从这个少年的手中逃走才行。不然的话,你逃到凹凸大赛来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策划那么久的逃脱行动,一切都会变得毫无意义的事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人会在这里?

——为什么他会来到这里?

——为什么,他还是不肯放过我?

——到底,为什么啊?

 

双脚被迫离地,你用双手握住少年掐住你的手腕,弱弱地挣扎着。

“而且还擅自把追踪器装到野狗身上,你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吗?话说,你又是怎么知道追踪器的密码的?”

你没办法说话,你张着嘴,企图吸入更多的氧气。

“不止把长发剪掉,还把我给你的洋裙换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少年稚嫩的语气只让你越来越害怕。不,就算他不用这样的语气,你也非常害怕。

你害怕这个人。

这个少年是你的噩梦。

是从八年前,就一直不断缠着你的梦魇。

 

少年用另一只手,稍微掀起了你的卫衣。

“真过分啊……我好不容易帮你刻上那么好看的花纹的,你居然都弄掉了……”

他低头看着你的侧腹,轻轻抚摸你身上丑陋的伤疤。

“这个是用火烧的吧?你就不怕痛吗?”少年稍微皱起了眉头。

像是发现了什么,少年抬起头直视你的眼睛,偏头笑了起来。

“呐,你可以逃跑,是因为你看得见,对吧?”

少年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也就是说,只要你看不见,你就没办法逃了,对吧?”

 

你瞪圆双眼,开始不断地颤抖。

你猜到了少年要做什么。

他要弄瞎你的双眼,你知道他是绝对干得出这种事情的人的。

你开始奋力地挣扎,试图从少年手里逃走。可少年纹风不动,大掌还是紧紧地掐住你的脖子。

 

只有眼睛,只有眼睛你不想交给任何人。

你还没看够这个世界,你还没看过最美丽的风景,你还不想这么快失去你的视力。

手脚也好,记忆也罢,但只有双眼,你不想交给任何人。

谁都不想。

 

少年从裤袋里拿出了瑞士刀。

他甩出刀刃,慢慢地移向你的眼球。

“真可惜啊,你的眼睛可是非常漂亮的呢。不过,为了不让你逃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了呢。”

 

你紧紧地闭起你的双眼。

——不行,不可以。

——只有眼睛,我不想交给任何人。

——快点住手。

——拜托了,快点住手啊!

——谁都好,救救我!

——我不想再被这个人伤害了!

——谁来,救救我!

 

刀尖和眼球的距离只剩数厘米时,少年忽地就放开你,退到数米远外,也没伤害到你的眼球。

颈首被放开,你直接跌落在坚硬的石地上。

“咳,咳。”你轻抚自己的颈项,趴在地上不断地咳嗽喘气。

你不知道为什么少年突然放过你,但你知道,你不必失去你的视力了。

正当你要趁着这个时机逃跑时,带着些许紫光的蓝色雷电就声势浩大地出现在你眼前。

随后出现的,是绑着白色头巾,手里握着雷神之锤的男人。

男人的周围不断闪过肉眼可见的电流,似乎在表示着他此刻的心情。

 

“雷……狮?”你不敢相信地开口。

你想都没想过,此时雷狮会出现在这里。

“你谁呀?为什么要妨碍我?”少年的语气不再稚嫩,此时正经了起来。

看到雷狮护在你面前,他顿时变得非常不悦。

“妨碍你?对,我在妨碍你伤害她。怎么,你有意见?”

雷狮的语气非常愤怒,你似乎猜得到他此刻的表情了。

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一样,怒视着眼前的少年。

 

“呣……算了,之后再来找你。”

一和你说话,少年的语气直接变得稚嫩。

少年转头就要离开,临走前还回头望了你一眼。

“别忘了,你可是我的哦。” 


少年从你和雷狮的视线里消失了。

看到少年彻底远去,雷狮转过身,蹲下来与你的视线平高。

雷电已经没有出现在他周围了。

虽然和雷狮认识不久,但他现在的表情,是你从来没见过的。

不是狂妄的笑容,也不是鄙视弱者的表情。

而是带着些许温柔的,有些严肃的眼神。

“稍微谈一谈,可以吗?”

你有些愣住了。

因为雷狮不是像之前那样,强硬地要你附和他。

而是认认真真地,对你说出了请求。 


雷狮把你带到了大厅里的图书馆。

你并没有拒绝他,因为你没有理由。

而且他让你脱离了变成瞎子的危机,你觉得答应他那不过分的请求也是应该的。 

雷狮把你带到天文书架的角落。

“在这边的话,你会比较安心吧?”

你再一次愣住了。

因为这是你的老位置,你坐在这里还真的会比较安心一些。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你不禁发问。

雷狮没有回答,而是坐在了落地窗的那一边。

“坐吧。”

你有些发愣地靠着书架坐了下来。 


雷狮盘腿坐在你对面,右手肘撑在腿上扶着下巴,道:“我就直说了,你害怕那个男的,对吧?”

你一愣,然后微微颔首。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你问。

“因为你不像是那种会乖乖地被人掐住颈项的人。”

你知道雷狮是在说那天和你单挑的事。

那天他掐住你的脖子的时候,你是直接一脚踹开了他,而不是像刚才那样,有气无力地挣扎着。

“明明那家伙和我做出了一样的事,你却没有反抗他。除了你害怕他以外,我想不到其他可能性了。”

你曲起膝盖坐着,双手放在膝上,说:“对,我害怕那个人。”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这个要说的话,不止费时,还非常无聊,你真的要听吗?”

“嗯。”雷狮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你却微微颤抖,依然没有对雷狮开口。

你感到害怕。

你不知道下一秒那位少年会不会就出现在这里。因为你已经知道,他现在已经在大赛的会场里了。

你害怕在把一切说出来后,少年就会发现,然后用他的手段来责怪你。

用他那惨无人道的手段。 


“如果你是在害怕那个人来找你的话,你大可不用担心。”

停下颤抖,原本低着脑袋的你抬起头,视线对上了雷狮的双眸。

“他要是过来的话,处理掉就是了。我有的是那个能力。”

你愣住了。

你没有想到,雷狮会说这样的话。

“这样的发言,是为了什么?”你愣愣地问。

“为了让你知道我在保护你。”

雷狮是认真的,从他那双眼眸是可以知道的。

你实在是没办法认为,雷狮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你想知道雷狮要保护你的原因。

“……我只是不希望你受伤罢了。真正的原因,我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搞清。”

雷狮放下了撑住下巴的手,挺直腰板坐好。

“那么,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害怕他的原因了吧?”

你总算是回过神了。

——为什么,雷狮不希望我受伤呢?

——算了,这个暂时放一边吧。

你缓缓地开口:“这一切,要从八年前开始说起。” 


——我是在贫民窟出生的,是我父母意外生下来的。所以,我原本不会来到这个世界的。

——最开始的时候,我母亲还是很爱我的。只是后来,她和父亲厌烦了。

——那时候,他们打听到消息,说亚罗加正在走私人口。所以,为了丢下我,也为了得到钱,他们把我卖给了亚罗加。

——那个时候,我才七岁。而杰克,他已经十岁了。 


“杰克?”雷狮问。

“就是那个男人。杰克是亚罗加首领的儿子,在我被卖进亚罗加不久后,我就成为他的玩偶了。”

雷狮皱起了双眉。

“这话怎么说?”

“我的外貌、服装、一举一动,都必须符合杰克的要求。”

你顿了顿,然后说:“你刚才会出现在岩石之穴,说明你在跟着我吧?因为基本上可是没有什么参赛者会去那的。”

“……对,我想和你谈谈。只是你一看到我就跑,所以我才只好一直跟着你。每天的积分赚够之后,基本上就是一直跟着你了。”雷狮坦诚这几天的举动。

你没在意雷狮这种和跟踪狂没有差别的举动。因为正是雷狮这样的动作,才让你得以从杰克手里逃脱。

“那么,你应该有听到杰克对我说的吧?”你问。

“嗯。长发、洋裙……还有你身上的花纹。这些东西,都是那家伙要求你的吗?”

“与其说是要求,不如说他强迫我做的。” 


你停下话语,然后拉起右手的袖子。

除了手掌与手腕,整只右臂没一寸皮肤是完好的。

深浅不一的伤疤刻在右臂上,不难看出有些是已经很久的疤痕了。

雷狮看得出,这些疤痕是由不同的刑具造成的。

皮鞭、利刃、烙铁……雷狮可以确定,你身上的伤疤,还有很多是他叫不出名字的刑具造成的。 


“只要我做的事情一没有达到杰克的要求,我身上的疤痕就会越来越多。”

你发现到雷狮的脸开始变黑了。

“继续说。”他说道。

“杰克希望我变成他理想中的伴侣,他一直不断地要求我改变。最开始的时候我是有反抗过的,然后,我被严刑拷打了。”

“一反抗就被处罚的吗?”雷狮问。

“对。只要我有反抗的迹象,杰克就会带我进拷问室。那时候我没有任何能力对抗杰克,我只能全盘接受这一切。我不想待在杰克身边,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受到刑罚。可是,杰克不肯放我离开,我必须一直待在他的视线内。不然的话,刑罚一样会落在我身上。我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害怕杰克的。”

你放下右臂的袖子,遮盖手上的疤痕。

“这样的情况是在两年前,亚罗加开始让我出任务的时候才稍微停歇的。在这之前,我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拷问室里度过的。我不敢反抗杰克,我害怕我一反抗,我可能就永远都没办法从亚罗加里逃出来了。他有的是手段让我永远留在亚罗加里。所以我才害怕他,不敢反抗他。” 


空气安静了片刻,然后,雷狮打破了这份宁静。

“那现在呢?”

你不明白为何雷狮会问这样的话。

“我是不知道那个男人的实力如何。但如果是现在的你,你认为你有能力对抗他吗?”雷狮再问。

“这个……我还真的没有想过。”

你发现到你从来没有想过要对抗杰克,即使是逃离了那个星球。

因为不能反抗杰克这件事,已经深深地烙在你的心灵了。

一旦反抗就会受到刑罚,所以你不曾想过反抗杰克这件事。


雷狮这么一说,你倒是明白现在的情况了。

你并不知道杰克的实力到底如何,因为你不曾和杰克战斗过。

以你的实力,要挤进大赛前二十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那么杰克呢?

他真正的实力到底如何,是不是在你之上,这你还真的不知道。

八年前杰克比你强大,所以让你没办法反抗,那么现在呢?

现在的杰克,依然比你强大吗?

还是,他已经比你弱小了呢? 


你看着稍微抬起的双手。

风刃是你在进入亚罗加两年后才知道,并且用了半年就掌握好的能力的。

你并不知道杰克掌握着什么能力,但你知道,你现在握有的能力绝对不是什么无用的技能。 


你抬起头,看向对面的雷狮。

“也许……可以反抗。”你不太确定地开口。

得到你的回答后,雷狮露出了一贯狂妄的笑容。

“待会儿,我带你去狩猎猎物吧。”

“诶?”

你看着雷狮站起身,对你伸出了手。

“去狩猎你的敌人。” 


——我搞清楚为什么我不希望你受伤了,但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现在就告诉你的话,你大概会逃走吧?如果你逃走的话,我估计就没办法再接近你了。

——我真心希望你留在我身边的,但只有这件事,我不想,也不能强迫你。

——我不想干出和那个男人一样的事。

——所以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

——帮你处理掉那个男人,就是我现在必须做的事。 


『海盗头子,发现了必须铲除的敌人。』

评论(18)
热度(200)

© sakiya09 | Powered by LOFTER